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25章 没理由,看你们不爽(第5更送到,再求订阅)
    不管各人心中对恶魔长官有多少怨念,穿上头部和裆部护具的48人根据自己的号牌捉对厮杀起来。

    刘浪这样的安排看似随意,其实很合理,体能意味着大部分的武力值,根据这样的次序安排基本不会出现悬殊太大的情况。

    比如仅次于石大头跑到终点的陈运发很后悔,因为他的对手就是领先于他不过两步的石大头,全团士兵中恐怕也只有陈运发知道这个看着憨厚老实的陕西汉子拳脚功夫的厉害,一腿就扫断一棵小腿粗的树干让他想着都眼皮直跳。

    怀着一肚子的苦水,陈运发硬着头皮和石大头较量起来,虽说不是石大头的对手,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陈运发绝对不弱,学了3月红拳的他若论起搏击来,在独立团至少能排到前五,就算是他那两位中队长,也不一定就是他的对手。

    殊不知其他人也纷纷庆幸没遇到这两个变态,否则挨一顿爆捶不说晚上还得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只有莫小猫对面的老兵在龇牙。新兵莫小猫的枪法冠绝全团士兵基本已经得到认可,能靠着一把带了瞄准镜的水连珠就牵制住400土匪这事儿放在那里都是一等一的强悍。不过,枪法强可不代表搏击强,瘦瘦弱弱的莫小猫如果不是陈大发和石大头帮了一下,很有可能第一关就被刷下来了。

    “来吧,小猫兄弟,哥哥最怕饿肚子,今天只能委屈你了。”老兵鲁山东笑得很猥琐,一点儿都没有他本来山东大汉应该有的豪迈。

    “团座好。”莫小猫突然目光一正,看向鲁山东的侧后方。

    鲁山东一愣,忙扭头看向莫小猫目光方向,心里还在疑惑,先前恶魔团座不是坐在椅子上很惬意的点了根烟吗?那股子欠揍的悠闲舒适实在是太可气了。

    “不好。。。。。”看着身后空空如也,鲁山东只来得及在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

    裆部传来的剧痛彻底的将即将喷涌而出的“上当了”三个字淹没了。这还是因为带着护具,如果没带塞着棉花的那个牛皮裆部护具,鲁山东敢肯定,自己的蛋蛋一定被莫小猫这个王八蛋给踢炸了,他娘的完全没留力啊!

    鲁山东这才想起先前恶魔团座说的“只要别扣眼珠子外带咬人,随你怎么打,打赢了就好”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如果鲁山东到八十年后逛游一圈,就知道“看,天上有飞机”这句话是多么的不能信了。可惜,他现在还很纯真,尤其是对战友。

    跟着刘大柱学了不少阴人技巧的莫小猫已经深谙“趁他病要他命”之道,根本就没顾惜夹着双腿直蹦脸色发白的鲁山东的痛楚,十七岁的少年体能跟这帮成年大哥比起来虽然稍弱,但腰眼、肋部。。。。。拳拳不离人体的痛点。

    就像打沙包一样,打得夹着双腿只能用双臂护住头胸部的山东大汉左歪右倒惨不忍睹。

    老兵鲁山东也不愧是能跑进前20的人物,在这样的打击下,还连续坚持了足足一分钟才轰然倒地,莫小猫竟然成了第一个揍倒对手的人,比红拳大师石大头一个扫堂腿扫倒陈运发还快了十秒。

    待到分出胜负,等双方气喘吁吁的重新站好队列,刘浪重新站到队列面前,看着狼狈不堪或趾高气扬或垂头丧气的士兵们,龇牙一笑:“赢的,站左边,输的站右边。”

    “团座,莫小猫耍诈。”鲁山东很是不服气的举手报告。

    “耍诈?鲁山东,我问你,如果是敌人,会不会问你,你准备好了没?会不会不踹你的蛋蛋只摸你的脸?刚才我已经说了,我要的只是结果,不是过程,老子才不会管莫小猫是怎么赢的,就算是你想照顾他,让他吃晚饭,那也是他的本事,说明他个人魅力强。懂了没?下次谁再说这么愚蠢的话题,自己滚蛋,仅此一次,你们,听到没有?”刘浪脸色一冷,森然道。

    “听到了。”士兵们虽然心里苦涩,但都高声答道。

    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喊的声音小了,恶魔团座很有可能让他们喊100遍,虽然没胖团座亲自训过,但凌洪他们几个可是描述过胖团座不讲道理的残忍。

    “嗯,不错,果然都是精锐,跑了五十里打了一架,还都这么中气十足,不错不错,那这样吧,看到那堆原木没,山上哨所要用,你们6人一组,去把木头搬上山吧!”刘浪随意的指着不远处的一堆长度、直径几乎一模一样的原木说道。

    包括石大头在内,每个人心里都是一苦,全副武装跑了五十里路几乎都快跑断气,好不容易休息一下恢复了点儿体力又为了晚饭拼命和势均力敌的战友打了一架,现在已经接近油尽灯枯,除了吼声大了一点儿,那来得什么狗屁中气十足?

    再看看那堆原木,每根至少也有四百斤,6个人分摊也得好几十斤吧,不是很会算学的士兵们至少知道绝对不会比先前自己身上背的东西轻,还要搬上几百米高的山顶,绝对能要了人半条命,这才是第一天啊!以后可怎么活?

    不过没人敢说个不字,因为貌似胖团座那双毒眼正在他们脸上逡巡,仿佛正在找不服的,估计,他也不乐意这么多人来拿那么高的军饷吧!

    像了解刘浪脾气的陈运发撒腿就往原木那边跑,反正躲是躲不过去了,不如早点儿搬完了早点儿休息,说不定,还能找根稍细一点儿的。

    “等等,站我左边的,先做一百个俯卧挺身再去搬。”刘浪对赢了搏击的24名士兵们说道。

    “长官,为什么?”莫小猫毕竟年龄还小,一急脱口就问出来了。

    “为什么?因为老子看你们不爽,一帮渣赢了一帮渣渣有什么好得意的,这个理由够不够?”刘浪双眼一瞪。

    卧槽,这理由,只能服。

    石大头毫不犹豫的直接扑倒在地,很实在的做起俯卧挺身来,在独立团呆了三个月,虽然没参加新兵训练,但这些用于体力锻炼的基本动作,石大头在教陈运发的同时,也从他那儿学全了。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动作对全身肌肉锻炼极其有效。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搞定死缠烂打牛二的蔡大刀这会儿无比怀念广元县城那间低矮阴冷的牢房,那里虽然环境差点儿,但没有如此没人性的团座压榨,每天靠着墙角捉捉虱子和邻居们摆摆龙门阵的生活不要太悠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