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60章 蜕变
    新兵们懵圈,不代表老兵们不懂刘浪的意思。

    团座这又是要身体力行来的啊!不光如此,他还特意加大难度在头上顶一碗水,代表着整整两个时辰他要纹丝不动,甚至蚊虫叮咬他连肌肉都不能随意抽动,团座又要逆天了。

    胖团座如何逆天他们见得多了,或许在老兵们的心理刘浪已经不是人,是神。可是,他们这些凡人咋整呢?广元这山里的蚊子太可怕了。

    怪不得老兵们会这么想。广元是山区,加之四川地区本就潮湿,蚊虫多不说,个头还大,用当地人的话说:三五只蚊子都可以炒一盘菜。这山里的大蚊子一叮上,就是个大包,又痒又疼。

    与其说先前队列里有人军姿不标准在乱动,不如说是被蚊子叮的太痒实在坚持不住,遇到这样的,他们也就当没看见,以己度人,总不能为了一个站姿训练把人给痒死吧!

    可按照胖团座这要求这态势,他根本就没把蚊虫叮咬考虑进去,对他自己也是这样。

    能怎么搞?只能是拼了。最高长官都这么做了。老兵们纷纷屏息静气,按照最标准的军姿站好。

    一看自己的头儿都开始了,新兵们微微的骚动也消弭于无形,纷纷老老实实的站好,没看新兵训练营的两位最大头儿也在顶着碗的胖团座身边站直了嘛!

    人,虽说是智慧生物,但本质也是动物的一种,基因里就烙印着服从首领这一规则,只是比非智慧生物多了几分自主选择,会选择他们认为值得跟随的首领。

    而刘浪就是要告诉他们,就是这么简单的一站,他也是所有人当中的最强者,他值得他们追随,值得让他们追随着他去共赴国殇,去赴死。他用最潜移默化的方式表明,无论何时,他都会站在士兵们的最前列。

    刘浪是这样告诉老兵们的,现在,他又用这种方式告诉新兵。与此同时,他也要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麾下的军官们,他们也要这么做。

    这就是一支精锐之军凝聚力之始,红色部队就是这么做的,从建军之初到八十几年后,期间无论有多少波折甚或是部分高层的腐朽,但在战斗部队,军事主官永远在最前。一如刘浪的教官率领着十五名伤兵选择阻击几百名拥有重武器的追兵给更多的战友们以生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酸胀的双腿和已经近乎麻木的腰背已经不是最大的障碍,甚至六月炽热的阳光晒的皮肤生疼都算不得什么,每个人脖子上胳膊上肉眼可见的红色大包才是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根源。

    炽热的阳光下,本喜阴厌阳的山蚊在人群中上下盘旋,疯狂而毫无阻碍的享受着自己的饕鬄盛宴。

    一定是整个米仓山的蚊子都来了,被叮的奇痒无比的士兵们纷纷在心里发出哀嚎。

    刘浪的脸上也一样,或许因为肉质要远比粗豪大汉们更鲜嫩的缘故,刘浪被蚊子光顾的格外多,脸上、脖子上,或许还有目光触及不到的胳膊上,一个个鲜红的疙瘩触目惊心。

    可刘浪宛若一尊石雕,仿佛蚊子咬的不是他一般,依旧挺立,头上碗里的水甚至都未泛起一丝涟漪。

    在刘浪这一团主官带头的作用下,场内外的官兵们憋着一股劲儿强撑,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陆续的有人忍不住奇痒动动脖子,或者是拿脚蹭蹭裤腿,有过被蚊子咬过经历的人都知道,被蚊子咬过的脚踝,简直是不能忍受之奇痒。

    这些,当然都逃不过残疾老兵教官们的眼睛,一一将这些偷奸耍滑者推了出来。

    被踢出队列当然意味着军姿比试中被淘汰,淘汰者都垂头丧气被集中在一边儿,满脸羞愧的不敢去看同班战友们直视前方带着怒火的双眼。

    谁都知道,被淘汰的越多,己方连队输的几率就越大,离洗其他连新兵臭袜子就更近了一步。

    尤其是,在2000双眼睛注视下的最高长官顶着碗依旧一动不动。

    又过了半个时辰,当奇痒已经痒的麻木,而身体的麻木却已经重新回归酸痛。如果士兵们读过运动学,就知道,肌肉组织因为极度疲惫导致乳酸堆积会刺激肌肉增加渗透压,而使肌肉组织吸收较多的水分,产生了局部的肿胀,肿胀会让神经变得麻痹。

    可麻痹只是欺骗大脑的一种表象,当肌肉疲惫达到无法承受上限的时候,会造成局部肌纤维及结缔组织的细微损伤和肌肉组织的痉挛。当然,这种程度的损伤并不是坏事,经过肌肉内局部细微损伤的修复,肌肉组织变得较前强壮。

    只是,变得更强壮是以后的事。可现在,肌肉痉挛带来的后果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士兵终于支撑不住,或脸色苍白,或满脸痛楚,又或一脸不甘的扑倒在地。

    老兵教官们纷纷上前,将这些士兵扶到另外一边有树荫的地方,态度可比先前对那些忍不住痒的士兵们好得多了。

    坚持不住和已尽最大努力却能力不足完全是两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

    也许对场中依旧还在坚持的士兵们来说,两个时辰的时间从来未有如此漫长过,漫长的简直如同一个世纪。

    不断的有士兵扑倒,站起,再扑倒,肌肉痉挛剧痛几乎让人没有资格再站直,那怕不少新兵试图尝试,可依旧绝望的放弃了。

    场上的士兵们竟然只剩下了不到总数的六分之一,这其中还包括他们的上士班长和连排长,已经经过魔鬼训练的老兵们明显要比新兵们的忍耐力强的多,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老兵还依旧在顽强的支持着,就算因为极度疲惫被扶走的老兵也几乎都是在一炷香以前。

    有资格现在还能站着的新兵,不足百人。

    站到现在,已经没多少人再去考虑什么臭袜子的问题了。完全是在跟胖子团座在赌一口气,他不倒,他们拼死也不能倒,为兄弟们争口气。

    什么叫血性,这就是。雄性基因里从来都有“我才是最强”的烙印,这是支持生物繁衍的重要因子。

    潜移默化中,刘浪打开了新兵们雄性基因中的傲气,这一刻,他们终于不再是一介农夫,开始向一个兵蜕变。

    站在队列最前面的莫小猫瘦弱的身躯一直在颤抖,是肌肉的颤抖,但就是不倒。他一直记得胖团座给他说的那句话:想为父报仇,得先变强,直到强到敌人无法追上你的脚步,你就可以为所欲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