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27章 野外生存(2)
    兴许蔡大刀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为何咬着牙坚持了三个月,又咬着牙在这该死的寒冷的老林子里坚持了七天。

    胖子团座严苛的训练在这三个月里已经将先前的48人淘汰的只剩十四人,而四名新兵竟然全部进入最后一项考核野外生存项目绝对堪称奇迹,魔鬼般的胖子团座眼里迸发出的惊讶让蔡大刀涌起一阵强烈的满足感。

    也许,等自己走出这片老林子,到达地图上的目的地,自己也能大声的告诉团座长官,自己以后可以不用叫蔡小鸟了。

    蔡大刀想到这个,就不由想起了给自己起第一个绰号的神枪手莫小猫,不知道没了枪的莫小猫在这该死的山林里怎么样,还好有变态一样的火力支援手陈运发跟他一组,否则没人相信十七岁的少年能在拥有着大虫和黑熊的老林子走出200里。

    三个月一起被胖子团座疯狂蹂躏的时间,足以让同仇敌忾的十六个人成为兄弟,没错,还有两个是他们的中队长凌洪和肖风华,他们并没有得到胖子团座的特殊优待,除了第一天选拔考核的时候他们两个背着双手叉着腿很有长官的气派,余下的三个月里他们一样**练的欲仙欲死。

    被蔡大刀念叨的莫小猫这会儿正在努力完成自己的木头雪橇,大个子陈运发在前天为了阻挡一头被他们无意中惊扰睡眠对他们进行疯狂攻击的黑熊,虽然干掉了黑熊但胸口被黑熊一爪子抓掉了一块肉,大量的失血和恐怖的炎症让陈运发从昨天就开始发烧,到今天人已经有些烧糊涂了。

    莫小猫这会儿再也没有讨厌从昨天开始就纷纷扬扬洒落的大雪,大雪带来了寒冷同时也带来了方便,他只需要用开山刀砍断木头用那些四季常青的青藤绑牢,就可以用马拖着雪橇继续往前进,而他,就是那匹马。

    否则,他算是没办法背动200斤的大汉在山里走最后一天的路程,魔鬼般的胖子团座恐怕都不成。

    “娘的,大发你真是太重了。”莫小猫费尽力气才将200斤重1.95尺高的陈运发搬到木雪橇上。

    在把背绳拖到肩膀上之前,莫小猫拿手摸了摸陈运发的额头,滚烫的温度告诉他,大个子的烧越来越重了。

    莫小猫刚才还故作轻松的脸一下阴了下来,眼里泛出的泪花在这一刻提醒着人们,他不仅是个坚强的战士,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莫小猫也是猎人,崎岖的山路难不倒他,他还可以根据夜晚的星星确定自己两人走的方向,他甚至也不害怕孤独,他曾按照胖子团座的要求尝试着在山里的枯草叶下整整趴伏了一天,眼睛盯着瞄准镜里800米外壕沟上方随时会被换走的那种由胖子团座画的纸牌,只听着自己的心跳和山林里各种动物行走的声音,他依旧能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准确的说出纸牌总共变化的次数。

    莫小猫敢自豪的说,自己就是独立团狙击手中的NO.1,因为就算是胖子团座,也说他在自己这个年龄,在枪法上远远不如自己。

    可现在,莫小猫依旧心慌了,根据方向和地图以及所在的位置,他估计离目标还有不到半天的路程。可是,大个子烧的真的很厉害,这两天他找的一些草药吃下去压根儿没起到任何作用,黑熊巨大的爪子上的病菌太多了,为了考核,他们也没法生火,否则胖子团座提供的那种用烙红的钢刀放在伤口上既可以止血还可以杀菌的方式应该是可以试试的。

    当然,他们可以生火,当烟气冒出的那一刻,就代表着这一组放弃了野外生存项目考核,认输了,距离不算太远,顶多十几里地外的独立团士兵就会根据方位来找到放弃考核的小组,带下山去。

    没有惩罚,依旧可以回到原来的部队,甚至还会被原有的长官们重用。

    被淘汰出那几十名的弟兄无一例外的当上了班长,哪怕是他们走的时候无一例外的哭的稀里哗啦。

    可莫小猫知道自己不能,不光是自己不能,大个子也不能,就算他活下来了,如果知道自己没有通过考核,他的心也会死的。因为莫小猫知道大个子早已不是先前在火车上跟自己讨论要存多少钱给老娘看病,要存多少钱娶媳妇儿至少生四个娃的大个子了。他的梦想,是成为胖子团座那样的人,不是想当官,是想和胖子团座讲的那个故事里一样,成为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单兵之王。

    虽然莫小猫觉得世上怎么会有那样一群人?只为了想象中的战争,就拼命训练了十年甚至二十年,直到退役满身伤病也没看到战争的影子,却依然不悔。

    如果自己生在没有战争的年代,父亲没有死在日寇的炮火下,自己一定会陪着老爹在山林里打猎给他养老送终,莫小猫讨厌杀人。

    可是战争终究来了,日本人炸死了父亲,那他就得找日本人算账,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说书先生嘴里经常吐出的四个字,莫小猫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不能放弃,那就只有继续往前,无论如何心慌,莫小猫也知道自己必须得冷静,只有冷静,自己才能带着天上飘着雪花却脸色被烧的通红的大个子走完这半天的山路。

    把自己厚实的冬衣脱下将大个子的上身盖好,又捏了一坨雪放在大个子的额头努力帮他降低温度,穿着单衣的莫小猫在寒冷的山风中打了个寒颤,将开山刀往腰里一别,埋着头拖动着雪橇往山谷的另一边走去。

    一直没怎么休息,莫小猫拖着沉重的雪橇连续走了近两个时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可以走出这片山林。

    巨大的体能消耗早已耗光了胃里存放的昨天晚上挖出的那条肥硕的花蛇,剥皮后的蛇肉不仅白嫩而且还有些甜丝丝的,莫小猫一个人就吃了半条,还有半条被虚弱的大个子陈运发勉强才吞进了肚。

    不过,莫小猫此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不是饿,是渴,没错,在冰天雪地里渴的要命。

    冰凉的雪团塞进嘴里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化成甘甜的冰水,吃多了,不仅解不了渴,还会要人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