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53章 这真是不把豆包当干粮啊
    和曾经的时空中一样,日军分北中南三路大军入侵热河,基本都于2月底3月初将正面抵抗国军击退,直到3月9日,日军混成第14旅团2个大队抵达喜峰口外,热河之战宣布结束。

    张少帅做为背锅侠再次出现在全国人民的视野中,于3月12日在光头校长的示意下引咎辞职,取代他的是军政部部长何应钦。

    中方这边还在走马换将,但日军依旧按照自己的作战计划有序展开。

    而做为主攻喜峰口的日军主力第8师团(师团长西义一),下辖步兵第4旅团(旅团长铃木美通)、第16旅团(旅团长长川原侃)、骑兵第8联队、炮兵第8联队、工兵第8大队,第1战车大队、旅顺重炮兵大队、关东军汽车队及伪奉天省警备军于志山部的伪独立第1旅共约3万余人于3月4日朝喜峰口挺进。

    跑得最快的是由茶棚转向的混成旅第14旅团2个大队,于3月9日抵达喜峰口,随即发动进攻。

    第一日,第29军万福麟部面对区区2000名日军的进攻便一触即溃,日军于3月9日占领第一道关口,但第29军赵登禹109旅迅速反击,在增援的113旅的全力支援下与日军在3月10日爆发了争夺关口之战,日军2000人退出关口以待主力。

    日军根本没料到第29军会如此破釜沉舟,在第八师团主力距离喜峰口尚有100里,11日夜11时,赵登禹旅夜袭队轻装疾驰,仅以手榴弹和大片刀为武器,分两路向蔡家峪和喜峰口等处日军发起进攻,血战整晚与日军肉搏,毙日军1000余人。

    右翼113旅佟泽光所部亦派出大刀夜袭队出铁门关攻敌侧背,连歼跑岭庄、关王台之敌,而后攻击喜峰口东北高地之敌,担任正面防守的王治邦110旅同时跃出阵地攻击当面日军,但由于所处地形在敌瞰制之下,守敌负隅顽抗、死守待援,加之冰雪坚滑,中国官兵攀攻不易,未获夹攻之效,激战至12日下午3时,所有夜袭队和正面攻击部队撤回原防。

    留给匆匆赶到的第八师团长西义一的是1000多名鬼子失去头颅的死尸和数百惊恐不已的日军。

    赫赫有名的西北军大刀队用1000多鬼子的头颅证明了西北汉子的强悍。

    暴跳如雷的西义一一刻不停,以麾下两万人发动了潮水般的进攻,但这次以逸待劳有了防守经验的守军再没犯先前的错误,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抵抗住了第八师团以一个重炮大队的16门105加农炮和12门155榴弹炮重炮及一个炮兵联队48门山炮高强度的轰炸,并重创日军,毙伤日军千余人。

    攻击受挫的日军本应立刻分出主力转攻罗文裕,但在武藤信义恼羞成怒的命令下,日军继续狂攻,继续在巍峨的中国古长城山脉下流血,中日双方在三天里留出了比曾经的时空要多的多鲜血。

    仅13日一个白天,第29军就有两个团几乎被打光,两个杀红眼被强拉下阵地的团长看着撤出战斗仅存的两三百士兵蹲在地上“哇哇”哭得像个孩子。

    日军同样不好受,打到此时,29军已经超过曾经时空中毙伤日军5000人的战绩,日军已有两个联队被打得彻底退出战斗,没有半年的休整,是别想恢复战斗力了。

    血战至14日,拥有重兵的西义一终于无法承受沉重的伤亡,不得不向关东军司令部求援,武藤信义决定命令驻守赤峰的第6师团及独立守备队一部增援。

    同时,武藤信义继续否决了西义一准备分兵大部攻占西南80里地外的罗文裕的提议,认为应以主力继续狂攻吸引第29军主力,同时以第4旅团7700人合炮兵第8联队2个大队偷袭罗文裕,以一天时间攻占罗文裕之后便绕行喜峰口之后,对喜峰口数万中国守军进行合围,以数万中国守军的鲜血向英勇战死的帝国皇军进行祭奠。

