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10章 黑龙山最后一战(4)
    或许共和国最残暴军工本就为异族人所做,在未沾染上日人之血之前根本不愿露出噬人獠牙,士兵们反手紧握着的三棱军刺根本还没发挥用武之地,山鹰就用他那把原始大弓展示了为什么弓箭被称之为远程冷兵器的老大。

    一箭锁喉,被凌洪队伍撞见的单个土匪几乎都是在第一照面就被山鹰一箭射穿了脖子,夺走其生命的同时还夺走了他表达自己痛楚的权利,剩下的只能是鼓着眼睛喷着血沫在地上翻腾着挣命。

    动静不小,但并不足以让寨子里的人意识到危险来临。

    所以当凌洪一行人冲进寨子,一个带着三十几名土匪行色匆匆显然是领了什么任务的土匪头目还茫然的看了好几眼这群衣着奇怪的队伍这才张口欲呼。

    “龟儿子的,有人偷袭。”这应该是土匪头目最想喊的。

    不过,凌洪手里的盒子炮把他的呼喊重新堵回了嗓子眼,这一次,凌洪和他的士兵们再未让山中猎人的远程冷兵器专美于前。

    二十一把可瞬间扫出20发子弹的小型“冲锋枪”是什么概念?就是方圆百米的范围内至少同时会有上百枚每秒以400米速度的铜弹头在疯狂狞笑。意外撞面的两方人马相距不过三十多米,在这个距离,就算拿枪的是头猪,估计也能十发子弹里打中个一两发吧!

    一边是有备而来,一边还在思考这帮穿的花里胡哨脸上还抹的黑乎乎的人类是哪个旮旯里蹦出来的,大王刚刚才让我们去巡山的好不好?

    在近二十把冲锋枪集中开火的疯狂打击下,场面自不用说,彻彻底底的一边倒,三十名土匪甚至都还没得及端起自己的枪,就被尽数扫倒在地。

    霸道总裁范儿的山鹰眼里终升起一丝浓浓的惧色,虽然火器的威力他不是没见过,能在一百多尺外就将人打死,射程远超他手里祖传的大弓,但山鹰更信任自己的弓,如果在三十尺距离内,他敢肯定,能活下来得人绝对是自己,曾一箭射穿野猪头颅的山鹰有这个自信。

    可在凌洪和士兵们开火之后,山鹰很清楚,如果是一名士兵拿着这种可连发的手枪倒也罢了,大不了是个同归于尽的结局,若是两名以上,他就必死无疑。这支军队,可和他拿着弓箭就敢单独追杀几名拿着长枪的土匪截然不同。

    见行迹已露,凌洪也立刻下令:“照先前命令,三人一组,分散突进,遇见带枪土匪就地击毙,若遇妇孺老幼,令其进屋不得外出,如遇匪首,拒不投降者,予以击毙。二十分钟内,我要肃清寨内所有残敌。”

    因为山下大敌的威胁,包括黄清沅等匪首在内,百分之九十的都忙着在山中各据点布置,其实这会儿在山寨里驻守的土匪并不多,刚才那股土匪正是奉黄清沅之令准备去寨子周围巡逻一番,按现在的说法就是查漏补缺防止有防守的盲点存在。

    只是没想到盲点不仅有,还放进来二十头猛虎,遇见就能咬死人。

    寨子里现在剩下的还真是以老弱妇孺为主,只要是人,就会有亲人,这很正常的逻辑。只要是男人,就得有女人,土匪最常干的事自然就是强抢民女回去当压寨夫人。可是,不一定碰见的都是国色天香特别符合土匪头子的审美眼光,那自然就成了小喽啰们的奖赏。在这个没有计划生育也没有tt的年代,别说生个把孩子,就是在这山上办个小学都绰绰有余,如果刘浪看到那帮打着赤脚四处乱跑的孩子的话,一定得龇牙咧嘴心疼老半天,剿个匪,竟然还要让他贴钱办学校?

    在击毙了几个负隅顽抗的土匪之后,凌洪把山寨里能找到的人都关在了贴着“聚义厅”招牌那个整个山寨最大的房子里。派了两名士兵负责看守,凌洪就带着其余士兵一起寻找可以阻击来自山下土匪进攻的阵地了。

    数目高达上百的妇孺,对于此时的凌洪来说,完全是个烫手的山芋,他既不可能像对待普通土匪一样若敢反抗就地击毙,也不能放任不管,几个八九岁小娃儿朝他扔的一个石块当场把凌连长脑门砸了堪比龙王角的大包。对于这帮孩子们来说,凌洪就是敌人,如此而已。

    不过,就算是凌洪也没想到,就是这帮老弱妇孺,却让众志成城准备依靠着天险跟新兵连干上一仗的土匪们人心浮动。

    虽说老婆大多是抢来的只是做热炕头之用,但娃儿可是自己的,平时喊老汉儿喊的让不少心狠手辣视人命如草芥的土匪回到那个简陋的小家时也多了一丝温情。

    更要命的是,能拥有老婆的,大多是土匪中的小头目,用现代语说就是土匪中的中坚力量。

    盒子炮清脆的枪声响起就连山下的向前都能听到,更何况距离山寨并不远的土匪们。

    一听到山腰里传来枪声,正带着几个心腹巡视阵地的黄清沅脸色一沉,“老二,是寨子里在打枪?”

    “好像是,而且还是驳壳枪的声音,数量还不少。”黄清湘听着山腰不断传来的枪声,很专业的分析。

    “数量还不少?”黄清沅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驳壳枪是个好玩意儿,可一把得一百多大洋,扣扣巴巴这么多年,黄清沅也才给自己属下二三十小头目配齐了这么多枪,更重要的是寨子里的这些中坚力量都不在山上,都在各据点准备跟山下还没有动静的“正规军”们殊死一搏。

    自己的枪不在,那自然是别人的枪,敌人的枪。

    兄弟俩对望之间,脸色变得煞白,反正比茅司里用的草纸要白的多。

    自己在这儿禅精竭虑想着怎样把敌人据之山下,结果一枪都还没放,敌人的影儿都还没见着一个,自己的老巢就丢了。

    换成谁,谁的内心都应该是崩溃的。

    老巢丢了还是其次,老巢里藏着的近十年扣扣巴巴积攒下来的现大洋更是其次,关键是后路被断了。

    让黄清沅有信心跟拥有重机枪、大炮的“正规军”干上一场的不仅是险要的山势,而是他可以守也可以退,打得过就打,实在打不过,大家伙儿拿上东西往山寨后面的山里一钻,黑龙山连绵百里的山脉别说藏他们几百人,就是再多上十倍也是毛毛雨。

    可现在,后路竟然特么被断了。

    黄清沅现在心里不是一万头***在轰然踏过,整个是被迁徙的非洲羚牛群踩过了一遍又一遍。

    不是泥泞,已是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