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29章 野外生存(4)
    声音很近,好像就在身边!

    莫小猫脑子一激灵,然后一下子从迷茫当中清醒过来,左手往背后一摸,拔出了开山刀。

    然后他就看见溪流里面的自己身边有一个乌黑的倒影。

    它也在伸着脖子叫,叫完了继续喝水,根本不理会莫小猫。

    莫小猫一动不动,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在自己右侧不到1米的地方,一个灰色的身躯灰色的毛四条瘦削的腿瘦削的身子瘦削的尾巴耷拉着,一点也不精神一点也不慓悍。

    这种生物莫小猫很熟悉,他在山中无数次看到过它们。

    如果手持猎枪遇到其中一只,莫小猫从不害怕,哪怕那时他才十二岁。

    十二岁的莫小猫一枪就击中了灰狼张开的大嘴,将整只狼嘴轰的稀烂,虽然他也被猎枪的巨大的后座力反弹了一个跟头,被跟随的老爹狠狠扇了后脑勺的莫小猫感觉很幸福,山中霸主成了他平生第一个猎物,灰狼冬天的毛皮真的很暖和。

    可现在,他没枪,只有刀。

    虽然孤狼很可怕,但手里有开山刀的莫小猫也有信心能在它撕开自己喉咙之前将半尺长的开山刀插入它的心脏。

    可它在嚎叫,很笃定的嚎叫,身上并不算柔顺的毛发证明着它在寒冷的冬天生活的并不怎么样,它一定也需要食物。

    灰狼不像狗,它们很少叫,哪怕是觅食的时候,嚎叫只会让猎物遁逃的更快,它们从来都是沉默着撕开猎物的喉咙,沉默着扯开猎物柔软的肚皮,吞食柔软的内脏。

    晚上对月当空嚎叫可能是发泄孤独,但黄昏这个属于它们觅食的时刻嚎叫,最大的可能,只能是召唤同伴来聚餐。

    即将遭遇狼群?莫小猫的脑子一下子就蒙了,就那么拿着开山刀,就那么跪着,就那么看着它喝水一动也不敢动。

    仿佛对眼前的猎物僵硬的形态很满足,灰狼根本没有理会莫小猫,直到喝水喝得心满意足了抬起头用舌头舔舔自己的鼻子,然后回头凝视着莫小猫。

    灰色的瘦削的长脸上两只黑黑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猎物。

    莫小猫同样瞪大着双眼看着这头仿佛已经笃定胜利即将喊着一大家子前来聚餐的丛林猛兽。

    它有这个资格,就是山中最猛的大虫和黑熊,遇见狼群的第一时间都会掉头离开。

    ?四只眼睛就那么看着。

    ?一个17岁的少年,和一匹瘦瘦的大灰狼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

    ?好像两个许久不见的老友重逢一样,热情而专注。莫小猫甚至能读懂狼眼中的轻蔑,一个猎物而已,好好等死不就完了,瞪什么眼啊!

    莫小猫的手在握紧,握紧手中的开山刀,灰狼的毛皮紧致,仅仅是劈砍,是无法重创它的,换成力大无穷的大个子还差不多。

    莫小猫很担心身后两米的大个子,但他不敢回头,只要他一回头,那匹自认为胜券在握的灰狼会第一时间扑上来咬断自己的颈动脉,它锋利的牙齿只要稍微一划,就能割开动物坚韧的皮肤,比如野猪。

    莫小猫紧紧盯着一米开外的灰狼,双腿蓄力,慢慢的从跪姿变成蹲姿,逐渐站起。当然不能跪着,不光是因为跪着不好使力,简直就是个喂狼的姿势,更重要的是莫小猫要使自己看起来更高大。

    越体型大的猎物,灰狼捕猎时越谨慎,除非是找到一击必杀的时机,否则灰狼不会主动发起进攻,除非是它的同伴已经围拢,在它的意识里猎物再也不可能逃掉的时候,莫小猫很清楚灰狼捕猎的技巧。

    显然,它的同伴还未到来,不过应该也快了。在这个过程中,灰狼也不是没有动作,它喉咙发出有些类似狗低沉的吼声,后退几步,前腿立后腿弓,整个就是一个标准的训练时跑特种障碍的时候刚刚爬过低桩铁丝网准备鱼跃过齐胸火墙的姿势。

    灰狼的前腿在收缩,莫小猫知道,这是它要即将发动攻势的前奏,他已经听见百米外传来的沙沙声,那是狼群即将围拢上的声音。

    这只灰狼已经无法容忍猎物的嚣张,它要开始进攻了。

    莫小猫也躬起了身,就算是被狼群撕成碎片,他也要在成为碎片之前用几头狼做为自己和大个子的祭奠。因为,他是独立团最精锐的特种兵,哪怕是他的骨头被长官找到,也能很骄傲的对其他士兵说,莫小猫和大个子没丢独立团的脸,哪怕是面对狼群。

    灰狼竟然没等同伴,径直腾空而起,朝莫小猫的脖子扑来,雪白的牙很亮,比雪地的雪还要亮,巨口中浓重的腥臭气很清晰的表明它没刷牙的习惯,莫小猫甚至能看见卡在它牙缝里的肉丝。

    一脚踢飞埋住脚的雪堆还夹杂着砂石,这是莫小猫蓄力半天的结果,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会使用工具。当眼睛被异物冲击,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会有短暂的迟钝,灰狼也不会例外。

    趁灰狼扭动脖子在空中躲避的那一刻,莫小猫双脚一错,身形微侧,由下而上,手中的开山刀猛然一刺,灰狼柔软的腹腔被直接贯穿,鲜血喷满了莫小猫的胳膊。

    莫小猫悍然抽出开山刀,往后连退几步,受伤的野兽最危险,没能刺入心脏要害,他无法保证灰狼没有再进行攻击的能力。

    可灰狼出乎意料的没有再进行攻击,反而是大声的嚎叫起来,声音中再无先前的残忍自信,莫小猫竟感觉它的嚎叫声中带着一丝凄惶。

    仿佛,它并不愿意它的同伴前来。

    没时间去思考一头灰狼的心思,莫小猫趁这个机会再连续退后几步,拉开和灰狼的距离,直到站在雪橇前,背后躺着的大个子就是他最后的防线,想伤害大个子,就得先让他的血流尽再说。

    沙沙声终于近了。

    莫小猫怀着绝望,朝传来声音的灌木丛望去,不要多,只要来两只以上,他和大个子今天恐怕就要交待在给他希望的小溪边。

    别看刚才他能给灰狼一击而创,那是他凝聚了全身的精气神,以及喝饱水以后刚刚恢复的一丝体力。

    现在,他不光双腿发软,甚至连手里的开山刀,都已经快握不住了。

    但下一刻,莫小猫却瞪圆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