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80章 学者的惊讶
    不是因为这位是未来的地质界大拿,也不是因为他是自家老爷子的好友,那都是未来多少年的事儿,刘浪那会顾忌到那么多?

    若是怕影响未来,刘浪在炮轰第七联队司令部的那一刻,是不是应该先给那位倒霉的日军第九师团坂田少将提个醒,跟他说快跑吧!你不该这会儿变成渣渣的。或者说刘浪自己在穿越过来的那一刻,就该刨个坑把自己给埋了,因为他的到来,本身就是一个超级bug,上帝自己都无法修改的代码漏洞。

    历史的车轮又怎么会因为他们这样微不足道的人物改变轨迹?没错,能决定国家民族命运这样大势的人每个国家只有那么一两个,在历史的洪流面前,其余人等,皆是蝼蚁。中国的那两位不同政党互相隔着几千里地瞪着眼珠子希望对方走路都能摔破脑袋嗝屁的大佬,绝对都能活得好好的,直到几十年后依然能互相隔空瞪眼珠子,中间是美丽而残酷的海峡。

    主要是这位,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当初在香港,为了让他能跟着去海岛,臭名昭著的军统以他的家人做威胁,这位依然坚定的奔赴山城迎接红色政权,若不是他在科学界威望太高,军统怕影响太大,最终不了了之,这位恐怕从此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面对一个如此坚定的坚持自己信念的人,刘浪觉得自己就是一条狗,一条看着满身都是刺儿的刺猬却下不去口的狗。

    别无他法,刘浪只能拿出最大的诚恳,请求这位能在独立团基地再呆两天,两天之内独立团没有秘密,任他观察,如果他能明白独立团是一支怎样的部队,怀着的又是怎样的信念,兴许他的想法会有所变化。

    刘浪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相信,怀着对这个国家民族深沉热爱的人,目标其实都是一致的。无论是自己准备拿起手中的枪捍卫领土守护民族,还是他踏遍祖国大好河山找出矿藏来哺育自己的国家,目标,是一样的,毫无区别。

    看着肥头大耳的“奸商”连肥肉上都透露出真诚,黄汲清终究还是迟疑了。做为一个学者,黄汲清很纯粹,但做为未来的地质调查所所长,黄汲清其实还是很懂人情世故,否则也不会被中国地质奠基人丁文江和翁文灏两人从众多优秀学子里挑出当成接班人。不是每一个醉心于学术的天才都能成为一个学科的领导人的,情商也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点。

    年轻的黄汲清很爽快的答应了刘浪,虽然他并是很愿意相信刘浪这样一个一看就是没本事的肥上校。

    但显然,黄汲清错了。两天的时间,没有任何人限制他的自由,他可以随心所欲的四处逛游,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他也可以随意交流。大字都不识几个的士兵们和这样一位书生交流起来虽然有些窘迫,但他们还是可以很清晰的表明跟随胖团座来这个深山老林的理由,比其他部队要高的军饷,长官们也很和善,从来不会随意辱骂殴打士兵,还有一条就是他们虽然依旧有些模糊但已经能宣之出口的高大上理由,他们是为了日后能保卫家乡保卫自家的土地,长官说了,日本鬼子终究会来的。

    黄汲清很震惊,不是因为这个小小的独立团拼命的建设着自己的要塞基地,他能看得到高达数千的民工和士兵们每天都不辞辛劳的像蚂蚁一样在挖空大山,无数条已经初具规模的地下坑道正在努力将几座山峰连在一起,当他们建成的时候,就算不懂军事的地质学者也知道,任何想攻击这里的人,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也不是因为独立团还拥有自己的军工厂,无数黄橙橙闪着寒光的子弹被造出,又被送到靶场,无数个士兵认真而执着的将子弹送到靶子上,那怕他们的肩膀已经红肿。

    更不是因为士兵们对那位他认为毫无本事的肥蛋团长赞誉有加,那顶多只说明刘浪比他想象中还是要强那么一点儿,至少会笼络人心是个不错的军官,那也只是他身为一军之长的本分。

    黄汲清震惊的是,当那个满口四川乡音还有些羞涩的小兵铿然有力的告诉他:“万一小鬼子来四川了哪门搞嘞,我妈妈还有幺妹儿还在屋里头,我是个男人,只能和小鬼子拼了撒。”

    “抵御外寇,虽死不悔”那个很伟大只应该被自己的同仁们挂在嘴边的理由,却被他用一个简单的理由诠释的那般完美,那般无懈可击。

    话可以说假话,但黄汲清相信说起妈妈和妹妹小兵眼里那股温柔而坚定的光不会做假。

    是啊!他们曾经只是个手握锄头的农民,但他们现在枕戈待旦,流血流汗,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守护妈妈和妹妹。

    那种简简单单的坚持,却击中了同样是四川人的黄汲清的心。做为高级知识分子的他很明白,整个日本正在厉兵秣马虎视眈眈的盯着中国这头现在正处于虚弱期的雄狮,迟早,他们会发动全面侵略战争的。

    所以他拼命学习,希望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帮助国家强大,每强大一分,中国就多一分抵御日寇入侵的信心。

    这支军队,和他遇到过的,完全不一样。

    而现在,黄汲清和刘浪站在一起,面前是全身上下都是泥土和灰老鼠一般的200名精锐士兵。

    之所以说他们精锐,是因为他们虽然脸上乌漆嘛黑虽然已经极为疲惫,但他们依旧站得很直,头颅骄傲的昂着。

    黄汲清相信,那怕他们的长官现在再次命令他们去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他们依旧会高声喊“是”。这样一队士兵,怎么可能不是精锐之军?

    可是,那位在黄汲清那儿刚转变形象的胖长官正在跳脚大骂。

    骂的对象,正是这些精锐。

    “精锐个鸟精锐,你们特么就这么糊弄老子的?迟大奎,你狗日的给老子滚过来。”刘浪极为少见的大发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