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09章 黑龙山最后一战(3)
    既然山鹰能爬上去,独立团的战士自然也能爬上去,尤其是在山鹰从崖顶垂下了两根山藤编织的纯天然绳索了之后。

    从400人选了二十名生活在广元地区有爬山经验的士兵,在咬着牙要替小白脸们争口气的凌洪凌大连长的带领下冒着生命的危险借助着山藤的帮助攀上了崖顶。

    因为地形太过艰险,一个疏忽就可能丧身于绝壁之下,新兵连的士兵不可能个个都是攀岩高手,上去的人数越多,失手的几率就越大,这二十名士兵外加凌洪和山鹰共22人已经是近400新兵中选的“爬山”最强阵容了。

    为了保证这两个班的火力,向前将两个连所有班长配发的驳壳枪都集中起来给他们一人配了一把,带足了五个弹匣100发子弹,另外每个人还带了足足6枚手榴弹,山鹰还自告奋勇的帮着背了挺轻机枪。至于步枪,那个长达1.2米的玩意儿对于爬悬崖的士兵们来说完全是个累赘,二十把驳壳枪和一挺轻机枪以及120枚手榴弹已经足以让土匪们知道什么是正规军。

    对,还有一把原始级别的大弓,虽然这会儿没人在意。

    不过,介于人数的不足,向前的意思是,这二十个人应该在山腰上最好以袭扰为主,或者找一理想之地据险而守,使土匪感觉到腹背受敌,主要的战场还是以攻打山路为主,只要使土匪分兵,这二十人奇袭山寨的小分队就起到了最大的作用。

    直到花费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在山鹰的带领下终于来到山腰的凌洪等人也终于碰到了第一个敌人------一个突然从草丛钻出来的土匪。

    这是个距离山寨只有100多米的位置,凌洪既然想搞神兵天降打寨子里的土匪一个突然袭击,自然是小心又小心,恨不得在不高的灌木丛中匍匐前进。

    而且,对地形最熟悉的山鹰也侦查过,寨子里的土匪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条唯一可上山的山路上,可没曾想土匪竟然心细至此,在山寨背后一百多米的草丛里都还布着暗桩。

    凌洪一边心里暗暗叫苦,一边毫不迟疑的举起了驳壳枪,左右是已经露了痕迹,现如今也只有杀上山寨了。

    就算不用枪,土匪那张竭力张大着都露出甲状腺的大嘴爆发出的呼号声估计也能传到一百多米外去,人惊恐之下的叫声能传多远,做为一名百战余生的老兵,凌洪比谁都清楚。

    手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见一支黑色的长箭已经提前贯入土匪的大嘴,透颅而出,将土匪的呼号声堵在了嗓子眼儿。

    凌洪悚然而惊,第一次对山中猎人那把大弓忌惮不已,那玩意儿绝不是玩儿复古造型用的,杀人也丝毫不比自己手中的枪来得慢,甚至,还要快。

    从拔枪到打开保险,凌洪敢保证自己用时不过1秒,但山鹰竟然比他还快,哪怕那张大弓早已被他提在手中。

    这位,不仅人长得帅的掉渣,一手箭术也是吊炸天,怪不得能一个人在山里跟几百土匪对抗了几年。

    凌洪迅速在心里调整了对山中猎人的定位,先前来自雄性本能的不爽早已灰飞烟灭。

    决定男性社会地位的,从来都不是外貌,而是得有本事,千古皆然。

    否则,胖子团座那样的,早都不知道被灭了多少遍了,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实际生活中。谁让他靠脸就勾搭了个白富美,反正胖团座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长官,他不是来放哨的。”一箭搞定土匪的山鹰反应很快,拎着大弓几个大步蹿过去看了看土匪藏身的位置,抬头低声对凌洪汇报道。

    从土匪抬头瞪眼张嘴到被一箭毙命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不过一秒的事,这其中凌洪吓了一脑门汗,山鹰射出了证明自己能力的一箭,但最倒霉的也是最憋屈的恐怕就是土匪甲了。

    做为一个跑龙套刚露脸连个喊声都没有的家伙,正如山鹰说的一样,他是毛线的暗桩,他不过是因为拉肚子,而且是因为昨天晚上黄大爷因为今天要和所谓的正规军干仗特地加餐,每人分了块大腊肉,许久不见荤腥的土匪甲因为消化的问题不幸的把刚满足了口舌之欲的美食又给拉了出来。

    可怜的龙套因为太臭被同伴嫌弃,特地跑远了点儿给花花草草施肥,竟然就这样被一箭干掉了,上哪儿说理去?

    “嗯,看来土匪对自己守住自己的老巢很有信心嘛!昨天晚上还加餐来着。”拿棍子拨了拨土匪甲留下的新鲜还冒着热气的物质,凌连长不屑的撇撇嘴。

    “长官,您怎么看出来的?”新兵里有的是好奇宝宝。

    “笨,绿的是野菜,黑的是肉食,没看绿的少,黑的多嘛!喏,那儿还有没消化完全的,这应该就是这货拉肚子的原因。”凌洪瞪眼给新兵们传授经验。

    “额。。。。。”新兵们被自个儿长官这独特的颜色分析的几欲作呕。

    “这算个鸟儿,等以后你们被团座再操练几次你们就知道,跳进粪坑躲子弹是啥滋味儿。”凌洪想着自己和刘大柱等人被团座亲自操练的那噩梦般的一个月,也是嘴只咧,那特么才是真正爽到了骨头缝里,相对来说,新兵们训练的这三个月简直就是在天堂。

    “恶。。。。。”几个新兵的脸色顿时有点儿发白。

    胖子团座的恶名,他们可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但没想到恶的如此之狠,怪不得长官对某物质如此有研究呢?

    山鹰眼里闪着怪异的光扫了一眼凌洪,首次对这位白干白净的年轻长官有了一丝佩服。做为猎人,透过观看野兽粪便用以判断野兽的行踪乃是家常便饭,但像凌洪这样通过人类留下的一点儿痕迹就能判断出土匪的心理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尤其他还是一名统率过百人的长官,这就更难得了。

    兴许是感应到山鹰的目光,凌洪把目光投注到山鹰身上,温和的问道:“山鹰兄弟,你觉得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长官,既然土匪根本没想到我们会从这里摸上来,我们应该狠狠捅他们屁股一刀,把他们的后路堵死,一个也别想跑。”

    “说得好,老子这次就要让狗日的知道屁股开花是什么滋味,不好意思啊向连长,这次的头功要让给我凌洪了。”凌洪轻轻一笑,接着脸色一肃,低声命令道:“我命令,在攻入山寨之前,所有遇到的土匪都别给我用枪,远的交给山鹰兄弟,近的给我用这玩意儿。”

    凌洪拔出小腿上绑着的三棱军刺,未开锋的军刺在夕阳的照耀下,幽然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