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87章 这是要打仗了?
    虽然因为意外的有了纪雁雪单刀直入表露心迹的插曲把刘大团长吓得方寸大乱落荒而逃导致反斜面坑道战术的讲解无疾而终,但刘浪依旧还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至理名言再次得到了验证,自此以后独立团每逢构筑野战工事,从长官到士兵,无不尽心尽力,往往在严苛的标准之上还要更加强几分,有钢板绝不用木头,能挖两尺绝不挖一尺八。

    实在都是刘浪今日命令炮轰自己之功。万一那天团座再发疯,都还没浪费到敌人的炮弹却死在自己的炮弹下,那可真是叫见了阎王都还要哭两嗓子,太冤了。

    新成立的炮连也没让刘浪失望,赵二狗虽然嘴巴有点儿臭,但那十年的打炮技术不是白给的,有他这个神炮手在,只要给充足的训练炮弹,再训练出几个打炮高手不在话下。

    刘浪已经想见,半年以后的长城之上,日寇的血能染红整座山峰。

    可是,这些若是和另外一人的态度转变比起来,还真是算不得什么。

    挨了自家人几十发炮弹的黄汲清不知是不是震昏了脑袋,竟然不再坚持先前的初衷。虽然还是要向地质调查所汇报,但却把探明的铁矿储藏量减少到了二十分之一,由一个大型铁矿瞬间变成了一个小铁矿。

    刘浪自然是喜不自胜,这由大变小的数值变化起来简单,但其意义完全是两码事儿。虽然中国目前地质勘探起步尚晚,勘探出的矿藏并不多,但并不是说没有,小型铁矿各地皆有所出,只要向政府交高额税费或提供一定数量矿石,私人开采亦无不可,像刘浪家中所开采的小型铁矿就是此例。政府所重视的唯有大型矿藏而已,这也才符合中央政府的利益,他们根本没有精力将眼光放到一个不值得他们投注眼光的地方。

    换句话说,黄汲清这可有可无的汇报基本跟没汇报是一样,甚至比隐瞒不报还要更好,就算上面知道独立团开采铁矿自建钢厂造枪支子弹,只要送出足够的利益,没人会把这个当回事儿。能帮着中央减轻负担,必须是个能干的人。

    而且黄汲清不光是人为的帮着隐瞒了铁矿产量的事实,竟然还愿意在这半月之内帮着独立团勘察基地正在开工建设的要塞地质,这同样也是瞌睡了送枕头,这龙门山中溶洞极多,地质结构复杂,给工程增加了许多难度。黄汲清这样一个地质大家主动送上门来,刘浪那有不愿意之理?

    之所以只有半个月时间,刘浪也知道这位即将在8月中旬启程前往瑞典留学,待他学成归来之日,日寇已经开始了全面入侵。

    刘浪也并没有询问黄汲清为何突然改变主意,聪明人一切尽在不言中。刘浪也从没和人说过,他带着黄大师躲进工事去挨炮是一时心血来潮,那怕日后黄大师有所醒悟逼问刘浪,刘团座也是从来没承认过的。

    热血青年,书生意气不外如是,两世为人的刘浪套路必须比刚从学校毕业的未来地质大家深的多。

    独立团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很快,时间进入了9月,接近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营即将完成。

    独立团基地位于山区,白天闷热,但到了晚上还是很凉爽,尤其是已经立秋,凉风习习很适合睡眠,但独立团大部分新兵还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明天,就是正式考核的日子了。

    没有人想去补充营,也没人想去辎重连当壮丁和骡马为伍,因为都很努力的缘故,除了个人能力特别突出的那百把人,其他绝大部分新兵对自己明天即将面临的考核都没有底。

    甚至,很多人连军装绑腿都没脱,就这么躺在床上养精蓄锐以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每天凌晨三四点都会有一次紧急集合的训练,新兵们几乎已经被虐习惯了,那怕明天是新兵营最后一天,也不能掉以轻心。

    果不出大多数人的预料,天刚蒙蒙亮,也就是凌晨五点的样子,凄厉的竹笛声在营房外响起。新兵们迅速整理好被子和自身衣物,穿着这两天配发下来的橡胶底“抗日鞋”,快速奔跑到一百米外的训练场上按照自己连队划分的位置集合。

    从竹笛响起到整个新兵营按照队列站整齐,整个用时不超过2分钟,一直看着手表计时的刘浪满意的点点头。这已经和未来共和国陆军的轻装紧急集合标准用时一分半差不太多了。

    不过站好的新兵们却是有些发呆,今天,貌似不同往日啊!

    他们面前站的,几乎是独立团所有高官,而且,包括胖团座在内,所有校官尉官皆全副武装,头上戴着钢盔,身上穿着最近才发下来的花不溜秋有些古怪的作训服,武装带上插着手枪和子弹匣。

    当然,这还不算,他们面前还整整齐齐摆着他们已经比较熟悉的马克沁重机枪以及捷克造轻机枪,这些能瞬间喷发出将人打成两截火舌的武器他们并不陌生,几乎每个人都用这两种轻重机枪打过超过200发子弹,足足二十万发子弹,据说主管后勤的梁少校心疼的几晚上没睡着。

    虽然有资格成为机枪手的士兵不过一两百人,但一扣扳机就能把几百米外的靶子打得稀烂的感觉真的很爽,新兵们对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火器感觉很满足。

    几双手都数不过来的轻重机枪枪管在微亮的天色中泛着冷冷的光,映着一边全副武装新兵连长们冷肃的脸色。

    新兵们心里纷纷咯噔一下,这是要打仗了?队列里做为新兵班班长的老兵们却全无异色,命令其实早就在昨天晚上就给他们下达了,只不过是今天才让新兵们知道罢了。

    果然,新兵们还在心里犯嘀咕的时候,新兵营最高长官俞献诚先下达了各新兵连领取装备的命令。

    新兵们在各连长官带领下,领到了自己的新兵装备,一顶钢盔,一条可装200发子弹的子弹带,一条细牛皮武装带,干粮袋一个,水壶一个,汉阳造一杆,独立团刚研制出来的三棱军刺一把,手榴弹两枚。

    新兵们怀着忐忑不安而又欣喜激动的心情纷纷背上自己的全套装备重新站好队列,这会儿他们心里已经很明白,的确是要打仗了。后勤官梁少校的那帮麾下们不仅给了他们单兵装备,还每人分发了150发子弹,足足一个半基数的子弹,足以支撑他们打一场规模不小的仗了。

    接下来就是以连为单位分发重武器。每个新兵连配发3挺马克沁水冷重机枪,9挺捷克造轻机枪,每挺重机枪配发子弹800,轻机枪配发子弹300。每个连队还配发1门迫击炮,不过是由团炮兵连派出的炮兵小组负责操作。

    全副武装的十个连队近2000新老兵肃立在训练场上,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着他们成为士兵以来第一场军事行动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