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62章 第4旅团的末日(3)
    (在这儿有个事儿得先说下,根据书友反应,希望把尺换成米,免得代入感麻烦。其实一公尺就是一米,是这个时间段最常用的计量单位,米这个计量单位是在以后才出现,但为了让读者们更直观,风月从本章开始,就以米来计量距离,感谢书友们对风月的支持。)

    ********************************************************

    不得不说,日军的心理素质很过硬,在己方重火点被全部摧毁,轻机枪也彻底哑火,脑袋上还时不时有无法躲避的迫击炮弹在掉落。

    他们没有崩溃不说,竟然还在和一连的官兵们进行对射。

    不过一个是仰射,一个是俯射,一连官兵天生占据着优势,再加上还有各种机枪助阵,日军自然是伤亡惨重。

    但是,一连也不是毫无损伤,日军老辣而精准的射术也杀伤了不少因为兴奋将身体抬的过高的新兵。

    至少有十名新兵在这场完全占据优势的对射中被打死打伤,受伤和战死的新兵都被迅速的抬到山背后的坑道中,那里有团野战医院的临时救护所,刘浪甚至还专门要求挖了一个很宽阔的位置当做存放士兵遗体的地方。

    刘浪不希望战死的士兵们的遗体还要被敌人的炮弹肆虐,虽然挖掘那么大个空间很费人力,但没有一个士兵有怨言。

    一连已经把近400名鬼子压在阵地前沿动弹不得,如果有足够的时间,这400名鬼子绝对是在劫难逃。

    柳川一男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炮兵中队的4门步兵炮已经被他调至阵地前沿,仅仅800米的距离,足够一炮将那几处藏着可怕机枪的暗堡掀翻。

    从望远镜里看着日军炮兵悄然运动的刘浪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暗堡顶部铺设的有钢板和原木,足够抵挡榴弹炮的轰炸,但短板就是怕这种可当直瞄炮的步兵炮,如果被命中正前沿,当然是被摧毁的命运。

    可是,独立团的炮兵会让对手这样肆无忌惮的开炮吗?

    显然不能。

    看着远方的步兵炮已经落架,随时可能展开炮击,刘浪点点头,对向前说道:“告诉赵二狗,他的生意来了,对了,还告诉他一声,若是他让小鬼子打烂我一个暗堡,他的军衔就给老子降一级。”

    向前龇着白牙一乐,马上给直属炮连打通了电话,自然,他说话可没团座长官那般咄咄逼人,守好这个阵地,没赵二狗炮连的支援可不行。

    几个迫击炮排都被赵二狗撒出去支援另外两处阵地了,他自己就守在距离主阵地三里地两架相隔100米隐藏在山林中的博福斯山炮跟前。为此,通信排还专门给他牵了一条电话线过来,方便他接收前方炮兵观测点对敌人位置的报告。

    “弟兄们,开工了,182号区域,都给老子打准了,团座说了,特娘的要是让小鬼子的炮伤到步兵连的兄弟,今天晚上咱们炮连集体没饭吃。”接到电话的赵二狗笑的裂开了大嘴,大声吆喝道。

