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71章 第4旅团的末日(12)
    因为他都还来不及拔出插在枪套里的手枪,甚至狂呼的声音还在嗓子眼,那名大个子就快如闪电般的冲了过来。

    没那任何武器,就是简单的一个直拳,本上濑皓只来得及再次伸出胳膊一挡,只听令人牙酸的“卡擦”一声,连同直接打折的胳膊一起,大个头儿重重一拳隔着胳膊依旧捶在他的胸口之上。

    还未出口的狂呼变成一声闷哼的同时,本上濑皓的胸口陷了进去。显然,他的胸骨竟然被这凶猛的一拳直接捶断。

    遭受巨大冲击力的本上濑皓的身躯不受控制的朝后飞去,不出意外的话,他至少能向后飞个两三米远。

    但本上濑皓连这种自由飞翔的待遇都没资格享受。那名大个子仿佛怕一拳没把他打死,化拳为爪,一把抓住本上濑皓的胳膊往自己怀里一带,同时伸出自己的膝盖猛的往上一顶。

    本上濑皓的身体瞬间变成一个虾米,巨大的痛楚甚至让他无力发出任何声音,眼泪鼻涕以及大小便喷涌而出。

    如果有人此时去检查他的下体,会骇然的发现,不仅连根带蛋成为一团肉泥,就连他下体坚硬的耻骨都已经粉碎。

    练习了红拳加上天生神力的陈运发这一下足以杀死一头强壮的公牛,更何况本上濑皓?才智再高,在绝对的武力下,也是枉然。

    “小鬼子,故事讲的不错。”这是本上濑皓神智陷入黑暗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日语。

    虽然那口音有些蹩脚。

    特种大队士兵们经过半年的特训,已基本掌握日语,想听清满口京都话的本上濑皓的故事并不难。

    这恐怕也是陈运发首先找上他的原因。

    相比陈运发的简单粗暴,莫小猫就要。。。。。。。

    血腥的多了。

    人距离尚未反应过来的鬼子士兵还有四五米,手一扬,一柄三棱军刺斜着从颈动脉刺入从另外一端穿出,脆弱的喉部组织那能抵挡共和国最凶残单兵武器,如果不是三棱军刺的把手有防滑功能,恐怕会穿颈而过。

    被刺破的动脉导致血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令人胆寒诡异的“兹兹”喷血的声音甚至盖过了鬼子在地上挣命的“噗通”声。

    喷的一旁的陈运发一身都是,在日军巡逻队手持的手电筒的灯柱中,陈运发一头一脸的鲜血粘稠而顺畅的流淌,却也不擦,只是对照向他的日军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宛如地狱钻出来的噬人魔神。

    差点儿没把残存的几个日军给吓尿。

    不过巡逻队的噩运并没就此结束。

    一个肥胖的躯体撞入他们中间,只是一个膝撞,就将手持手电筒满面惊骇的日军给撞出去四五米远,沉闷的躯体着地声之后再无声息。

    然后一闪身躲过鼓足勇气大吼一声给自己壮胆的日军突刺过来的刺刀,两手揪住日军的脑袋双手一错,可怕的“嘎嘣”一声过后,日军的身子就软了下来,脑袋耷拉着倒下了。

    人的颈骨虽然没那么脆弱,但在双臂有几百斤巨力的刘浪面前,还真是跟面条的强度差不了多少。

    这几下兔起鹰落快若闪电,一个班十二名鬼子瞬间就只剩下了四名,彻底丧失斗志的四名日军甚至都忘记了高声呼喊,纷纷掉头就往回跑。

    其实,就算他们高声呼喊,也没多少人能够听到,疲惫不堪的鬼子早已进入梦乡,对远在一里地外的呼喊声能听到才是出了鬼。

    能听到动静的,恐怕只有两百米外的另一支巡逻队。

    不过,他们遭受到的攻击比这边还要恐怖几分。

    山鹰用弓箭杀人就像是暗夜里的刺客,悄然无息一击必杀,残酷中甚至带着一丝优雅。而蔡大刀就要血腥的多了,这名昔日的悍匪执行任务时必携带着一把大刀。

    不过现在他背的那把大刀早已不是先前的大片刀了,而是刘浪根据他的战斗特点,用可以做炮管的进口瑞典卷钢,经过了非常专业的淬水-挤压-回火热处理流程,将刀锋的硬度提高到现有技术下的最高,刀背和刀尖硬度稍逊,但由此可以保持良好的弹性。整把刀刃长50厘米,刀把长35厘米,刀背整个延伸至握柄尾。如果有现代军事爱好者看到这把刀,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有些眼熟。

    没错,刘浪给这位酷爱耍大刀的特种队员做的这把刀就是未来最有名的战术刀---疯狗高级突击刀的放大版。

    拥有着大刀片不可比拟的刀锋硬度和刀背强度的放大版突击刀在蔡大刀甫一突击就展现出它的威力。

    日军的巡逻小队刚听到远方有异响纷纷警惕的张望,背着警报器的日军立刻将手放到了警报器的摇柄上,只要他摇动手柄,他怀里的那个警报器就会发出类似于空袭的长声警报。

    可是,他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前一米的草丛实在是太深了些,深的连一名昂藏大汉藏于其中他都没办法发现。

    眼见日军即将拉响警报,暴起的蔡大刀单手持刀,只是猛的一挥,还在看着远方等待确定情况的日军就觉得自己的视野突然升高了,继而翻滚着看到同伴惊骇欲绝的眼神。

    “我这是怎么了?”日军只来得及浮现出这个念头,迎接他的就是一片永远的黑暗。

    蔡大刀竟然一刀断头,骤然而生的巨大压力差导致血液猛的喷出的巨大力量甚至将日军的头颅推向了三米高的空中。

    那种残酷至极的景象甚至连心硬如铁的凌洪都脚步微微一滞,“狗日的,能不能不要搞得这么血腥。”凌洪一边低声骂着一边跨过尔自站立不倒喷着血雨的日军身躯,一家伙把被伙伴鲜血喷了一脸还在抹脸的一个日军刺了个透心凉。

    一个凭借刀锋之利,一个靠着眼明手快,杀人如宰鸡,但他们跟石大头比起来,却有点儿小巫见大巫了。

    石大头曾经是个憨厚老实的乡下小贩,空有一身武艺却连纨绔子弟苟得富都能随意欺负,不过在独立团锻炼了半年,加上唯一的弟弟丧生在对日战场上。这名曾经朴实的中国农民第一次面对仇寇就显示出了骇人的能量。

    军刺他也没用,跟刘浪一样,石大头赤手空拳闯入巡逻队中,只是单手一劈,就将一名摆着长枪想格挡的日军手里的三八大盖活生生砸断,顺手夺下日军手中两截断枪,一脚将面前的日寇踢飞顺便砸倒了三人,然后挥起带着枪柄的那一截拍在一名日军脸上,“嘭”的一声闷响,木制的枪柄甚至都嵌进日军的面部,很显然,那货脸上所有的立体物件都成了平面。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单臂一戳,刃长40厘米的三八刺刀就从一名转身欲逃日军的后颈穿到了喉咙前,因为力量太大,甚至连枪口都从喉部穿出,如果细看,枪口处挂的那节软骨,赫然就是人的喉结。

    “卧槽。”

    就连一刀将日寇断头的蔡大刀也不得不承认,论杀人,这位曾经少言寡语的陕西乡农要比自己牛逼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