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12章 阿里巴巴和粽子大盗(1)
    当向前小心翼翼带着全神戒备的士兵们走过了三里山路,看到的不是想象中射出愤怒子弹的坚固火力点,却是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头跪在崎岖山路上的土匪。

    枪被堆柴禾一样高高的堆在路边,而在队伍的最前面,是三个被绑成粽子只能在地上如同蛆虫一般扭动的家伙。

    如果这也算是苦肉计的话!这应该是史上最决绝的苦肉计了,向前觉得。

    粗粗一看,跪着的土匪没有400也有300多,这几乎是情报中土匪的大半人马了,如果加上山下击毙的大几十,向前估摸了一下,也就还剩下一百多土匪,几乎已经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这是向前不知道凌洪已经干掉近100土匪的情况下,否则,他更会将心放到肚子里。

    事实上也是如此,已经把自家几位老大都当成投名状交出去的土匪们毫无抵抗的心事,老老实实在前面带路上山。

    突然黑压压赤手空拳出现在凌洪面前的土匪们差点儿没把凌洪吓一跳,两军交战打死多少人他毫无心理负担,但赤手空拳毫无畏惧的往枪口上撞这一战法,别说新兵们发傻,就是他这个百战老兵也迟疑了数秒。

    还好,及时出现的新兵连士兵解释了这一让凌洪都瞠目结舌的现象。想象中的激战只爆发了不足十分钟,那帮数目高达500之巨的土匪们竟然就怂了,不光自个儿投降,还顺带着绑了自家不惜“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首领。

    知道周石屿还打着这帮土匪兵源主意的凌洪暗暗决定,这帮无节操的家伙最终会去哪儿他不管,但他是绝不会要一个的,他可不想仗都还没开始打,自己就被手下的兵绑了去当投名状,看那三个家伙生不如死的脸就知道,那滋味儿,差极了。

    “啧啧,绑这么结实了,咋还这么调皮呢?”凌洪用脚踢踢被绑成粽子状丢在地上的黄清湘。

    在黄二爷略有些茫然的眼神中,凌洪悠悠然的又补了一句:“把个眼珠子瞪这么大,不怕瞪成睁眼瞎啊!”

    “咳咳”一脸酷酷帅成渣的原始版霸道总裁忍不住喉咙传来的奇痒,这话比他腿上的那柄不知来历的凶器的杀伤力貌似都要大。

    向前却是不置可否淡淡的看着,在山寨里已经搜索了近半个时辰的新兵们传来的信息并不乐观,除了搜到些储藏的山芋和腊肉可以充作今晚的军粮,他们竟然没找到传说中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发生交际的某些金光闪闪的玩意儿,这让阿里巴巴们怎么想?

    向前和凌洪完全可以想象胖子团座在获知这个不太好的消息之后的脸色,据小道消息说胖团座都准备向纪少校卖身求现大洋了。

    很自然的,没找到传说中宝藏的两个阿里巴巴把目光对准了三个粽子大盗。

    “来个人,把他嘴里的袜子给我拿开,啧啧,这味儿足的,三个月没洗过了吧!口水泡半天都还是硬的。”凌洪笑眯眯地蹲在黄二爷的面前,这大胸脯造型,一看就是主力打手。

    被二十几个士兵荷枪实弹围着蹲在场子里的某个土匪头目的脸不由自主的染上一丝羞色,那是属于他的物品,不过不是三个月没洗。

    是,一二三四五六,在心里默默掰了几个手指头的土匪终于确定,是半年。

    “龟儿子的,要杀要剐赶紧来,别拿鬼话羞辱你黄二爷,老子不吃你那一套。”去除了口中酱香味儿十足布条的黄清湘继续瞪大着眼珠子怒吼起来。

    “哦?不吃这一套,你吃那一套?”凌洪笑嘻嘻的脸色不变,继续蹲着一副要跟黄二爷谈人生理想的态度问道。

    “小子,你要是有种,就把黄二爷我放开,打赢老子,老子任你发落。”黄清湘的牛眼珠子转了几转,继续没心没肺的吼着。

    “好啊!没问题。”凌洪根本想都没想,朝旁边伸伸手,一名老兵笑嘻嘻的丢来一把汉阳造制式刺刀。

    自从有了配发的三棱军刺,汉阳造原来的刺刀基本成了摆设,也就还怀有刺刀情结的几个老兵还把刺刀挂身上带着。

    在山鹰欲言又止的神色中,凌洪将绳子割断,等人高马大的黄清湘活动活动身体,把刺刀丢给他,淡淡一笑:“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本该气吐血的黄二爷握上刺刀手柄的那一刻却冷静下来了,一双牛眼也不继续瞪着,眯着眼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生了一张毒嘴的小白脸。

    黄二爷一直以来都扮演着傻黑粗形象,其实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虽然黄二爷的脑子的确不属于诸葛亮式的智慧型人物,但他绝对不傻,至少比山上一大半以上的土匪要聪明。

    比如看着这股军队在寨子里搜了半天一无所获然后小白脸就用怪话来取笑自己,黄二爷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分明是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想从自己这儿打开突破口。

    果不其然,自己稍稍装莽汉用言语一激,这位就牛逼哄哄的把自己放开,还给了自己一把刀,那意思很明显,准备像诸葛亮抓孟获一样,让自己纳首来拜,然后再把藏钱的地方告诉他。

    只是,他变不成诸葛亮,自己也绝对不是脑子少根筋的孟获,黄二爷现在想的是怎么把刀放到小白脸脖子上好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至于说一命换一命,那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做的事儿,脑袋掉了碗口大个疤,那疤真是太大了。

    “谁再给我把刀,我跟黄二爷玩玩儿。”凌洪眼睛看向周围站着看戏的老兵们。

    就在这一刻,黄清湘动了,刺刀向前,狠狠的朝貌似毫无所备的凌洪胸口捅去。

    而两米开外的凌洪还在侧头说这话,对这凶狠的一刺貌似还没半分反应。

    山鹰酷酷的脸忍不住一抽,右手捏住了身侧的大弓,左手也捏住了山猫皮做成的箭筒里的箭。

    “长官小心。”老兵们不由脸色一变,纷纷拔出了身侧的驳壳枪。

    谁也没想到,这名土匪竟然胆大如厮。

    其实,黄二爷比他们想的远要胆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