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74章 第4旅团的末日(15)
    不用等到铃木美通少将特意发来电报催促,木原真一已经做好了炸炮的准备。

    从阵地后方传来的激烈枪声几乎完全掩盖了92重机枪特有的枪声以后,木原真一就知道,这次他难以幸免,他甚至看见自己的勤务兵就这样在自己面前被一颗流弹打死,中国人的火力竟然强到了如此地步。

    想过会失败,但木原真一没想到要炸自己的炮也会如此艰难,还是在自己的阵地上。

    从下命令炸炮的那一刻,炸炮总负责人秋山近少佐就失去了生命,一颗子弹直接击中了他的头部,坚硬的额骨阻挡着子弹突进的结果就是变形的弹头以更大的破坏能量掀起了他的头盖骨。

    趴伏在距离秋山近不到300米的莫小猫收回枪,迅速转移到他早已观察好的下一个藏身地点,平静的脸色显示他根本没有将自己成功狙杀一个少佐军官的战绩放在心上。

    实在是没难度,一众日本鬼子簇拥着一个鬼子军官,鬼子军官还指手画脚的下达命令,简直就是在自己脑门贴了个金光闪闪的“军功”二字,等待敌人任意索取。

    所有想接近大炮的日军都被不知从何处飞来的子弹打死,特有的三八大盖枪声让日军陷入了混乱。

    被支那人摸进阵地了,这个可怕的事实让木原真一肝胆俱裂。

    黑暗中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枪,而且那帮混进来的支那人很厉害,当前方炮火的余辉照亮阵地他们就开枪,当阵地重归黑暗时,他们又隐藏到黑暗中。

    现在留在阵地上的主要以各辅助兵为主,本就不擅单兵战斗的他们更是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向可能对自己开枪的方向一阵乱枪,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几百人这么胡乱开起枪来也是很可怕的,就连悍勇如陈运发,也缩着脖子躲在一个土丘后面没露头,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这个已经濒临崩溃混乱不堪的地方就太划不来了。

    虽然已经濒临崩溃,但还是有日军忠实的执行了长官的命令,用手榴弹引爆了距离大炮十几米外的一箱炸弹,巨大的爆炸将41式山炮炸上了天,同时也将周围五十米方圆内的人畜一扫而空。

    一个又一个接连腾起的巨大火球安抚着几里外铃木美通少将阁下的心,同时也将两个炮兵大队向深渊里又推进了一步。

    不停因为殉爆的炮弹爆炸引起的巨大的气浪几乎已经将还在爆炸范围内的所有日军一扫而空,可以说,除了和唐永明三个营对峙的几百日军外,位于后方几百米的日军主阵地几乎已经被炸了个稀巴烂。

    自杀式的炸炮行为彻底将位于主阵地的日军和正在向这边溃逃的日本炮兵们送上了天。

    刘浪和十五名特种兵见势不妙早已退到安全距离,因为日军的严谨,虽然已经收缩,但24门炮依旧严格的按照野战时的最小安全距离,每门炮之间足足有四五十米的间隔,殉爆的炮弹还不足以将所有炮都送上天,刘浪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保住个十来门,就足以让第4旅团欲仙欲死。

    不过,不断腾起的火球依旧让刘浪心疼欲死,只能暗暗在那里磨牙,“龟儿子的迟大奎,你们再来晚点儿,大炮要是全没了,老子就把你塞大炮里丢过去砸死铃木那个老东西。”

    这人那,就是禁不得念叨,尤其是背后骂人的时候,有句老话说得好“说曹操曹操就到。”

    刘浪刚骂完,就听着杀声震天响,一队队士兵端着枪快速朝这边冲杀过来,一个个残存的日军在亮如白昼的火光中被打倒在地,或者被毫无怜悯之心的士兵用卡在步枪上的三棱军刺刺倒。

    那个冲在前面,端着一挺轻机枪打得正过瘾连钢盔都没戴的大汉除了迟大奎还能是谁?

