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89章 新兵考核(2)
    这次新兵营的考核拿横行川北的各路土匪开刀这事儿还真不是刘浪想出来了。

    这主意来自敢死连连长周石屿。

    自从当上了敢死连连长,周石屿和他麾下十六名士兵就成为了独立团基地唯一一支不用参加每天训练的建制连队。刘浪给他的权限很大,任他自由招募兵士,所有装备待遇照普通连队百分之三十上浮,所有训练由他自己制定,除刘浪之外,其余长官无权干涉。

    换句话说,周石屿天天带着他的十六名士兵撒丫子玩儿都行,只要战时不撒丫子跑路就成。当然,想跑也跑不了,当逃兵一回可以免死,再来一次,神仙都救不了他们了。

    周石屿和他的十六名士兵当然不敢撒丫子玩儿,这三个月他们可都没闲着,招募足够的士兵是敢死连头等大事。

    光听到敢死连这个名号,不管新兵老兵都寒气直冒,对他们获得的超高待遇也没什么羡慕之心,想让他们加入自然也是千难万难。除了周石屿从大牢里弄出来的二十几个江洋大盗带土匪丢到新兵营磨练,还有十来人长期偷奸耍滑被团座弄到矿坑里挖矿以儆效尤,敢死连新兵老兵合一起也不过三十人。

    就这三十来个人,如果上了战场,恐怕就不是敢死连而是必死连了。看到蔡大刀等人在新兵营搞的还不错,受到启发的周石屿很自然的把主意打到了土匪们的头上,既然牢里没人,那好说,就自己去抓。

    要不说中国人对官位如此看重,这人一升官,眼光心胸都会有所变化。靠自己这十几个人去抓土匪自然是不容易,可若是换成了独立团呢?周石屿把主意打到了新兵考核上,早在一个月前就把这个建议给刘浪说了,毫无疑问,刘浪几乎没有多加思索就同意了。

    扫平那帮以劫掠生活的土匪还川北一个太平同时还能让新兵在实战中成长,最后还能满足周石屿补充士兵的愿望,一箭三雕。

    当然,还有个理由刘浪没说。这段时间,刘浪已经快穷疯了。

    独立团基地完全就是个吞金兽。从军部和苟家那儿弄了十五万大洋,老爹又支持了五十万,

    合计六十五万大洋,到哪儿,刘浪都可以说自己是个富人,还是富的流油的那种。要知道,现在燕京的一个四合院,也不过五百大洋而已。

    可这笔许多人一生都可能见不到的财富,竟然在刘浪这儿没坚持到三个月,就快被用完了。虽然杜月笙已经发来电报,他们合作的国产化肥粉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在华北市场上市,虽然也没赶上农忙,但比起进口化肥粉足足低了近两倍的价钱还是受到了大批农户的欢迎,月利润达到了惊人的十万,而这还不过是产品上市之初而且还是最淡季的时候,可以想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农忙季节的到来,化肥的利润会达到一个怎样惊人的数字。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刘浪现在就需要钱。

    独立团2000多官兵每个月的军饷高达4万大洋,分布各村高达6000人的护卫队军费略少,但也需要2万大洋的开销,独立团要塞基地持续投入的材料人工等费用更是个无底洞,一月六七万大洋的花销那都是后勤官梁文忠掰着手指头一点点节约的结果。这都还没算对独立团至关重要的三个工厂的投入,每当看到梁文忠拿着厚厚的账单苦着脸来找自己签字的时候,刘浪同样也想大哭一场从窗户跳出去撒丫子跑路,那上面写的一串串惨绝人寰的数字绝对能让纪雁雪老爹那样的财阀都当场心脏病发作。

    俗话说“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周石屿这一提议,刘浪顿时把心思打到那些横行川北四处劫掠的土匪们身上了。要说有钱,恐怕整个川北,再也没有比那帮擅做无本生意的土匪们更有钱的了。

    可怜的绿林好汉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有一天,他们也被贴上了“肥羊”的标签,成了某穷疯了的胖子眼里的大肥肉。

    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周石屿和他麾下的十六名士兵乔装打扮在整个川北四处侦察,选择了民怨最大,势力最强的六处巨匪提供给刘浪做为目标。

    多的拥有土匪上千人,少的也有四五百,皆是劫了富的抢穷的,横行霸道动辄毁家灭口,皆有取死之道的主。

    所以刘浪给每个新兵连的命令上说的也很明白,匪首尽数诛除,若遇弃械投降者,仔细甄别,手上犯有血案者一律就地枪决,所获财物,二成归连队自己分配,八成上缴团部。

    说白了,既想马儿跑哪能又想马儿不吃草?刘浪自己都希望能从攻破土匪窝子中发一笔横财,更枉论那些出身于平常之家没读过多少书的新兵们了,再多的大道理远不如给点儿实惠来的更好。

    当然,靠财物拉拢人心只能得一时,要想凝聚出真正的军心,还得靠别的。长城之战,其实就是新成立的独立团最好的冶炼之地,日军就像一把大锤,只要不是一家伙把独立团这块铁彻底锤烂,锤的越狠,独立团这块铁的锋芒就越甚,终究会成长为能让所有日寇触之就鲜血横流的利刃。

    因为川内军阀常年互相攻伐,各军阀忙着固守自己的地盘根本无暇他顾,四川的土匪用多如牛毛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夸张,在川北这样穷山恶水穷的掉渣的地方数得出名号的土匪窝子就高达十几处。

    而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盘踞在江油、梓潼、剑阁三县交界之地重华乡的巨匪黄清沅了,黄家四兄弟号称黄门四虎,以多山的重华乡为基地,拥有匪徒1800多人,纵横周边200余里地。而且这位巨匪还不同于其他抢了就走全是无本生意的绿林好汉们,黄清沅甚至还操纵着周边三县的烟土、金融等交易,联合了官僚、哥老会、地主、土匪等一系列势力,形成了以他为首的土匪联合体,俨然一副小军阀的态势。

    可军阀虽然残暴,但还多少知道自己地盘上的民众是自家地里的庄稼,只要别断根,割了一茬明年还可以再收割。这骨子里面就是个土匪的黄清沅就不成了,杀人越货、肆意掠夺都还只是小道,毁村灭族的事儿他也干过好几起。

    在川北一带提起黄门四虎,无人不为之色变,不用周石屿说,刘浪在来广元之初,就听过这个大土匪的名声。

    而新兵连一连、五连、八连所分配到的任务,就是解决这个所谓的“川北土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