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94章 落草坪(1)
    蔡大刀之所以敢说这名叫山鹰的当地猎户可靠,自然有他的理由。

    一个全家都被土匪杀完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恨土匪?或者也可以说怎么会怕土匪,恐怕他唯一怕的就是自己死了土匪还没死吧!

    山鹰就是这样一个人。自从三年前因为冬天猎物不足没上缴够该给土匪的孝敬导致全家被土匪杀害只剩下尚在山中打猎的他只身幸存,他就在这黑龙山那儿也不去,一边打猎生存,一边猎杀落单的土匪报仇,至今倒在他那张大弓下的土匪已经足有二十几人之多。

    别看黄清沅凶焰滔天,但拿这个仇恨值满满的对山林比家还熟悉的单帮客还真没办法,组织了几次搜山,都无功而返。提起山鹰的名字,土匪们脑壳都是疼的。

    而遇到山鹰,也是因为率先化装成山民分批潜入黑龙山附近的刘大柱正好碰见了几个往黑龙山赶路的土匪,当然是二话没说直接干翻在地。那知道这几个也正好被山鹰给盯上,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偷瞄见刘大柱对几个土匪严刑逼供问黑龙山的情况,土匪们还时不时的长官长长官短的喊饶命,又亲眼目睹刘大柱连续宰了几个土匪,报仇心切的山鹰觉得机会终于来了,这才主动现身要求来当剿匪军队的向导。

    蔡大刀听过山鹰的名头,不过谨慎期间还是仔细核实了山鹰的身份,不过说来可笑,核实山鹰身份的竟然是山鹰最想杀的土匪,最终了解他们性命的却也是这个对土匪深恶痛绝的山中猎人。

    “好,蔡大刀你回去告诉刘连长,快速解决战斗,战斗完毕之后留下一个班负责看押俘虏,其余人马上去和陈大个他们会合,我也会加派一个排去接应他们。”向前一拍大腿,脸上绽放出笑容。

    至此,他的计划已经完成百分之八十。只要土匪还舍不得他们的老窝的话。

    与此同时,潜伏在距离黑龙山十余里外一个叫落草坪草丛里的刘大柱也等到了侦查兵反馈回来的消息。

    一伙儿人数高达400余人的土匪整在朝这边进发,离伏击圈不过只有2里地了。

    “所有人,都给我藏好了,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开枪。告诉大疤子,给我扎好口袋,跑一个土匪我唯他是问。”刘大柱常年不见多少表情犹如石凿一般的脸上难得的涌出一片喜色,低声命令道。

    心下对向前那个比他要小上七八岁的小少尉不仅更是佩服,不管后面的战果会怎样,但这四五百土匪是进了套了,别想跑一个。

    虽说土匪的人数有他麾下士兵三四倍之多,但拥有着三挺重机枪,十挺轻机枪还有一门迫击炮以及120杆汉阳造60把驳壳枪的刘大柱就是面对日军一个中队都敢打对攻,更别说那帮拿着老套筒都已经算是高级货的土匪了,更何况还是有心算无心。

    至于说刘大柱是怎么跑到这里来设伏的,当然,这都是向前的计划。

    根据情报显示,黑龙山的土匪虽然号称有2000人,但窝在黑龙山的,也不过才五六百人,剩余的则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在距离黑龙山东侧五十里的盘龙顶,一部在距离黑龙山北面六十里的虎头山,分别由黄清沅的三弟四弟率领。三座山鼎足相望,若是其中一座山头受到攻击,另外两座山头的土匪必然会倾力来援,往往使攻方腹部受敌。

    盘踞川北的军阀刘存厚也不是没有剿灭此匪的心事,不过在两年前攻打黑龙山损失掉一个营后便不敢再轻易动手,黄清沅也知机的每年都送上孝敬,刘存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以说,黄清沅这个大土匪还是有点儿本事,虽说分兵三处使得黑龙山这个土匪窝的防御变差,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既可以防备被人偷袭一窝端,还能互相援助攻敌不备。

    以向前他们三个满装连的火力自然是不怕被只有老套筒的土匪偷袭,但打下一黑龙山,另外两座山的土匪见势不可为自然是望风而逃。而刘浪布置的任务很清楚,他们三个连就是要将这为祸三县的土匪一扫而空。

    如果依照刘大柱和凌洪的主意,那就是兵分三路,每个连负责一个山头剿灭土匪。可是,他们俩却没有一个人能保证将土匪全歼。原因很简单,一个连总共才100多人,攻击尚且不够,怎么能包围整座山防止土匪逃跑?

    向前的计划则让两人无话可说,一个连队先化妆成百姓和运货的,在熟悉当地地形的人的带领下携带装备秘密潜入进重华乡,在其中一路土匪必经之路上设伏,这一招叫做围点打援。为了保证火力足够,向前还特地向随队的俞献诚要了老兵们的60把驳壳枪。可20发连射的驳壳枪50米距离内就相当于小型冲锋枪,别说是设伏了,就是双方对攻,也能把只拥有轻武器的土匪打成筛子。

    而另外两个连队则错开时间差大张旗鼓的朝黑龙山进军,吸引土匪的注意力,当然,更重要的是,堪堪400人的队伍正好处于土匪们是战是逃的心理底限,舍不得土匪窝不想逃的话,就得聚集所有兵力依靠险要山势背水一战。

    依据情报上对那位土匪头子黄清沅的分析,虽然为人极为狡猾残忍,但又特别贪婪,别说抢劫过路客商财务,就是普通农家喂养的家畜他有时都不会放过。向前由此判断,只要不是让他感觉绝望,那位大土匪一定会让另外两个山头的土匪全力回援和新兵连放手一搏的。这一招就叫做敲山震虎。

    从现在马上就要走进伏击圈的几百土匪看来,向前的判断和分析毫无偏差。刘大柱想不佩服都难。

    不远方土匪影影瞳瞳的人影已经隐约可见,距离近的甚至都能看清土匪脸上的痦子,山梁上草丛中的新兵们努力的平缓着自己的呼吸,将眼睛瞄上了扎满茅草汉阳造的准心。这一次,他们打的不是靶子,将是活生生的人。

    “个龟儿子的,跑快点儿,力气都花到小娘皮肚皮上了嗦!”一个站在黄清江身侧脸上一道狰狞刀疤的大汉挥舞着手拎着的驳壳枪大声朝有气无力耷拉着脑袋缓慢行走的土匪们怒吼着。

    腰里插着烟枪,背上背着土枪的土匪们显然对这样的怒吼已经习惯,依旧打着呵欠无精打采的跟着大部队缓慢行进着。已经跑了一个上午了,如果再不歇下来抽袋烟,别说是骂,就是拿鞭子抽,土匪们也不会再走了。

    “疤子,离寨子还有多远?”身材魁梧脸上不见什么表情的黄清江突然看着前方问道。

    “三爷,过了落草坪就还有十里地了,大爷规定的时间之前一定赶得到,要不,让弟兄们停下来抽袋烟?”疤脸男看看前方,恭敬的回答道。

    “落草坪?”黄清江念叨着这三个字,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