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77章 又出新产品(2)
    不论是投的远还是投的准,都是为了进攻而存在。

    所以长柄手榴弹被归于进攻性手雷,而投掷范围在30米的瓜式手雷被划分成防御类。

    而刘浪和独立团半年之后即将参加的长城抗战,基本都属于防御作战,长柄手榴弹并不符合刘浪的战术需要。

    表面纹路为格子的瓜式手雷更大碎片杀伤力,体积小重量轻能单兵携带数量更多的优点显然更符合防御作战的战术需求。

    刘浪也没打算一步到位开发现代那种装着tnt一颗过去就能炸毁一栋房子的超级手雷,而是采用符合这个时代的黑火药爆炸方式。

    只是刘浪把红色部队在抗日战争中那一套学来了。因为日军封锁,甚至国民政府也封锁,自力更生发展军工的红色部队可能是这个星球上设计五花八门单兵轻武器的军队了。光是手榴弹这一种,从铸铁的到陶瓷的再到竹子木头的,各种只要能用得上的材料,没有没试过的。

    虽然也有急病乱投医粗制滥造之嫌,甚至有的手榴弹甩出去把日军打了个大马趴,可硬是没炸,其作用相当于丢出去一块石头。可是,谁也无法否认,那些不能称之为军工的军工们,为抗击日寇,做出了多么禅精竭虑的创造。

    往手榴弹里塞铁钉和破铁片就是红色军工们的创造之一。这种创造大大增加了手榴弹的杀伤力,日军遇到这种手榴弹,内心往往也是崩溃的。被炸药加速到上百米每秒的铁片扎到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个血洞。如果侥幸没死,还必须得做手术才能取出碎铁片。

    毕竟,拿燃烧的火药消毒,自己拿刀硬挖胳膊取子弹的兰博只有一个,还特么是美国人。

    刘浪也只是建议工人们往手榴弹里放点儿小钢珠,无需很大,绿豆大就成。当然了,钢珠最好还是在粪水里泡过几天的为佳。

    这个时代,因为伤口感染又缺乏抗生素而死去的士兵几乎占据阵亡率的百分之七十,也绝不会因为他们是日本人就会例外。

    机械厂的老军工们一边为胖团座“恶毒”的心思冒冷汗,一边又不得不为胖团座提供的手雷触发引信的设计图而感到惊叹。那绝对是个天才型的设计。

    领先这个时代数十年的现代手雷引信若还称不上天才,那可真没有天才了。手雷其实结构很简单,弹体,炸药,引信,主要就这三样。引信引爆炸药,炸药炸碎弹体,弹体裂成碎片杀伤敌人。

    其中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引信了,怎么爆炸,什么时候爆炸,都是有大学问的,如果搞不好,手雷可就成挂在身上的炸药,随时可以把携带者变成天使,还是不长翅膀的那种。

    因为,翅膀都被炸没了。

    刘浪设计的引信是共和国在八十年代研制的引信,属于垂直击针引信,拉动环装拉柄,击锤向上击发针刺火帽,火焰垂直向下喷射点燃点火药和延期药,五到七秒之后弹体爆炸。共和国军工的贴心设计,很符合丢惯了拉完引线再投掷手榴弹的中国军人,包括这个时代的。

    相比日军五年后大量装备部队那种荒谬可笑的需要在钢盔上撞击再投掷的撞击击发式手雷,刘浪的设计能把他们秒杀成渣。如果没钢盔,他们会不会直接用自己的脑门?

    当然,那是有些说笑了,不过,撞击击发式手雷容易早炸却已是常态,那也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固执的使用撞击击发式手雷的国家,很奇葩的国家。甚至在你了解这个国家设计的很多武器之后,你会认为,日本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军工设计师是中国政府在几十年前就未雨绸缪送过去的------自己人。

    另外一个刘浪极为重视的厂子,却不是什么做武器的,而是个制衣厂,其作用就是专门做军服做被服以及鞋子的。并且刘浪还专门请纪雁雪给他老爹发电报,请那位华北小有名气的财阀高薪聘请了三个对布料极其有研究的纺织厂工程师到广元来。

    宝贝女儿有要求,纪大老板就是跟独立团其他高层一样觉得刘浪小题大做,但也尽心尽力,只用了几天就帮刘浪把这事给搞定了。

    每月薪水高达二百大洋堪比清华燕大教授,别说去四川,就是去西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是四川路途遥远,足足一个多月,那三位工程师于十几天前才到达独立团基地。在和刘浪密谈良久之后,独立团这个投资高达一万大洋的制衣厂于前两天拿出的样品让独立团高层们简直傻眼。

    一套从头到尾花里胡哨的粗帆布衣服和一双底部为胶底鞋面为帆布面还有皮鞋特有鞋带的奇怪鞋子。

    迷彩服和解放鞋,刘上校继续发挥穿越者外挂的特点,将这两款日后共和国士兵必备衣物提前了数十年带到这个时代。

    迷彩服当然不是华夏独创,早在20世纪初,也就是民国前十多年,入侵南非的英军就开始尝试使用这种带有伪装色的军服以减少丛林作战中的伤亡,并且效果显著。到了二战期间,严谨的日耳曼人大量使用三色迷彩而战果显著,各国开始纷纷效仿。而固执的使用了和平绿色军服的中国,直到那场伤亡不小的丛林反击战之后,才终于启动了迷彩军服的研究。虽然起步稍晚,但总比不做要强的多不是?

    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几位对布料有研究的纺织厂工程师想来也是第一次接触到将三色图案毫无次序拼接军服的创意,耗费了十来天做出的样品让刘浪有一种和自己那帮属下一样的不忍直视感。

    不过好歹有了个开头不是?不管怎么说,穿着这件类似于乞丐版的迷彩服,刘浪多少找回了点儿前世的感觉。

    虽然纪雁雪脸上一脸的忍俊不禁。

    再说解放鞋,那才是共和国首创精品,从五十年代初出品一直到新世纪之始,数以千万记的共和国士兵们脚上必备之物。一种军靴五十年未变,也算是世界军史的奇迹了。

    解放鞋的结构和工艺其实很简单,胶底布面,这个时代的中国完全可以大量生产。可说起来又是一把辛酸泪。

    民国的橡胶产业也是刚刚起步,而且分布的地区在海南、云南、两广之地,那都是军阀割据严重的地区。就连中央政府想要点儿橡胶,都得用白花花的现大洋去买,飞机大炮汽车上面的橡胶都不够用,谁还会想到用橡胶去做鞋子?就算是有,自然也是少的可怜。

    所以条件较好中央军的士兵们脚下的鞋也只能是布鞋了。布鞋轻便舒适,极为适合长距离行军,这对于还未进入机械化的国军们来说,其实是非常适合的军鞋。可是,布鞋单薄的鞋底长距离行军后极容易损坏。

    总不能行军打仗的时候,身上还要背着好几双鞋吧!大活人当然不能被尿憋死,布鞋不耐穿咱就穿草鞋,草鞋这玩意儿只要有草就成,材料随处可见。

    所以无论是国军还是红色部队士兵,草鞋也变成了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