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61章 菜鸟
    终于,直到莫小猫终于扛不住肌肉剧烈的痉挛,浑身抽搐着被满眼不忍的老兵教官们抬走,场中直剩下不足百人,刘浪轻吁一口气,伸手将头上的碗拿下大声吼道:“时间到,稍息。”

    如奉纶音,在听到刘浪命令的那一刻,只要是还站着的,不管新兵老兵,紧绷的神经为之一松。不过代价就是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士兵没完成稍息的命令,而是径直一屁股坐在地上。

    包括刘浪身边的迟大奎。

    不过,这倒不是他们的本意,而是神经的信号竟然传达不进已经麻木不仁的肌肉组织里去,放松的神经和依旧紧绷的肌肉无法协调一致,导致躯体骤然不受控制。

    “长官,不是我不听命令啊!该死的,我的腿动不了。”迟大奎苦着脸给刘浪解释。

    “坐着的,算淘汰,迟大奎,你就给献诚一个人洗袜子就好。”刘浪捉狭一笑。

    迟大奎脸上苦色更浓,现在他都仿佛闻到俞献诚的臭袜子味儿了,反正自己袜子味儿很足,他自己知道。

    刘浪没理会迟大奎的抱怨,把目光投向依旧还能站在场上执行稍息命令的十数人,其中佩戴着上士领章的老兵大概占到半数,一千七百人的新兵,能坚持到现在的,不过区区五人。

    不过,刘浪依旧很满意了,四个小时的站军姿,对于前世久经训练的共和国军人来说,都是一种极为痛苦的煎熬,更别说这帮才训练过十来天的民国农夫们了。能坚持站到现在,无不是心智坚毅与体格壮硕之辈。

    但这并不代表刘浪会表扬他们,新兵们就如同一块顽铁,需要在军营这个烘炉中不停淬炼,最终才会成为寒光四射的利刃,刺进敌人的胸膛,让日寇流尽鲜血。

    “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棒?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你们却依然挺立,甚至还超越了不少老兵,你们的班长。你们是不是在想,光凭能和我这个胖团座一起站到了最后,都足够你们吹够一年的牛皮,你们就是新兵里的最强者?你们这样想也不错,从这一点儿上来说,我已经承认你们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所见到的最优秀的新兵,不过。。。。。。”刘浪的目光在几个新兵们压抑不住兴奋的脸上滑过,无情的说道:“不过,你们依旧是菜鸟,就是那种随时可以被敌人用来当下酒菜的鸟,你们现在没任何资格骄傲,等着你们的还有接近两个半月的各类科目训练,如果到三个月后,你们几个依旧还能这样昂着头站在我面前,我才会真正承认,你们是我独立团最优秀的新兵,你们将有资格佩戴上等兵领章。”

    无视士兵们委屈而又不甘的眼神,刘浪继续说道:“现在,你们可以解散了,等着教官们统计的成绩,看你们是否去洗其他连队的臭袜子。”

    “长官,我不服。”一个体格敦实,面方口阔的士兵重重的一步踏出来,无所畏惧的看着刘浪洪声报告道。

    “哦?不服,是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坚持到了最后,却依旧要为没坚持住的队友买单?”刘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丝毫没有为这名新兵的杵逆感觉不满。

    军营,只有强者才敢发出声音,那怕他是自认为强者。

    “不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弟兄们输了,我蔡大刀没啥子可说的,我只是想跟长官说,我不是菜鸟,不是被敌人当下酒菜的鸟儿。”蔡大刀摇头道。

    “那你告诉我你会啥子,想不被当菜鸟,你总得有两手。”刘浪摆摆手制止了怒气冲冲想要说话的迟大奎,面色如常的说道。

    “我会耍大刀,还会打枪,很少有人打得过我。”说到自己的本领,看着面相憨实的蔡大刀眼里闪过一丝桀骜。

    此时俞献诚给刘浪递上一张纸,上面详细写着蔡大刀的资料。

    刘浪在招兵之初,就定了一条极严格的军规,所招士兵都得有详细的个人资料,包括家庭住址,家中有几口人,分别姓甚名谁,个人所从事何种劳作,有何特长等等,该资料随同每一名新兵的到来被存入独立团档案室。

    前世的刘浪曾赴朝迎接援朝战争英烈的骸骨回国,可因为好几名烈士竟然因为参军仓促竟然找遍老部队档案室也遍寻不到烈士的家人后代,无法寻其后人前来墓前祭奠,让刘浪一直引以为憾。

    来到这个时空,刘浪自得知自己任独立团团长之初,就下定决心要建立好士兵个人档案,那怕就是在战争中全团覆灭,等到战争结束之日,这些付出牺牲的战士九泉之下还能再见到他思念的亲人,那也算是对战士们的告慰。

    将心比己心,已经见不到父亲见不到丈夫见不到儿子的平凡人们,如果连自己的亲人葬在那里都不知道,那该会是怎样的一种心痛。

    与其相对应的,刘浪也准备做独立团全团官兵的身份牌,上面将会刻录士兵的基本资料,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说士兵档案中的个人特长这些体现个人能力的资料也能让长官对自己属下新兵的一个基本了解。

    蔡大刀,男,汉族,25岁,曾从事职业:猎人,悍匪,可能是先前看到这份资料的俞献诚或者迟大奎也觉得惊讶,还专门拿笔在悍匪二字上画了个圈,刘浪的眉头不仅皱了起来,独立团何时连土匪都收了?

    见刘浪的脸色变得严肃,俞献诚忙又凑到刘浪耳边低语几句,略微解释了蔡大刀的来历,刘浪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原来,这位曾经的悍匪能来独立团当兵,还是被刘浪任命为敢死连连长的周石屿的推荐。

    在刘浪外出的当口,周石屿可没闲着,在广元满世界的找适合敢死连的兵,光听敢死连这个名头,能来的不是傻子就是二百五,所以周石屿压根儿也没打算找正常人。

    他要找的,都是罪犯,还是那种重刑犯,只要不是因为罪大恶极不杀之而后快的罪犯,周石屿都要,并且周石屿向这帮已经绝望的不是偷就是抢的罪犯们承诺,只要加入他们敢死连,立大功三次,所犯罪名一笔勾销不说,从此行动自由,就算是离开独立团也未尝不可。

    “好人中的笨蛋永远比坏人中的蠢货要多”有个名人说的一句话乍一听觉得很绕,但仔细一想其实还是挺有道理。想当坏蛋,也必须得有一定智商。这帮囚犯们很明白,在牢里百分之八十会完蛋,去什么敢死连当兵,光听那个名头完蛋的几率更是高达百分之九十,可那能出去,只要出去了,一切都好说。

    在广元城,周石屿一共找了二十七八个人推荐进了新兵训练营,这个当了山中悍匪却因为听说家里老娘生了重病冒死到县城抓药被人告密捉了个活的蔡大刀,就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