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44章 传奇少帅
    虽然由西安到太原的公路极差,但军用卡车每小时二三十里的速度还是能保证,过了太原出了山西的大山进入河北境,公路状况好了起来,第一次用上全机械化的独立团在公路上狂飙,仅用了十三天,就跑完了近3000里的路程来到了北平郊外。

    做为一个小小的上校团长,刘浪自然是没资格见官至上将担任中国北方军事第一人的张少帅的,刘浪自然也没想过会有机会面见国军高层,他知道现在自己位卑言轻,就是告诉那位北方最高统帅,日寇将于2月17日全面入侵热河,并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将热河全省攻下,兵临长城之下,恐怕也只是让人把他当个疯子。

    此时,热河也同样聚集了重兵十万,比日军7万人是只多不少。

    刘浪所思考的是如何说服上官将他安排到他想要去的那个位置。那里,可是前世的他曾经花了半个月的功夫前前后后看了个通透。

    只是,刘浪这只来自异时空的小蝴蝶终于扇扇小翅膀掀起了太平洋彼岸的波浪,不知道张少帅此时是比较闲还是认为应该对一支狂奔数千里来援的中央军表示礼貌,竟然要亲自面见刘浪这个小小的上校团长。

    刘浪踏入北平北方军事委员会分会那间宽阔的会议室,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毛呢子上将制服背着双手站在北方地图前沉思的背影。

    张学良,一个未来共和国人们如雷贯耳的名字,是他一枪未发,带着几十万东北军跑路任由日军占领了东三省,也是他,冒着身死族灭的风险发动了“西安事变”逼迫光头校长承认红色部队的存在,在山河破碎之际共同抗日,还是他,在谈判完成之际固执的送打落门牙往肚里咽想把他碎尸万段的蒋委员长回南京,最终被幽禁大半个世纪。

    即使没有战功赫赫,可这位号称民国四大美男子的少帅和赵四小姐的爱情亦能被人津津乐道,这是国共两党任何高层都无人能达的境界。

    无论世人如何评说,但无疑,这是个民国时期传奇的人物。

    刘浪,现在就站在这个传奇人物的身后,用来自八十五年的目光凝视着中国这个时代最矛盾的将军。

    不得不说,当张学良转过身的那一刻,刘浪这个死胖子自信心再强,也终究生出一种“浪比良是水的多”的感概。

    张学良和史书中说的一样,其实身高并不高,也就1米七几,但一身合身的上将制服和马靴将白净脸上留着两片小胡子的男子存托的英姿飒爽,却又不像文质彬彬的书生,微微皱着的两道浓眉同样蕴含着特属于军人的英气。

    这若是搁后世,妥妥的粉丝上亿啊!那些越来越女性化的花样美男们绝对被碾压至渣。

    刘浪一边感概,一边毫不迟疑的抬手敬礼:“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团长刘浪奉命前来报道。”

    张学良眉头一展,微微笑道:“刘团长的大名我听过,淞沪抗战的英雄,一炮端掉第七联队的司令部,干掉了日军一个少将和大佐,实是我百万国军中的英雄人物,一直在想是怎样的昂藏大汉,没想到竟然还是如此儒雅之人,哈哈。”

    会聊天,太会聊天了,人长得帅,家世又好,再加上会聊天,怪不得赵四小姐在他幽禁半个世纪的漫长时间都要陪着他。这是刘浪对张学良的第二印象。自己这样一个白胖子都能被说成儒雅之人,好吧,也许气质这玩意儿是来源于骨子里的东西。

    英雄所见略同,刘浪觉得这句话真的没毛病。

    “张总司令谬赞了,属下只是运气好而已。”必要的谦虚刘浪还是要做的。

    刘浪才不会傻到会认为一个军委会能进入前五的大员会真的记得你,恐怕,在决定见他这个小上校的时候,自己的资料才到他的眼前的吧!

    “知道为什么我会要见你吗?”张学良轻轻一笑,显然对刘浪的谦虚还算满意。

    “属下不知。”

    “你是英雄,但那已经是过去,我只是很好奇,军政部的军令十三天才下达,你一个团2000多号人马竟然就从三千六百里之外的广元跑到了北平,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做到的?”张学良浅笑着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好奇。

    “属下自山海关事变之初就告诫全团,日寇入侵在即,我独立团全体所属食人民之禄就应以我辈之躯共赴国难,全团上下两千人等亦深以为然,于一月中旬起全团之兵进行800里野外拉练,由广元至西安,拉练尚未完成,接师部之令赴前线参战,同时师部直属辎重营全力支持,我团才能于十三日抵达北平。”在来之前刘浪早已想好应对理由。

    毕竟,十三天就跨越三千里的地域,对这个时代来说,的确有些惊世骇俗了些。

    “哈哈,好一个共赴国难,刘团长,你做的很好,黄杰黄凭家也做得很好,不管你们来了多少人,就冲着你这份儿拳拳报国之心,你就应该获得嘉奖。”张学良开怀大笑。

    稍微有些阴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然。

    无疑,一个深爱国家的军人,对另一个深爱国家的军人,很难不产生好感,哪怕身份悬殊。

    “你希望你获得的嘉奖是什么?要补给还是要军饷,只要在我的职权范围内,你但说无妨。”张学良笑眯眯地丢出一个香饽饽。

    张学良很笃定刘浪这个半年前还是十九路军通信官的非中央军嫡系会接受自己的好意,据他所知,刘浪独立团2000号人马为了赶时间,将自己的辎重连队丢在后面,全员轻装日夜兼程赶到北平,补给应该是他目前最需要的。

    更何况,他又不是需要刘浪给自己表什么忠心,他只需要接收来自北方军方最高首脑的好意即可。

    至于说中央军系统那边怎么想他可管不着也不想管,老头子往他东北军插钉子可是插了不老少,他堂堂一上将给中央军添点儿堵又有什么了不起?

    可他终究是小瞧了刘浪这名年轻的上校。如果换成别人,突然接到北方最高指挥官如此香甜的馍馍,谁敢不诚惶诚恐的接着?

    可刘浪真不敢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