    “狗日的,迟大奎你给老子滚过来。”刘浪鼻子都快被气歪了。

    咋感觉这货比自己打的还要爽的多?刘浪绝不会认为自己是因为被气坏了。

    刘浪的吼声甚至盖过了战场上的枪炮声,把端着轻机枪打的正欢沉浸在杀戮快感中的迟大奎吓得打了个哆嗦,差点儿没回首一梭子把胖子团座打成筛子。

    等看清是刘浪,迟大奎连忙把轻机枪往身边的警卫员手里一丢,小跑着过来颇为尴尬的道:“团座,小鬼子死硬死硬的,我来晚了。”

    “晚倒是不太晚,赶紧派人把剩下的几门炮给我拉走,有多少炮弹给我抗多少炮弹走,老子找你是说的另一件事,你特娘的以为你是个机枪兵?还给老子端着机枪冲在最前面,你特娘的现在是营长,是团副。”刘浪交待完事就脸色一变冲着迟大奎开喷。

    “我只是个团副,长官您还是团长呢!”迟大奎嘟囔着。

    这话让刘浪颇有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冲动。

    敢情,这家伙是故意的,专门在这儿等着他呢!

    再看看走过来笑意盈盈却不说话的俞献诚,刘浪明白了这是两个得力手下对自己每次都喜欢冲锋在前的小小的一次抗议。

    心中不由哀叹一声,自己这算不算是作茧自缚呢?带出了队伍,自己却不能金戈铁马快意恩仇了。

    不出意外的话,不仅是这两位是这么想的,恐怕其他属下也有这个想法。

    “好了好了,你们说的我明白了,去帮着友军解决完剩下的小鬼子,就赶紧打扫战场,最多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整时间,天亮就对第4旅团发起攻击。”刘浪挥挥手,颇有些落寞的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俞献诚很明白刘浪对独立团的意义,他现在就是独立团的主心骨,别看现在独立团军容齐整心气儿十足,但毕竟成军时日尚短,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刘浪的威望和不断提高的待遇上。如果他突遭不测完蛋大吉了,这支2000人的队伍不是被收编就是散了架,这可是想干出一番事业的俞献诚所不能接受的。

    思来想去,就和迟大奎配合来了这么一出。

    见刘浪服软了,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咧着嘴笑了,现在看来,效果还可以。

    做为一名战士,不能亲上沙场和敌军较量很遗憾,但做为一名长官,刘浪必须坐镇后方,国军和红色部队两种不同的战斗模式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理念不同罢了。

    腹背受敌的第3步兵中队其实在主阵地被炸的那一刻就陷入了癫狂,他们很明白,如果不是到了最后关头,对大炮珍逾性命的上司不会如此疯狂的。

    没有人投降,一部分在中队长织田幸造的带领下朝对面的三个步兵营进行了决死冲锋,一部分向后面包围过来的独立团反击。

    毫无疑问,他们的冲锋和反击都是徒劳的。

    秉着节约弹药的29军三个营将绝大部分决死冲锋的日军打死在冲锋的路上,等到只剩下二十几名鬼子冲到阵地前沿的时候,悍然拔出了背上的大刀片,足足一个连100多号人冲出阵地将坚持到最后的织田大尉和他属下的二十几名士兵剁掉了脑袋。

    敢向独立团冲锋的鬼子炮兵组成的步兵更是被密集的火力打成了渣,集中了四五十把花机关和100把盒子炮以及二十挺轻机枪的独立团突击队甚至让怕误伤了对面友军的mg42机枪都没开枪,就让端着三八大盖和手持南部十四手枪的非标准日本步兵们没在反击的路上超过五十米的距离。

    没有俘虏,或许有伤兵,但北方的寒冷的春夜,会带走伤兵身体里最后一丝温暖的。

    日军两个炮兵大队,从日本关东军第八师团的建制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