    在坐镇后方的司令官武藤信义的命令下,第4旅团7700余人及2个炮兵大队悄悄撤出战场,向罗文裕狂奔而来。

    而独立团这边,各营各连欢天喜地的把属于自己单位的物资领回在坑道里放好,又养精蓄锐休整了半天,终于等到了日军即将分兵来袭的消息。

    消息是凌**过来的,用的是日军制式电台。

    化妆成普通百姓的独立团十四名特种兵在热河并不是只看热闹,带着蔡大刀和牛二及一名叫曹大成老兵的凌洪在战场周围逡巡数日,终于抓住一个机会,潜进了第8师团最边缘阵地,一个将中国老百姓全部赶出村庄,盘踞在村庄里一名当地富户家里的日军大队司令部

    月黑风高外加寒风凛冽再加上数日大战后的疲惫,或者说再加上一点点运气,铸就了独立团特种大队无比辉煌的第一战。

    杀意满腔的特种兵四人组仅仅只用手里的军刺,就杀光了连日大战均以获胜告终警惕心降低到最低的鬼子大队司令部三十多人,从少佐大队长到伙夫,甚至连一次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可能,最大的抵抗来自于一个生命力顽强的鬼子,脖子上的血都喷老高还不从容死去,反而还要用脚拼命踢墙企图发出警告,蔡大刀只能又费了点儿力气扭断了他的脖子让他恢复平静。

    整个杀戮中,鬼子基本上没机会发出什么声音,外围负责警戒的鬼子迷瞪着也压根儿没感觉,还是一个时辰后起来换班值勤的士兵感觉不对劲才发现了满院鲜血和屋内已经僵硬的尸体。

    “整座院内全是从屋中流出的鲜血,已经被支那北方的寒风吹成了一块块暗红色的薄冰,踏足其上,心内无比骇然,可除此之外,并无落脚之所。”透过勘察现场的关东军司令部调查组描写的细节,就可以想见当时场景之惨烈。

    杀完日军大队司令部所有鬼子的凌洪还顺走了一台日军制式电台,这自然也是他的第二目标。日军在电台方面不富裕的程度跟国军有得一拼,都只把电台布置团一级,日军只有大队以上单位才有资格配置电台,小队中队级想向上级汇报,必须得靠人工得靠嘴。

    关于这点儿,都已经开发出步话机并配置到班排级的美国牛仔看日本人的姿态都是俯视。

    当然,平均身高仅1.56的日军恐怕被谁看都只能被俯视。

    固执的短腿基因让后世喝了几十年牛奶的日本少年们只要一走出国门,还未开口就被人认出国籍。

    可偷袭者破坏了自己的足迹,很长时间之内,三十多名大日本帝国皇军被人用奇怪冷兵器残杀成为了一段无头公案。

    直到日军和独立团血战罗文裕,双方士兵经过一场异常惨烈的白刃战过后,被抬回的日军尸体上再度出现那种留着大窟窿根本无法缝合直至将血流干的伤口,关东军高层们这才断定,原来那支可怕的部队竟然早在一月前就派出了精锐士兵潜进了战场。

    不过,那并不是独立团特种大队队员们给日寇留下的第一道伤口,接下来的一个月,武藤信义才知道,他眼前的那支藏在乌龟壳里却不停向外喷吐着毒刺的怪兽竟然还有更阴冷的毒刺埋伏于战场之外,刺的他的大军在坚硬岩石上头破血流之际菊花也被重创。

    那种屁股上时不时被藏于阴暗之地的地窝蜂刺上一口的感觉,真的,不能为外人道也。

    只有刘浪知道,日本高层在此战之后也将特种兵提上了建设日程,比历史上足足提前了9年,虽然在刘浪这个拥有着时代优势的未来特种兵面前依旧是个渣。

    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的刘浪接到在喜峰口外围窥视已久的凌洪的电报,犹如被雷劈了一般,目瞪口呆了半响。

    历史竟然特娘的在这里拐了个小弯?说好的一万多日军竟然变成了区区7000多人的第4旅团和两个炮兵大队。

    这特娘的,真是不把豆包当干粮啊!

    不过,在战场上,被人轻视,真特娘的是一件幸福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