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00章 论情报工作的重要性
    围点打援?脑海里浮出的这四个字让两人像掉入了冰窟窿,冰冷彻骨。

    如果真是这样,那刘浪的独立团就绝不会就派出了那四五百士兵,肯定有更多的部队在那支部队之前潜入了重华乡。

    但,这又怎么可能?做为在这三县交界之地经营了十来年的巨匪,重华乡这方圆数十里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怎么可能潜入一支军队而不被他发现呢?除非是。。。。。。一想到那个后果,黄清沅顿时眼前一黑。

    “余先生,查查这两天山下汇报来的情况,看有没有大队人员经过。”余文龙强忍着内心的惊恐,努力平和着语气说道。

    要说黄清沅能以一个土匪的身份在有枪有人的军阀身边能呆上十年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位竟然还效仿政府搞起了情报收集工作,凡是这重华乡一亩三分地,只要是来的超过3个以上外乡人,他在山下收买的眼线们就要把外乡人在重华乡的一言一行给报到黑龙山上来,而负责情报分析这种重要的事,黄清沅自然不会交给别人,是他的一名堂弟。

    如果来了许多外乡人而自己不知道,只能说是情报方面出问题了,被自己堂弟背叛事小,自己的许多秘密甚至准备的后路要是被对手知道了,那才真是叫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点儿的黄清沅如何不急?

    余文龙喊来一个随从,低声吩咐了两句,没过多久,随从拿来一个账薄一般的本子,余文龙从中翻了两页,眼睛猛的一睁:“大爷,昨天傍晚有一队运货客商从重华经过,武装护卫高达100人。”

    “什么?这么多人?老二人呢?狗日的怎么没给我汇报。”黄清沅一听,额上青筋只蹦的咆哮道。

    之所以找黄清湘,那是因为在山上负责情报分析的堂弟前几日因身体不适,山寨的土医医术有限,只能下山去百里外的北川县城求医。黄清沅只能暂时把这工作交给自己最信任的二弟黄清湘手里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还在山上指挥着土匪们布防的黄清湘直接冲入大厅:“大哥,老三肯定和那帮龟儿子们干上了,我们应该马上出击,抄了他们的后路,里应外合一家伙干死他们。”

    “狗日的,老子叫你里应外合,你特么已经给老子里应外合了。”怒极攻心的黄清沅上前就给了这货一个大耳刮子。

    “大哥,你打我搞啥子?”挨了一巴掌的黄清湘有点儿蒙。

    被骂的更是不服气,骂老子狗日的,搞的跟你不是一样。

    “打你?老子还要毙了你。”黄清沅把记录情报的本子往黄清湘面前一摔,“自己看,你给老子解释清楚。”

    “大哥,我不识字。”黄清湘诺诺道。

    “麻辣隔壁的,不识字你每天怎么给我汇报情报的?”黄清沅两眼一黑,仿佛抓到了什么关键,却又不甚清晰。

    “小九记录好,念给我听的。”黄清湘小心翼翼地陪着小心说道。

    因为不爱读书,他从小没少被眼前这位大哥揍,一提起这个他心里都已经有阴影了。

    “小九人呢?”

    “昨天晚上我派他带着几个弟兄去通知老四带人回山了,你不是说要找几个机灵点儿的弟兄嘛!”

    “哈哈,好一个刘浪,原来打老子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黄清沅惨笑一声,颓然坐在了太师椅上。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山下的情报机构出了问题,也不是自己堂弟或二弟背叛了自己,但却也是内部人出了问题,还是老二身边的亲信出了问题。

    恐怕,自己那位堂弟生病,也是刘浪使的诡计吧!只有将他弄走,这情报分析一事才会落到大字不识的老二身上吧!不过,黄清沅还是有点儿想不通,刘浪怎么会那般笃定自己一定就会将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大字不识一个的老二来办呢?

    而此时独立团野外演习帐篷团部里周石屿正把一封电文递给刘浪:“团座,刘连长已经和盘龙顶黄清江那伙土匪接上火了,位置在落草坪。”

    “落草坪?”刘浪眼睛扫向铺在桌上的川北地图。

    那是未来地质大家黄汲清的杰作,做为四川人,从燕大毕业后的黄汲清这一年时间都在西南进行地质测绘和勘探,川北川中的地图已经成为成品,听闻刘浪要对川北进行剿匪,这位毫不迟疑的就将这个时代最为宝贵的地图给贡献出来了。

    黄汲清的地图标注的很详细,落草坪这样一个小山坳在地图上并没有被忽略。

    刘浪脸上现出一丝微笑:“刘大柱选的地方不错,土匪在劫难逃。解决了这一路土匪,向前和凌洪他们对付起黑龙山的土匪就容易多了。”眼睛看向脸上同样绽放出笑容的敢死连连长:“不过,这次刘大柱全连能潜伏过去,可全是你周大连长的功劳啊!没想你周石屿竟然还会这么一手,要不,你这个敢死连连长别当了,来给我当侦察连长吧!”

    “团座,石屿不是蠢人,那日您手下留情容我戴罪立功,石屿感激不尽,决意以敢死连之荣耀洗刷我辈之耻辱。至于略施小计使敌情报出些小差错,乃是石屿分内之事,不值一提。”周石屿双脚一并肃容道。

    刘浪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他现在竟然有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错觉。一个胆大包天因为自觉受了委屈带着十六名士兵当了逃兵的小少尉其实开始还真没放在刘浪眼里,让他成立敢死连也只是刘浪给他找的免死之道。

    军人,哪怕是犯了错误,也应该是死在向敌人冲锋的战场上,而不应该死在自己人的枪下。

    可这段时间,周石屿还真是给了他不少惊喜。想了个办法去把那帮江洋大盗们充实进来当兵源也就罢了。这位在一个月的敌方情况侦查中,尽显天赋。

    像刘大柱一百多号人马带装备能不动声响的潜入到黑龙山附近设伏,周石屿功不可没。

    他事先就把自己投到新兵营训练的一个原本是大盗的新兵给借到自己手下,而这位祖籍北川的新兵正好有个表弟在黑龙山当土匪,经过几天的联系,周石屿才知道那个叫小九的土匪竟然还是黑龙山上二把手黄清湘的心腹。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策反了小九,先是用不知那里来的土毒药药翻了黑龙山主管情报的黄老五,可能是分量不够没弄死不过阴差阳错把他弄下了山,然后再借黄清湘不认字的短板掩盖了刘大柱的行踪。

    在渗透敌方情报系统这一策略中,最难的恐怕还不时策反,而是竟然预料到黄清沅会把情报工作交给大字不识一个的黄清湘,怪不得自己给向前他们三个交待如果小股部队携带装备想潜伏入黑龙山地区也是不无不可时,三个连长也是大吃一惊。

    因为谁都知道一个盘踞当地多年的土匪,绝对是把自己的老巢附近经营的跟铁桶一般,没那个能耐的,早都成骨头渣子了。

    “黄清沅是个很多疑的人,他绝对信任的只会是他的亲兄弟,看他把三股土匪的领导权都分给他的三个亲兄弟就知道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把情报如此重要的工作给别人?如果他能轻易信任别人,他也不至于只在山上当个土匪头子了。”周石屿的分析很简单,却令人难以反驳。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