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42章 有“深厚”背景的小团长?
    谁说将军就必须冷血,知道自己将2000名官兵送上和日寇即将开始的血肉磨坊的刘浪拼着和每个班的士兵喝了一杯带有歉意的酒,足足醉了两天。

    但在他烂醉的日子,独立团并没有停止前进,日寇入侵山海关的消息经过广播传遍中华大地,几乎不用已经获知刘浪心事即将北上的高级军官们动员,所有士兵已经有了自觉。

    全团取消休假,进入战时状态就是最好的信号。

    后勤部门在梁文忠的带领下疯狂的进行各种物资储备,整个广元,老百姓多余的肉禽蛋被源源不断的运入基地。新鲜的肉食被大量食盐腌制成腊肉,米粮则混合着各种豆类和芝麻加入糖和食盐磨成米粉并被炒熟,在炎热的夏天保质期都能达到七天以上的米粉在寒冷的冬天至少能保存两月,用开水一泡加上几片肉干就能保证士兵大半天所需的能量。

    子弹经过近四个月的储备已经达到70万发,手雷的产量也基本能满足每名士兵四枚另外储备一万枚的标准。

    军械厂的工人们已经分成了两班倒日夜开工,拼命生产着格鲁诺夫刚研制成功的小型地雷,能炸汽车和装甲车的大型地雷早在一个月前生产满五百个之后就被团座长官建议停止了,反而是格鲁诺夫在刘浪的提示下研制出的连人都炸不死的小型地雷赢得了刘浪的青睐,被要求尽全力生产。

    一队队身家清白的村护卫队员在残疾老兵的带领下进入独立团基地,独立团全团即将全团北上,基地里就留下一百新兵和几名可靠的老兵军士以及坐镇基地的梁文忠,未来的几月,独立团基地的防卫,就会由这些新兵加伤残老兵外加三百村护卫队承担。

    十五日,刘浪在安排好一切事务,终于接到师部同意长途野外拉练的电文许可后,独立团全军2000人加500壮丁合计2500人踏上了北上的路。

    一月底,国民革命军二师师部。

    “参谋长,刘浪这小子又发电文了?他现在到哪儿了?”一直盯着墙壁上新挂起的中国北方地图在出神的黄杰随口问拿着电文的参谋长李伯华道。

    地图上,几个触目惊心的红色箭头已经深入热河全省,越过长城,就是一马平川的平津。

    “那小子,快到西安了,十五天,一个全副武装的团,走了900里地,中间还歼灭了一股正在进犯天水的土匪,这兵练的,还真没得说?”李伯华苦笑着摇摇头。

    “他到西安了?又打了一股土匪?这小子又发财了?”黄杰微微一愕。

    显然,刘浪的行军速度把这位大师长吓了一跳。根据刘浪的行军路线,从川北到甘肃天水那段山路,恐怕都得走上十天,再由天水至宝鸡,宝鸡至西安,根据黄杰的估计,没有二十多天,刘浪休想到达目的地。

    既然被刘浪独立团拉练的事引起了兴趣,黄杰也不再看地图,点了根烟,问李伯华道:“先不说这小子的兵练的如何,参谋长,你觉得刘浪所谓的长途拉练,玩儿的是那一出?”

    “现在川省大战刚停,刘文辉退守雅安,刘湘入驻成都,二刘之争尚未完全水落石出,川省局势尚未完全明朗,他刘浪却在年关将至之际,拉着独立团2000号人马由川北走甘肃天水,至宝鸡,目的地直达西安,这是要带独立团去西安城过新年吗?”李伯华淡淡一笑,对刘浪这个出人意料的练兵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没有说的太明白,但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刘浪别有所图,所谓的拉练不过是个笑话。

    “哈哈,参谋长不愧是参谋长,刘浪这小子想在你这儿玩心眼儿,他的确还差点儿。”黄杰大笑。

    “只是,参谋长,你说这小子明知道我们不会信他那套,依旧打着练兵的幌子出川,他是想干嘛?”黄杰又问。

    “那家伙虽然有些惫赖,但做为一名军人,他很合格,据我所知,从1月2日晨山海关之战爆发,独立团就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后勤系统全力储备军粮,军械军资也一应备全,他这是和师座你一样,看到了北方之战那。”李伯华微微一叹。

    “嘿嘿,当然,如果不是冲着这一点儿,你以为光凭他开玩笑似的一个理由,他就能出他的防区?”黄杰傲然笑道。

    “只是,我还是有一点儿不太明白,他独立团隶属于我国民二师,走的路线也是我二师防区这倒无所谓,但如果想出陕西,就算是一腔热血想保家卫国,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团长,就是我二师,没有军政部的调令那也是万万不成的。北方战事再糜烂,好歹也有近三十万大军,日寇没那么容易得逞的,除非是。。。。。”李伯华皱了下眉头道。

    “是啊!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一点,所以我干脆听之任之,看那小子能搞出什么幺蛾子,光凭一腔热血就想随意调动部队出防区,那可是不行的。”黄杰也眯着眼狠抽了口咽。

    从军这么多年,像刘浪这样的热血青年这两位见的多了,但刘浪这样统率着2000号人马还这么不按理出牌的却很少见。

    尤其是为上位者不能完全勘透属下的意图,这多少令人有些不爽。

    正在这时,通信营长张成海拿着一封电文急匆匆敲响了师部会议室大门。

    “军政部令,国民革命军第二师所部,全体北上,于二月底前抵达北平,划由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指挥。”

    电文内容很简单,两位将军先是一喜,接着又是一忧。喜的是,竟然,还能捞到北方的仗,忧的是,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那边指挥着近三十万大军,竟然还要调他们这远在2000里之外的中央军前去支援。

    那说明,日军兵锋之盛,这场仗,一定不会小。

    再接着,张成海就看到自己熟悉的两名本喜忧参半的将军脸上面面相觑着,一脸惊骇。

    难不成,刘浪这个小小的上校,竟然在军政部有着通天的关系?竟然在半月前,就知道了二师将会北上长城的命令?

    如果真是这样,从今以后恐怕得重新看待这个不起眼的小团长了。

    一个和国家最高军事指挥机构有关系的小团长自然是和一个靠着走狗屎运当上团长的是两码事儿。

    华夏传统的社会关系结构看似很复杂,其实也很简单。

    刘浪没师部两位主官那般悠闲还在想他背后的靠山,他正在地图上给连级军官以上的十几人讲现在日军在热河的兵力布置。

    根据已经到达北方前线凌洪发来的电报,热河现在已危如累卵,随时可被集结重兵的日寇一举攻下,军事委员会北方分会那位张少帅却依旧固执的要在热河和日寇大战一场。

    刘浪知道,那位少帅恐怕是不得不战,哪怕是战败。事实上,不仅是败了,还是大败,到了二月底,日军就会全面侵占热河并兵至长城。

    留给刘浪的时间还有一个月,不,确切的说,他顶多只有半月,各类能抵挡日寇大炮坦克的工事,他至少也需要半月准备。

    现在,刘浪就在等,等师部接到军政部全军北上的命令。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就在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