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49章 阵地(1)
    独立团同样缺乏大型挖掘装备,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独立团军械厂给2000多人都装备上刚研发出来的军工铲还是可以的。

    虽然因为要加大产量,后期生产的工兵铲的材质没有配发给工兵专用的单兵工兵铲好,但用来挖掘冻土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接受完阵地的刘浪的第一道军令却不是构筑工事,而是要求所有人伐木,将罗文裕三个防守点面朝北方的那一面山坡上的树木和灌木全部伐光。

    不仅是所有官兵,还发动了居住在附近的村民们,青壮年每人每天补贴0.5大洋,妇女老人孩子两人算一名青壮。

    这道军令一发出去可不打紧,方圆数十里的百姓带着锅碗瓢盆斧头大锯携家带口的朝罗文裕蜂拥而至,人数高达数千人。

    一家老小如果按照基本数是5口人的话每天可以挣1.5大洋,别说在这山区的穷乡僻壤,就是在北平,这收入也算是不错的,谁说老百姓不会算账?

    人多力量大,不过一个白天的时间,罗文裕长达十几里的防线面朝中国北方的那一面山上就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别说藏人,就是山腰上藏只兔子,站在山顶上也清晰可见。

    事实上,在伐木的同时,所有能被看见的活物都被人们填进了肚皮,当人们把木头和灌木横扫一空,再把野草一把火给点了,朝北的山坡上是一片黑沉沉的死寂。

    刘浪伐木的理由有两条,首先、他没理由给日军留下任何遮挡物,那只会给自己找不自在;同时,2000多人需要住的地方。

    就算在来之前已经准备的很充足,每人都有棉衣棉裤大狗皮帽子手套和防雨布以及被褥,甚至军士以上的军官还每人配发了一张羊皮褥子,但等到了北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大部分四川新兵们依旧冻得连行动都仿佛迟缓了几分,他们可没经历过零下十几度二十度的严寒。

    在各类坑道挖好之前,最简单的木屋是必需品,否则不用等到二十多天后日军抵达,刘浪的士兵们就要因为严寒减员三分之一。

    建木屋的事儿就丢给了老百姓们,所有士兵和壮丁必须得尽全力挖掘工事,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半个月。

    当然,在挖掘工事之前,得分配好各部队的防御阵地。

    没有团部,就是一块空地,刘浪把自己手绘的地图铺在地上,迟大奎、俞献诚及麾下的六个步兵连长以及敢死连连长周石屿围成一圈。

    “周石屿,我给你敢死连一个证明自己的任务,敢不敢接?”刘浪第一个点了周石屿的将。

    “请团座放心,既然我连称作敢死连,连死都不怕的连队,还有什么任务不敢接的?”周石屿迅速站起身来立正站好,目光迥然的回答道。

    “好,看到这座山头了没,我问过老乡们了,叫古山,突前于我大毛山主阵地之前3里,日寇若是将迫击炮和山炮架于此山,将对我主阵地造成毁灭性打击,你敢死连的任务,就是死守这座山头,在战斗结束之前,不能让一架鬼子的炮踏上山,能不能做到?”刘浪斩钉截铁的说道。

    随着刘浪手指在地图上的滑动指向主阵地前的一个山头,所有人脸色变得严峻。

    这两天各个军事主官都在刘浪的带领下将整个罗文裕防御地段转了个遍,心里多少都有数。

    说那座山叫古山,其实不如叫孤山,和主阵地这边连绵不断地势险峻的山势不同,那是座只有一个山头高不过三百尺的小山显得很是孤独,孤悬于整个山脉之外的意思就是孤悬于整个防御体系之外,除去主阵地这边能给予一定的炮火支援敌人选择攻击的可能性较小,还有一面为悬崖峭壁,另外两面都可被攻方围攻,而且只能靠守军自己。

    最可怕的还不是被围攻,最可怕的那地方分明是个死地,若是守不住,想跑就没地方跑。

    不过,那地方又不得不守,就像团座说的那样,如果日寇把山炮放到了和主阵地几乎平齐的山顶,不过一千多尺的距离,对于射程数千尺的山炮来说,不要打得太准,几乎所有的火力点都能被直瞄炮定点清除,想想那个后果,就令人不寒而栗。

    几乎所有连长都在考虑,如果换成自己去守那处险要的绝地,会怎么样?可给出的答案都是阵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那还是全团获得最终胜利的情况下,如果整个防守体系被攻破,其他部队还有后撤的机会,唯独那里,连根人毛都跑不出来。

    可是周石屿却连眼皮眨都没眨,仿佛根本没看见所谓的绝地,直接抬手敬礼:“保证完成任务,如果有一发鬼子的炮弹能从古山飞往主阵地,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我敢死连全连234人全部死绝了。我只有一点儿要求。”

    很显然,周石屿需要用最艰难的任务来洗刷曾经背负的逃兵耻辱,如果没有胜利,那就用死亡来证明。

    “讲”

    “从进入阵地,请配给我连足够的弹药和一月之用的清水和米粮,还有,我需要手雷和地雷还有炸药包,越多越好。”

    “好,很好,足够你支撑一个月战斗的弹药、粮食和水半月之内等辎重连到来会给你配到位,另外,我再给你额外加配手雷1500颗,大型触发型地雷100,步兵雷2000,炸药包50,电台一部,如果情况紧急,我许你随时向团炮兵连寻求支援。”刘浪满意的挥挥手示意周石屿坐下。

    刘浪也很期待周石屿的那支由逃兵和土匪组成的敢死连在这次战斗中会表现出怎样的战斗力,光从训练上来说,敢死连近乎残酷和其他连队略有差异的体制还是展现出了不小的威力。成军的三个月来,被周石屿吊到旗杆上当风吹腊肉的土匪新兵不下十人。

    敢死连的火力配置也不差,因为人数编制比普通步兵连大,敢死连拥有步兵排4个,机炮排也比普通步兵连机炮排多出了两个班,那也意味着多了迫击炮两门,mg42机枪两挺。

    接下来,迟大奎的一营负责罗文裕口主阵地的防守,预备队由迟大奎负责分配,位于左翼的前杖子和山楂峪两个防守点就交给了刘大柱的4连和盛雷的5连,二营的六连充当预备队,由团参谋长兼营长俞献诚统一指挥。

    于此同时,还未抵达的辎重连和五百壮丁亦被刘浪编成总预备队,带队长官分别由他和俞献诚担任。

    军令一下,所有军官们大是凛然。

    刘浪这次没有喊什么口号,也没做什么战前动员,但从布置上看,这完全是全员上阵的节奏。

    不仅独立团2000多号人马悉数要上阵,就连只负责帮他们运人运物的师直属辎重营都被刘浪用上了。也不知道刘浪用了什么法子,从师部请了一道军令,把独立团送到地头还没来得及跑的辎重营成了独立团半月之内的下属单位,成了刘浪的搬运大队。

    疯狂的在周围城镇收购洋石灰和钢板,然后源源不断运往哪个鲜为人知名叫罗文裕的小关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