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08章 黑龙山最后一战(2)
    向前和凌洪两个看着眼前沿着山峰蜿蜒而上的唯一那条山路,头大如斗。

    虽然事前已经从情报中得知这一情况,早已对困难有所预料,否则向前也不会用莫小猫这一奇兵去牵制虎头山400名土匪,而非要在主战场用上两个连了。

    但观察完黑龙山实际地形,两个新兵最高主官感觉自己还是太过小看这座山了。

    仅仅能并肩行走两人的山路二十米一弯,五十米一坎,山路难行这还是其次,更可虑的还是道路两旁尽是怪石嶙峋的巨石,只要两三个人往石头后面一躲,不需要坚守,只需要打几发冷枪,在山路上行进的士兵毫无地方可躲,而这样的山路,问过了熟悉地形的山鹰之后,两名新兵主官的脸完全是黑的。

    整整长达四五里的山路,如果向这样一路攻上去,400名新兵,最终还能活下多少?用屁股想都知道。

    仗着自己火力强,用迫击炮和重机枪开路,见一个火力点拔掉一个,一路强攻上去,这也是两人之前的想法,可现在,只要黄清沅不是白痴,就绝不会等着挨打,他一定会利用这里的地形对新兵连进行大量的杀伤。

    而事实上向前和凌洪想的一点儿都没错,当初刘存厚进山剿匪的步兵营也跟他们想的一样,仗着火力猛强行进攻,却被熟悉地形的黄清沅将土匪撒进山路两侧,光是打冷枪,就把山路上无处可躲的步兵营打死了足足一百多号人马,等到另外两山的土匪增援过来,两头一堵,打光了子弹的步兵营被装备差远了的土匪打了个全军覆没。

    有成功的先例,黄清沅自然还是这么做,足足把手下的土匪撒了三百多号人到山里,剩余的人则扼守着山路边几个最重要的据点。如果向前能看到,头也会大的,那几个据点完全是土匪在山崖上硬生生掏出的几个石室,距离山路不过三四十米远,不用重机枪,只要有挺轻机枪,就足以封锁死足足四十米长的路段,任何想通过那个路段的人都将无情的受到来自石室枪弹的打击。

    而这样的地方,在到达山寨之前,足足有四处之多,甚至在有个地方,还是一左一右将整个山路锁的死死的。

    面对这样的据点,新兵连唯一能做的,只能用重机枪进行火力压制,迫击炮这种曲射炮反而失去了作用,除非炮手能精确的将炮弹用抛物线的方式送入对方不过脸盆大小的射击口里。

    显然,这想的有点儿多了。

    又或者,去团部把两门博福斯山炮搬来,遇见这样碉堡式的据点,见一个轰一个。显然,这想的还是多了。一来一去两三天时间浪费了不说,要把那两个重达700公斤的庞然大物弄到这险峻的山路上来也不知道要费多少人力物力也是次要的。

    那完全是把整个独立团的家底都搬出来了,和独立团全体出动剿匪有什么区别?换句话说,新兵连这次所谓的考核完全是失败的,就算剿灭了土匪,和新兵连又有什么关系?

    向前和凌洪两个看着山鹰在地上画着土匪在山路上的火力布置,脸色愈发的黑。

    敲山震虎的目的倒是达到了,山上的土匪没有跑,可没想到这头老虎还是个变异了的浑身长满了刺的老虎,不仅能开口咬人,还能让他们想吃口老虎肉都无处下嘴。

    “哎,伤脑筋啊!狗日的惹恼了老子,一把火把山烧了,把这帮王八蛋都当烤猪烤了。”凌洪愤愤然的自言自语道。

    听得一边的山鹰眼皮直跳,现在正是9月,山上枯草可有不老少,军队真要是刻意烧山的话不是说烧不起来。可若真是烧了山,不光是土匪成了烤猪,这山里大大小小的动物也要陪着一起完蛋。这是自小都生活在黑龙山的山鹰无法接受的,哪怕他再恨山里的土匪,也没想过用整个黑龙山为土匪殉葬。

    一直少言寡语山鹰忍不住开口道:“长官,千万不能烧山。”见凌洪的眼睛瞪过来,忙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还有条路能到山腰。”

    “什么?还有条路?”凌洪和向前的眼睛同时瞪圆。

    如果还有条路能达到山腰,眼前的所有难题将迎刃而解,不管是土匪散在山路两边的石头缝里打冷枪还是那些位于山崖上的坚固据点,地理优势一旦不存在,那些地方都将成为他们的坟场。

    “就是,路有些难走。长官,还是我带你们去看看吧!”山鹰见两位长官眼里闪出的希冀,又不好继续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干脆直接带着两人和十几名士兵在山脚下转了大半个时辰,来到他认为的山路旁。

    等凌洪和向前实地一看,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路到是貌似有条路,不过这路不是从山脚往上,而是在一片近乎于垂直的山崖之上,垂直的山崖足足有三四十米之高不说,更要命的是这片山崖光溜溜的,连树木藤蔓都没有,别说是人了,就是只猴儿,估计也只能望崖兴叹。

    “山鹰,你确定这是条路?”凌洪没好气的斜着眼问山中猎人。

    做为新兵连主官,凌洪其实对熟悉山中情况的山中猎人的到来还是欢迎的。可若是要做为男人。。。。。。

    山中猎人穿着开襟短褂露着古铜色两块厚实胸肌,头上插着一根长长的山鹰尾翎,不苟言笑古铜色的脸犹如刀削斧凿极有男人味儿,更要命的是还背着一张粗犷的大弓,人长得帅还玩儿复古造型,搁现代语言形容那就是太装逼了。若是给他一套西装,整个就是一邪魅狂狷霸道总裁。若是刘浪在这儿,一定会把他误认为某天乐的双胞胎兄弟。

    反正某猎人帅的让一直以自己脸白为优越感的某新科连长第一次觉得,原来黑脸也可以是这么好看的。当然,黑胖子不在此列,一胖毁所有几乎是每个时代的审美共识。

    出于某种雄性不可名状的心思,被绝路再次打击到的凌洪那里还会给山中猎人好脸色看。

    “长官,这当然是条路,就是稍微难走点儿。”山鹰不是很擅言辞,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到悬崖边揉身而上。

    在十数双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没用到十分钟,背着大弓的山鹰就悬崖顶上冲下面两位眼都快被亮瞎的长官招手。

    “卧槽,还真是路。”凌洪也觉得此时唯有胖子团座的那句口头禅可以代表自己已经弱爆了的小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