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84章 敢骂刘团座的人
    不是说刚在山炮排下完命令就要狂奔到几公里之外的迫击炮排,想着要炮击团座长官这种大事儿,就算真的累成条狗,赵二狗也没当回事儿。

    整个迫击炮排可是知道团座长官也在山头上的,如果没他下令,同样是老兵刚被从上士提拔起来当迫击炮排排长耿大山是无论如何不会下令开炮的。

    狂奔到山脚下迫击炮排所在地,累的只吐舌头刚刚下完命令开炮的赵二狗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就看见了一个他此刻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那怕是她是名大美女,后面还跟着穿着他最喜欢的白色护士服充满了那啥诱惑的四个新来团部医院的小护士。团座那天脱口而出的那啥诱惑,赵二狗一直没明白含义,制服是什么玩意儿?

    如果是半天前,不,是一个时辰前,赵二狗如果看到这几位的组合,一定会雄性荷尔蒙旺盛的分泌着冲上去,在小护士们面前得瑟几句。公孔雀从来都是在母孔雀面前开屏,绝对不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看谁穿的好就打开自己的长尾巴,你换个公的试试看?

    可是,现在,怎么搞?赵二狗看着几个青春靓丽散发着芳香的大姑娘,嘴巴里有点儿发苦。

    “赵连长,听说你们炮兵连实弹训练,莹莹她们没见过大炮,我带她们来你这儿开开眼界,不知道赵连长欢迎不欢迎?”走近赵二狗的纪雁雪温和的笑着说道。

    不欢迎,您还不是也来了嘛!狗日的哨兵是吃干饭的吗?赵二狗对百米外负责值守的哨兵们很是有些怨念,虽然他知道哨兵们肯定也很无奈。不说身为独立团通信排负责人和医院负责人的纪雁雪的少校军衔在独立团也可以排入前六,胖团座冲冠一怒为红颜,因为纪长官被某个鬼子军曹意图不轨,胖团座拎着一挺机枪冲入日寇腹地,将日军司令部夷为平地。纪雁雪和团座长官的八卦故事,独立团新兵老兵们那个不是耳熟能详?

    都是牛皮吹太大惹的货啊!八卦故事的始作俑者赵二狗第一次反省自己的想象力。不过,不欢迎三个字是万万不敢出口的,这个姑奶奶拿着刺刀连捅日寇数十刀的狠劲儿让赵二狗的眼皮都跳了好长时间。

    “欢迎,欢迎,当然是欢迎。不过,纪长官,实在有些抱歉,因为不知道你们要来,塞耳朵的棉花没给你们准备,要不我让弟兄们把耳朵里的棉花拿来你们先使使?”赵二狗是个聪明人,不仅想了个过得去的理由,还用上了以退为进的策略。

    “啊!院长,这也太不卫生了吧!”其中一个小护士被赵二狗这颇为有点儿恶心的建议吓得花容失色。

    这个时代的炮兵可不像未来,汽车拉着大炮,炮弹有自动填弹机,炮兵们只需要根据炮兵雷达数据输入几个指令按按键盘,几十公里乃至一两百公里外就炸成一片火海。这个时代的中国炮兵恐怕是最累的一个兵种,不管啥炮,不是骡马托,就得自己扛,至于说汽车,想想整个国家还在为造子弹刺刀这样的小玩意儿伤脑筋呢!那就更只能是想想罢了。炮得自己扛,炮弹也得自己搬,加上天气又热,赵二狗的迫击炮排可能除了排长耿大壮和赵二狗穿着军服还人五人六的像军人,其他的大头兵们都是打着赤膊流着大汗浑身上下脏乎乎的,雄性荷尔蒙不光是够了,还多了。

    本来这副形象在初到军营里的几位姑娘们眼里都已经是够够的了,更别提还要把他们耳朵里已经塞过的棉花塞到自己耳朵里,那种情况仅仅只是想想,就让姑娘们退避三舍。

    “行了,赵连长,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不欢迎就不欢迎,我们走就是的。”在军队里厮混时间已久的纪雁雪自然听得出赵二狗话里的意思,眼睛一瞪,转身欲走。

    “不对,赵连长,你有事瞒我。”刚转身的纪雁雪突然又转头过来,很是狐疑的问道。

    如果刚才赵二狗说别的原因,纪雁雪走了也就走了,可他刚才这个理由太扯淡了。迫击炮那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声音还需要塞棉球堵耳朵?

    “没有啊!”赵二狗脑门上的汗涔涔而下,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了。

    自己正在炮击团座这事儿,被纪雁雪知道了的话,后果很严重。这点儿赵二狗心里很清楚。他倒不是怕纪雁雪会把他怎么样,少校长官再大,也大不过团座去。可是,如果这事儿传到其他几位独立团高层那儿去,长官肯定没人敢说,他这个小中尉肯定要倒霉。长官一时疯狂了,你这个属下也跟着疯狂了,那你这个不够冷静的属下要着还有什么用?赵二狗总算知道那些长官们为何官当的越大,眉头皱的越紧了,这特么惹的事儿就越多了呗!

    在纪雁雪越来越亮的明眸的逼视下,“军事机密。。。。。。”赵二狗终于艰难的吐出了四个字。

    “好一个军事机密,赵二狗,你的这个理由我信了。”纪雁雪冷冷一晒,扭身就走。

    只是,方才赵连长的尊称都变成了本名。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关是糊弄过去了。

    赵二狗悄然摸了把汗。

    “连长,炮弹打空了,我们去山上看看团座吧!也不知道啥情况了,我老耿心里慌啊!”耿大山的大嗓门遥遥的传来。

    狗日的你是故意的吧!想当连长你特么的直接说。赵二狗脸色穆的一僵。

    转身已经走了几步的纪雁雪突然停住,缓缓的扭头看向赵二狗,面色如霜。

    “好啊!赵二狗,这就是你所谓的军事机密?”纪雁雪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纪排长,不是我二狗想瞒你啊!是团座坚持要这样做的,说是检验我炮兵连实弹射击能力的同时还能检验迟连长他们工事的强度啊!我不搞,他就让我去挖坑道,让耿大山来放炮,就是那个大嗓门,那货打的还没我准呢!”赵二狗哭丧着脸解释。

    刚发现自己失言的耿大山一脸懵逼,人与人之间毫无信任感了啊!自己这位长官卖起人来不要太溜吧。

    “刘浪是头猪,你是猪头。”纪雁雪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就朝山顶狂奔而去。

    猪和猪头有区别?赵二狗有些茫然的看着女少校狂奔而去,仿佛拂面而过的山风里多了几分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