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31章 吃个饭都是考验(今天只能两更了,风月已经累劈)
    雪,依旧纷纷在下。

    除了昏迷不醒的陈运发被移进了木屋进行必要的治疗,其余十三人都在屋外站着。

    没人命令,在长官没有宣布野外生存考核结束以前,他们目前还在考核中,适合他们的地方就是野外。

    刚刚回来体力已经达到极限摇摇欲坠的莫小猫也不例外。

    带着三只小狼回来的刘浪看着身上洒满雪花依旧笔挺站着的十三个人,眼里露出欣然。他们,已经不输于八十年后各野战军中的特种兵,要想跟最顶尖的特种兵匹敌,那只能靠战场去检验。

    虽然脸上都显出疲惫,但每个人脸上更多的是洋溢出笑容,按照团座的说法,过了今天,他们将会是特种大队真正的一员,而再过两天,就是团座规定的新年,虽然和过年不太一样,但民国二十二年的第一天,说算是新年也很有道理的样子。

    “原地休息。”刘浪把怀里拼命撕扯身上衣服的三个小狼崽子丢进木屋,随口下了个命令。

    然后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拍拍脑袋:“苟得富,给他们拿吃的,每人领两个鸡蛋,一碗姜汤,两个烧饼。”

    说完,就屁股一拍,自顾自的进木屋去了。

    自从石大头离开,苟得富已经成为独立团团部炊事班临时负责人,虽然也只是挂着二等兵军衔,但看他麻利的往外端吃的模样,他这段时间不仅由一个纨绔大少变成了一个士兵,混得应该也还算不错。

    “得富,嫩给就给,冲额挤甚眼?眼睛不舒服了?”石大头当了三个月苟得富的领导,先前的恨意早已没有了,说话也随意多了。

    “是啊!苟少,你这身体还是有些虚啊!老子们在林子里跑七八天都没流汗,你咋稍微动一会儿就汗流呢?”鲁山东也在一边凑热闹。

    被石大头这么一问,大冷天的,穿着厚实军装已经被晒得黝黑许多的苟得富竟然额头上冒出了层层冷汗。

    不过也只有鲁山东这样和苟得富不打不相识的老兵能开这种玩笑,几个新兵是不凑这种热闹的,苟得富的大姐可是个狠人,上次押运着军火来基地,两把驳壳枪上下翻飞连中十个十环,把自诩为独立团打驳壳枪最准的蔡大刀臊的差点儿没把脑袋埋沟里去。

    反正据说胖子团座在和苟家美丽女家主打过一个照面后就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见面了,能把恶魔一样的胖子团座吓成这样的女人,还是不要惹的好。

    更有小道消息,说团座不仅喜欢大包子,同时也喜欢大长腿,纪长官和苟家主都是团座喜欢的类型。

    这消息虽然没经过证实,但纪长官那两天垮着脸把通信排一帮大小伙儿们当成特种兵训练却是事实。

    不说这种虚无缥缈的关系,就是专门负责做饭的苟代班长也没人敢轻易得罪,谁偶尔不去团部混点儿吃的时候?他给你上的馒头里吐口唾沫放坨鼻屎咋办?以他昔日花花大少的尿性,绝对做得出来。

    “不是,石班长,饿时间长了,一下不能吃多,我意思是你慢点儿吃。”苟得富被刘浪操练时间长了,几分急智还是有的。

    石大头点点头,别说,这小子还真是有心了,饿时间长,不能吃大多东西,否则容易撑坏肠胃这个常识,是刘浪早就普及过的。

    “苟得富,去给小狼弄几个蛋黄。”刘浪的声音从屋里传过来。

    莫小猫眼睛眯了眯,伸手狠狠掐了一把看着眼前食物正准备大快朵颐的牛二一把,可怜的牛二说从昨天开始就已经饿的想吃草了,虽然这个念头几乎每个人都有。

    牛二吞了口唾沫,盯着发到手上的食物,却也像其他士兵一样再也没有伸手的意思。他不笨,恶魔团座貌似只说原地休息,没说考核结束吧!

    过了五分钟,所有士兵依旧以稍息姿态站着,发到手里的食物依旧放在面前,滚热的姜汤已经被飘扬的雪花参和的温热。

    刘浪从木屋中走出来,脸上表情看不出喜怒。

    的确,他刚才宣布的命令是让每人领取食物,不是食用,士兵们很警惕,没有上当。

    不过,这里面还有苟得富这个狗日的功劳,若不是他挤眼,饿得发晕的牛二搞不好已经吞俩鸡蛋下去了。

    “很好,很精彩,几天没吃热食,竟然也能抵抗住诱惑,我为你们骄傲。”刘浪灿然一笑,拍着手道。

    但所有人却忍不住心里发紧,牛魔王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吧!被刘浪训了这么久了,从来听到的都是被刘浪痛骂菜鸟,像射击有特长被当狙击手培养的牛二因为趴在草丛里时间过长被臭虫咬了一口忍不住拿肩膀蹭了蹭发痒的地方,结果就被勃然大怒的刘浪要求在草丛里趴了一整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可怜的牛二一头一脸的红包简直是惨不忍睹。

    “当然,更让我为你们骄傲的是,你们连老子的炊事班长都买通了,敢替你们通风报信,这点儿就更厉害了。”

    卧槽,来了,来了,真的又来了。独立团未来的特种兵们如丧考妣。

    “不过我也很奇怪,我可没有透露训练计划的习惯,苟得富,出来给我们所有人解释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刘浪头也不回,命令道。

    “长。。。。。。官,我。。。。。。”苟得富显然是在刘浪淫威下久了,这会儿话都说不利索了。

    “敢做还不敢说呢,拿出你当初对我得瑟的胆量出来。”刘浪一瞪眼。

    “是长官你吩咐额给他们准备吃的时候,好像在笑,额觉得,不是甚好事儿。”苟得富一咬牙,把自己的想法抖露了个干净。

    刘浪愕然。

    狗日的这货还挺会察言观色啊!

    特种兵却都想笑,原来长官也有吃瘪的时候啊!还是被自己的厨子给看破了。

    “你们很想笑?”

    “没有,长官。”特种兵们这次却异口同声的回答。

    “嘿嘿,都能耐了哈。现在我命令,吃东西,吃完了休整一晚上,回基地。”刘浪出乎意料的没再次摧残刚从密林里归来的特种兵们。

    “长官万岁。”士兵们欢呼着大口吞咽着眼前的食物。

    他们不光饿,还想睡觉,这一晚上的休整对他们实在是太重要了。

    “班长,额咋整呢?”只有苟得富还有些忐忑。

    “估计明天会跟我们一起跑步回基地吧!”石大头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

    要死人的,苟得富眼泪巴萨的。那帮家伙一天都能跑一百多里地,他那儿能跟他们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