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69章 子弹是疯狂的,只有刺刀才是可靠的(3)
    普通身材人体厚度不过十来厘米,换句话说,拼刺的时候,三八式几乎刺穿了你的身体,你的刺刀都还在刺空气。

    国民政府的军工专家们当然不全是蠢蛋,这差了的十五厘米怎么搞?好办,加长刺刀长度来弥补,中正式刺刀的刃身长度比日军的30式足足长了5厘米,但在加上枪身总长度以后依旧短了十厘米。

    短的这区区十厘米,却让无数国军将士血洒疆场,丧生在日寇的30式刺刀之下。

    性能不及倒也罢了,更可怕的是,国军刺刀的生产能力也不行。

    很多人看到刺刀就是一把钢刀,觉得很容易就制造,可是刺刀结构其实并不简单,包括弹簧,固定锁,刀鞘,血槽等等,而且刺刀的坚固性,韧性有着很高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刺刀的标准型要求很高,稍有偏差,就无法有效安装在步枪上使用,或者使用的时候出现脱落,晃动,严重影响拼刺。

    所以,刺刀只能以机械化流水线生产,采用手工作坊生产的数量,质量都无法保障。

    而当时中国军工能力低下,流水线屈指可数,专业军火工人数量更是不足,导致刺刀生产出现严重问题。

    不仅是穷的叮当响的红色部队,就连占据大势的南京中央政府,刺刀的生产,几乎都是作坊手工作品。搁八十年后,手工作品那叫高品质,可在这个年代,那只能是劣质的代名词。

    硬件上不行,再说软件,也就是拼刺术。

    之前已经说了,日军把刺杀能力当做最重要的单兵能力之一,从明治维新开始,就投入重大人力财力给予完善。

    日军刺杀方面的专家,研究世界刺杀技术,并且结合日本剑道的一些特点,推出的所谓东洋刺的刺杀术。

    粗一看,东洋刺根本不起眼,甚至有人说这根本不是武术,就是刺,挡,拨这三个动作,极为简单,似乎连小孩子都会。

    实际上,这正是日军刺杀术厉害的地方。

    日军新兵进入部队以后,要进行长达一年的新兵训练,其中刺杀训练是相当被重视的。头五个月的训练,包括队列,刺杀,射击和拉练。

    所谓队列,就是战队,拉练是跑步和急行军,这是都是基础的基础,射击不用说了,也是必备的技能,而刺杀居然作为和这三项基本功相同地位的技术,交给新兵。

    日军基层配备很多刺杀教官,这些教官水平很高,训练也相当严格。这样经过一年左右新兵训练苦练后,日军新兵早已无数次重复东洋刺的简单动作,成为一种不假思索的下意识反应了。

    在明代著名将领戚继光的《练兵纪要》中曾谈到,士兵只要能够将其平时所学的武艺在战场上用到“十之一二”,就能够在白刃战中取胜。

    此时,东洋刺的威力就显现出来,由于极为简单,成为日本兵的下意识反应,所以日军在拼刺中面对国军的刺刀,反应极快,出手也快,加上平时训练严格,往往能够达到快准狠,力量也相当惊人。

    日本人的拼刺术厉害,再反观中国主力战场上的国军方面。

    因为刺杀训练无法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并不是国军不重视刺杀训练,相反也是极为重视,并且老兵们的拼刺水平并不比日军低多少。可是在淞沪会战一役,面对日军的坚船利炮,近三十万国军精锐消耗殆尽,南京保卫战则再次大败,能和日军拼刺的老兵所剩无几,基本每次战役以后补充一半新兵,导致肉搏能力迅速下降,一对一的话真的拼不过日本人。

    好在国军当时很多部队还是有些近战武器,不是完全依靠刺刀。花机关(德国mp18冲锋枪)和盒子炮(毛瑟军用手枪),这些都是克制日军刺刀兵的利器。按国军将领粗豪一点儿的说法,麻辣隔壁的先把枪里所有的子弹打完再冲上去跟狗日的小鬼子拼,都要死了,还节约特娘的子弹?

    再说说另外一支抗日重要的力量----红色部队,装备比国军还差的多,但就是因为差,所以才不得不死中求活开发白刃战技能。红色部队从开始跟光头校长各种围剿开始,就属于穷人对富人的战争,早习惯拿着大刀片儿和红缨枪跟拿着步枪的国军开干了。

    从将军到士兵,可以说,都是白刃战的好手,可就是这样,在抗战初期,红色部队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存活下来的精锐,也只能和日军拼个旗鼓相当,其余补充的新兵自然不是对手,所以在战争初期和日军很多次白刃战中也损失颇大。

    但是,白刃战是柄双刃剑,输的一方固然损失惨重,但获胜的一方也不是说毫发无损。更重要的是,白刃战,不仅仅是装备和技术,更是由信仰、血性、胆量和勇气汇集而成的一种精神!

    面对国破家亡的中国军人,从不缺乏这种敢于牺牲的精神。

    那怕这种精神并不一定带来的就是胜利。

    失败是成功他妈这句话,一定是为中国战场量身定做的。败着败着,日本人就掉坑里了,摔的也很惨,“成功”不认得他们了。

    1940年以前大日本帝国皇军很屌很牛逼,往往需要两三个国军将士才能对付一个倭国短腿,但随着日本精锐老兵的逐渐损失,国军后来也可以一对一跟他们单挑了。

    但是,那是付出了近三年无数官兵牺牲的结果,并不值得有多么欣喜。

    中国人再多,也不应该成为日寇刺刀下的战果,这些,本可以避免。

    对于钢材材质和制造要求都不是多么严格的三棱军刺,刘浪并不打算敝帚自珍,他的打算很简单,不仅独立团数千人要人手一把,五年后穿着草鞋出川抗日的三十万将士,也需要。

    这玩意儿,能杀人,所耗钱粮又不多,刘浪能买单。

    当然,那得数年以后,刘浪现在可不会把这个专业杀人的玩意儿提供给正在致力于内战的国军们。

    共和国军工的最佳制造,上面只能流满日寇的血。

    窗外残阳如血,犹如刘浪记忆中三棱军刺上闪耀的暗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