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67章 第4旅团的末日(8)
    在日寇两个炮兵大队周边活动的中国士兵其实就是奉命支援独立团的祁连光远麾下的三个步兵营。

    早在攻防战开始前,他们就被刘浪要求从侧翼十里处翻山越岭接近日军炮兵阵地,而且接近的时机不能太早,必须等到晚上。

    距离也不能太远,和敌方负责防御的步兵保持400到500米的距离为宜。

    时间太早了容易被日军发现,只要距离足够,24门大炮轰下来可是会要人命的。

    接触的距离太远自然也不行,只要有几门大炮够得上,那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如何把控时间和距离这事儿也是个精细活儿,犹如在刀尖上游走。还好,让刘浪欣慰的是,能硬抗日军半个月的29军的确训练有素,领头的288团团副唐永明毫无差池的将三个步兵营带到了凌洪提供的最佳地点。

    为了加强友军三个步兵营的攻击力,刘浪还特地派出了一个机炮排协助他们,三挺mg42和三门迫击炮,加上步兵营自己带的几挺重机枪,足以挡住日军那两个步兵中队了。

    至于说拿起武器的鬼子炮兵,基本可以不被计算在内。

    枪这玩意儿,不是谁都说拿起来就能打的。

    整整5个小时过去,日军炮兵大队两千号人马就这样和对面阵地上的一千多国军互相大眼瞪小眼。

    不光日本人紧张,中国人也神经紧绷。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和日军对峙,但没说对峙到什么时候,况且2000日本鬼子也不是纸糊的,搁以前要是有2000鬼子,他们至少得出动一个旅,现在3个营大着胆子和人互相瞪眼珠子,几个营长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了老半天。

    反正来之前唐团副已经交待过了,只是和炮兵大队的鬼子较劲也就罢了,但要是8里地外的第4旅团那边的鬼子有所异动,那大家伙儿就往山里撤。

    但奇怪的是,对面的鬼子没啥动作,第4旅团残部那边也一片安静。然后,自己人这边也特娘的很安静。

    将临时指挥部设在一个山崖下的唐永明很焦躁的在里面来回踱步,官兵们熬上一宿没什么,但关键是不知道长官们的战术意图让人很无所适从。派回去的传令兵已经传来祁光远的命令,一切行动听独立团刘团长指挥,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说是对峙,那就对峙,只要没说后撤,谁敢跑就以军法从事。

    掏出怀表看了看,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外面的气温已经达到零下十几度,士兵们在临时挖掘的战壕里肯定冻得受不了,唐永明喷出一口白气,使劲跺了跺已经冻得有些麻木的脚,在这鬼天气下被冻上一夜,天亮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拉得动枪栓扣得动扳机呢?

    的确,在这样的天气还是在野外,北方的寒风几乎能将人骨头缝里都结上冰。

    可不管是中日那一方,都没人敢点上那怕一堆篝火来取暖,双方阵地上都是乌漆嘛黑的。

    在敌人面前照亮自己那完全是找死的行为,别说迫击炮,就是掷弹筒都能将敢于寻求温暖的人送到再也无法体会温暖的地狱。

    每个人都是将自己努力的藏在浅浅的壕沟后面,期待黎明太阳的升起,阳光的温暖是每一个士兵现在最大的愿望。

    中国军队这边指挥官心里忐忑士兵冻得欲仙欲死,反观日军那边也好不到哪儿去。

    两个炮兵大队长和两个步兵中队长这会儿也躲在阵地后面的一个小山坳里在商量。若是换个地方,一个中佐一个少佐两个大尉正好可以凑桌麻将,但在这气温零下十几度荒山野岭,穿着军大衣的四个日本军官就像四只瑟瑟发抖的鹌鹑,凑一起将手都伸在一个拿开了罩子小小的马灯上烤火。

    显然,若不是有这个山坳挡住火光,恐怕四个可决定2000人命运的日军军官连这点儿温暖都得不到。

    “织田君,你觉得该死的中国人是想干什么?他们为什么不进攻也不撤退?”一个肩章上有着三条红杠和两颗星星的军官咬牙切齿的问道。

    “木原大队长,中国军队并不想进攻,至少,他们并不想晚上就发动进攻,或者说,他们想要进攻的重点,并不在我们这儿。”被问到的日军大尉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第4旅团阵地方向,很自信地回答道。

    “本上君,你的意见呢?”木原真一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个大尉。

    专业的人负责专业的事儿,虽然是长官,但生死存亡之际,木原真一还是把希望放在两个步兵中队长身上,他的选择并没有任何问题。

    “我不同意织田君的意见,从中国人一来就构筑工事来看,仿佛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拖住我们,否则,以他们的兵力,就不止这些人了。下午的战斗,第4旅团足足损失了4000多人,他们有可能高达一个师的兵力,铃木少将,葬送了第4旅团的荣誉,可是。。。。。。”一个面目阴沉的年轻大尉回答道。

    “住嘴,本上君,注意你的措辞,铃木阁下也是你我能非议的?”另一个没发言的日军少佐低吼道。

    显然,对铃木美通抱有极大意见的年轻大尉是他的属下。

    “本上君,继续说你的看法。”木原真一却是仿佛丝毫不在意属下言语中对铃木美通的冒犯。

    这对于等级极为森严上官甚至能直接判定下属死刑的日军来说,几乎代表的意思就是,他,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我是中国人的指挥官,想吞掉第4旅团的话,那必然先对我方进行夜袭,只有将我们彻底干掉,他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对第4旅团阵地进行围攻。”本上大尉自信的回答道。

    木原真一看向远方黑漆漆中国军队的阵地,喃喃道:“师团长已经派出援兵,将会在明日10时抵达罗文裕,我们只需要再坚守9个小时。如果支那人想来攻打我们,必然也会防备第4旅团2000帝国陆军,但是,除了我方面前千余敌军,其余并无动静,看来,支那指挥官并没有本上桑那样的魄力。。。。。。”来回踱了两步,仿佛下定了决心:“我命令,所有炮兵回到炮位,将炮口转向西北方第4旅团方向,全军除第3第8步兵中队留下必要人员监视中方动向,本上桑,阵地侧后翼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其余人就地休整,战事一起全军各就各位给第4旅团提供必要的炮火支援。”

    “可是。。。。。。”本上大尉还想继续劝说,却被木原真一一挥手:“虽然我更支持织田君的意见,但本上桑,支那人就算要攻击我们,我们的士兵也不能整晚上受冻不休息,那不用等到天亮,帝国士兵们就连枪都拿不动了。”

    本上大尉默然。上官的理由也很充分,充分的让他无法反驳。

    “但是,木原中佐,铃木阁下先前传来军令,令我们固守阵地,必要时炸毁大炮。”另外一个军衔低于木原的日军少佐脸色惶然道。

    “秋山少佐,铃木阁下只想维护他第4旅团的荣誉,却将我们抛弃了。”木原真一的脸色阴沉的像身边呼呼吹过的北风,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就拂袖而去。

    少佐顿时哑然。虽然都是大队长,但军衔低一级的他在战时就自动归木原真一节制。况且木原真一并没有说坐看友军受到攻击,除了没有执行铃木美通炸炮的命令,他这道军令毫无问题。

    而此时正焦躁不已的唐永明也终于等来了一位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