    “哈哈,连长,你就看好吧!步兵兄弟们已经爽了半天,接下来就看咱们炮连的表演了。”一个炮兵老兵哈哈大笑着抱着一颗炮弹塞入炮膛。

    3月初的北方其实还很冷,但这个老兵却仅着单衣,不是因为不怕冷,而是怕厚重的棉衣妨碍了灵活性。当然,抱炮弹这活儿也不轻松,只要打起炮来,一会儿就热气腾腾了。

    博福斯山炮的威力有多大,只看炮弹的重量就知道,重达6.5公斤的炮弹可不比一般的100mm口径的榴弹炮小多少。事实上,山炮本身就是一种炮管稍短机动性更强的榴弹炮。

    此时,根据目标距离校准射距和射界的炮兵也将炮口调整到位。

    “放”随着赵二狗瞪圆着双眼一声怒吼。

    两台博福斯山炮几乎同时发出猛烈的怒吼,震的地皮都颤抖起来。

    装填1号药的榴弹炮炮弹主要是为了扩大轰炸面积以冲击波来杀伤敌人,炮弹初速并不大,也就230米每秒。

    看着不算快,但赵二狗的射击地点距离四门正在瞄准装填炮弹的步兵炮总共不过2200米,以这样的速度飞过去,也不过就是不到十秒的时间。

    俗话说老兵怕枪新兵怕炮,那是因为新兵听到炮弹飞行的声音就不知所措,但老兵经历的多了,就能根据炮弹在空中飞行的尖啸声判断炮弹会不会落在自己附近。

    比如听着炮弹飞行的声音尖锐响亮,那你就可以该干嘛干嘛,那炸点离你远着呢!但要是听到“噗噗噗”的声音,别说什么还找个炮弹坑里跳了,就是眼前有个粪坑,你也得马上蹦进去。

    因为,那就表明,炮弹马上就要落到你周围了。

    显然,鬼子炮兵都是老兵,很有经验,正在忙碌的他们纷纷第一时间卧倒,因为他们听到了这个可怕的声音。

    “中国人,竟然还有榴弹炮。。。。。”这是炮兵中队队长中野幸二上尉脑海里浮现出的最后一丝念头。

    然后,他就和他的属下们以及四门相隔不过十五米的步兵炮成了博福斯山炮威力的见证。

    为了快速解决步兵兄弟们的危局,柳川一男的炮兵中队也犯了一个和他们长官类似的一个错误。

    每门炮之间间隔太近。

    要知道,野战时,就算空间有限,每门炮之间少说也得距离40米的距离,一颗榴弹炮冲击波的范围可高达数十米,再加上弹片的杀伤,一颗榴弹炮轰下来,方圆三十米范围内几乎没人能活命。

    至于说某些神剧里炮弹在不停炸响,但英勇的我军士兵还在硝烟中冲锋的场景,也只能用“呵呵”来形容了,估计最后也就导演没完蛋。

    只听“轰隆”几乎没有间隔的两声巨响。

    在距离他们不过200米外的柳川一男少佐的瞳孔里,两团紫红色的火球几乎占据了他所有的焦距,接着又升腾起两团白色蘑菇状的烟雾,再然后,两声巨大的爆炸声才充斥着所有日军的耳膜。

    两门博福斯山炮没有试炮,竟然一炮而中。

    当然,这不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而是早在几天前,炮兵连的官兵们就把每一个阵地前的区域都做了标记,比如刚才说的182,就是说明目标在一连阵地前800米的2号区域。

    花了足足好几天时间,根据各标号调整好固定的射距和角度,如果赵二狗再打不准,他们炮兵连还真不用吃饭了。

    成功,永远都留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是一点儿也没说错。

    “打中狗娘养的了。”藏在战壕里专门负责观测炮击效果的观测兵高声欢呼。

    “连长,要不,再来一炮,要是还漏下一两门晚上可没饭吃了。”还没打爽的老兵抱着一枚炮弹再度塞入炮膛,给赵二狗建议道。

    “狗日的,你当是放炮仗呢?还特娘的再来一发,这炮弹一颗出去要100大洋你知不知道?等着,听前面的报告。”赵二狗瞪着眼一脚踢讪笑着的老兵屁股上。

    显然,赵二狗也从一个老兵油子转换角色成了一名真正的炮兵连长,更懂得顾全大局,绝不浪费粮食。

    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很快,听过前方观测员传过来的全部命中的消息之后,这货就故态复萌,摸摸下巴颏,自言自语道:“听说,小鬼子还留的有预备队,貌似在186区域,要不,老李你们各来两发,老子这会儿头被炮震的有点儿晕,下了个糊涂命令应该是情有可原的。记得啊!团座找老子麻烦的时候,你们都得给老子作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