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59章 团座的杂耍?
    独立团百废待兴,新兵训练,老兵的培训,依据前世共和国改编的适应目前士兵体能状况的各类军事训练计划,基地各种建设,做为一团主官,刘浪每天都忙的团团转。

    这天好不容易有了点儿空闲时间,刘浪准备去新兵营瞅瞅,做为一个野战团,士兵才是重中之重,没有训练出色的士兵,再好的装备也只能是烧火棍,再优秀的后勤保障也不过是给敌人送礼而已。朝鲜战场上拿着美国支援的现代化武器的大韩民国士兵们充分证明了这一点,穿着草鞋子弹带上插着玉米秸的红色战士们亦反证了这一点。

    人,才是决定战争胜利走向的关键。

    此时新兵营已经开营近两周,刘浪走进新兵营大门的时候,举目四望,可同时容纳3000人的训练操场上整整齐齐的站着数十排新兵。

    看样子应该是在搞站军姿训练,刘浪背着双手远远的看了好一会儿,除了有个别的士兵开始偷奸耍滑放松身形,队伍大部分阵型保持的还不错,毕竟才是训练半月的新兵,想来俞献诚和迟大奎两人也是费了一番心思。

    不过,想到数月之后就要和日军最精锐的关东兵一决生死,仅是这样的训练状态,那还差的很远,和刘浪的要求也还有一定距离。

    虽然只是最基础的训练,和能决定生死的各种军事技能不同,但刘浪却认为这个基础却是身为军人最重要的东西。

    真正的军人,简简单单的一站,就能站得气壮山河气势逼人,那像他们这,站得个个愁眉苦脸仿佛要断气一样。

    站军姿不仅要有形,更要有势。

    正因为有了势,才能在战场上不会畏惧任何敌人,再强悍的军事技能,若你没有拥有一个军人应有的自信和坚强,那也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

    见刘浪过来,站在队列最前方的俞献诚迟大奎二人忙迎了过来。

    “团座,您怎么来了?正好,请您给新兵们训话。”迟大奎笑道。

    “训话不必了,让他们原地休息。”刘浪摆摆手。

    俞献诚和迟大奎对望一眼,以他们对长官的了解,这貌似又是搞事情啊!是对新兵训练的情况不满意?

    了解刘浪的人知道其中必然有猫腻,但新兵们只在新兵营开营仪式上见过最高长官一面,那会对胖子团座有什么了解。原地休息命令一下达,就东倒西歪的一屁股坐地上再不愿起来。

    俞献诚和迟大奎二人有些心虚的看看面色如常的刘浪,心里更是暗暗叫苦,这帮十来天前都还是农民的新兵们,现在多少有了点儿新兵的样子,已经是他们花了巨大努力的结果,本来还想让他们在团座面前表现一下,那知道一个简单的原地休息命令就让他们原形毕露,还特码是一帮农民。

    刘浪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反而拉着二人聊起了即将开始的下一阶段训练,具体说了些什么俞献诚和迟大奎两人也都没怎么听进去,反正刘浪给的那套和国军新兵训练大为不同的小册子上写的都有,两人只是在想团座等会儿会搞什么动作来折腾这帮新人,最惨的是,也许还会捎带上他们。

    不愧是跟了刘浪许久的人,他们料想的没有错,足足休息了小半个时辰,刘浪长身而起。

    站在临时垒起的土台子上高声喊道:“弟兄们休息好了没?”

    “休息好了,长官。”下面一帮新兵们轰然答应。

    对于这样一位爱兵如子的长官,士兵们当然欢迎,和蔼可亲的胖团座可比那两位黑脸长官好多了,每天就知道站队列,站军姿,站军姿,站队列,除了这两样,他们仿佛不会别的,说好的当兵扛枪打仗呢?连根枪毛都没看到。

    “腿还疼不疼?”刘浪笑容满满的继续问道。

    “不疼。”新兵们军训十来天可能别的还没完全学会,但军人不喊苦不喊累这一套倒是学得极熟。

    喊疼的将会更疼,一百多号黑面残疾教官用更严苛的训练让他们懂得了这个道理。

    “不疼啊!好,不愧是精挑细选能进我独立团的兵。”刘浪点点头赞誉道,继而脸色一肃,“现在离吃晚饭还有两个时辰,很好,时间很充裕,我命令,从现在开始,站军姿两个时辰。”

    新兵们一片哗然,胖团座比那两个黑面校官还过分,什么叫离吃晚饭还有两个时辰?明明是刚吃完午饭不久好不好?而且这一站竟然就是两个时辰,要知道先前站了一个时辰都差点儿把腿站断,那种极为苛刻的站姿简直生来就是用来折磨人的。

    “叫什么叫,团座讲话有你们叫的份吗?”分派到新兵中担任班长的上士老兵们纷纷对自己手下的新兵们怒目相向。

    一见老兵发威,新兵们顿时都殃了。没见过团座长官的威风,但他们这两周可着实没少受老兵们的折腾,训练落后的人每天200个什么俯卧挺身外加200个仰卧起坐就是铁打的汉子也熬不住。

    关键就是想反抗,也搞不过,曾在战场上出生入死过的老兵一身杀气那是这帮十几天前还是土地里刨食的乡农们所能抗御的?

    “自我以下,训练场上的所有人等,除新兵营教官外,皆在此列。以连为单位,进行比试,两个时辰内,以站立人数多者获胜,军姿标准不合格者以退出论,退出者将利用业余时间继续训练军姿,七日之内依旧不合格者,清出独立团遣返原籍,我独立团需要的是真正的军人,不是只想拿军饷混日子的软蛋。排名最末的五个连队,将会在接下来七日内清扫新兵营内外卫生,并负责清洗前五名连队官兵的所有衣物鞋袜。此项命令包含各连排班军官及军士长。”刘浪铿锵有力的继续命令道。

    从担任连长的尉官到士兵们脸色集体有点儿绿,这个惩罚有点儿太狠了啊!

    已经稍微有点儿兵味儿的新兵们可能也怕累,但相对于要去洗别人的臭袜子,那他们还是宁愿选择受苦挨累。

    虽然很多人在当兵之前压根儿都没穿过袜子,但并不代表他们不知道训练一天之后那个可以让脚变得舒服的棉布筒那个味儿是有多足,那简直能熏死一条爱吃屎的狗。

    下完命令的刘浪也不说话,径直跳下土台,把迟大奎刚给端的一碗茶水搁在头上,双脚并拢,昂首挺胸以极为标准的军姿在所有士兵面前站好。

    团座这是要搞啥子?搞杂耍来的。

    刘浪这一站,让新兵们有些懵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