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76章 第4旅团的末日(17)
    显然,刘浪说得很清楚了,在鬼子必经之路上等着他们的是288团和289团最后的5个营兵力。

    少于2000多号人,谁敢说能将数千急于撤退的鬼子挡住?

    这几乎已经超出兵行险着的极限了。

    唐永明想不流汗都难。

    能说服两个在29军以稳健著称的祁、董两个团长将所有兵力抽出放弃军部严令严守的要隘已经很难,更牛叉的是,在五个小时之前刘浪都已经做出了这样的谋划。

    也就是说,他一打退鬼子进攻,就分析出了铃木美通的打算然后做出了相应的部署,而且,他是对的。

    铃木美通除了加固阵地,根本没有再次发动进攻和撤退的心思,反而是一步步落入刘浪的算计,成为了落入蛛网的猎物,剩下的只是负隅顽抗而已。

    真是其智如妖啊!唐永明对刘浪的评价再度调高一个等级。

    当然,唐永明是被刘浪一连串的胜绩给吓到了,刘浪也不是神,如果不是他撒出去的十几名特种兵将战场形势清晰的对他进行汇报,他也不敢做出如此大胆的预测。

    如果铃木美通这个老鬼子再决绝一点儿,休整一段时间等刘浪冒险出兵之后再次攻击,那现在哭的可就是刘浪了。

    不过刘浪赌的就是一战被打掉所有精气神的铃木美通没这个胆子,很显然,他赌赢了。

    更何况刘浪并不是没留后手,一直守在古山之上的敢死连200号人就是刘浪最后的后手。拥有着9门迫击炮,6挺mg42机枪,十几挺捷克造轻机枪的敢死连能将上千名鬼子拖在关隘前。

    当然,这些刘浪是不会给唐永明说的,他的目的倒不是在这位面前装逼,而是,想吸收人才,首先就得让人才折服才成。

    刘浪现在已经打上挖墙角的主意了。

    两人交谈正欢,已经打扫完战场的迟大奎俞献诚两人跑来向刘浪汇报战况。

    看两人脸上掩藏不住的喜色,就知道这次缴获不算少。

    和唐永明几人见了礼,刘浪也没让想主动离开的唐永明几人离开,这仗是独立团和29军一起打的,见者有份是刘浪的原则。

    否则以后没人陪你玩儿了不是?刘浪现在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来打赢即将到来的恶仗。

    “先说说部队伤亡情况。”刘浪径直问道。

    除了鬼子的41式山炮刘浪还放在眼里,其他都是垃圾玩意儿,相比而言刘浪更关心自己的士兵。

    “我军共伤士兵56人,重伤16人,轻伤40,阵亡27人,因为天气寒冷,恐怕重伤的兄弟有两三个也很难撑到今天天亮了。”迟大奎说起这个,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不过还算平静。

    对于曾经经历过全连几乎覆没的他来说,这个伤亡数字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刘浪深吸一口气竭力掩饰自己的情绪,虽然早有预料,但又阵亡了近三十人的数字还是让他极为心疼。不到一天两场战斗下来,他就损失接近100士兵,那可是整个独立团的二十分之一,再打几仗下来,还能剩多少?

    但看看周遭所有军官平静的脸色,刘浪心里唯有苦笑,他的心态终究和这帮经历过和日军恶战过的老兵们还是差了少许。

    的确,在座的都和日军没少打过仗,整连整营甚至整团的完蛋都经历过,这点儿伤亡数字对他们来说,几乎已经不能撩动他们刚硬如铁的神经。

    俗话说慈不掌兵,虽说刘浪这位来自后世的灵魂对于这么点儿小小的伤亡数字如此动容让人多少觉得他有些太过心软,但他们却集体将刘浪在他们心中的规格又拔高一格。

    原因很简单,在同样能打胜仗的前提下,冷血无情的长官显然没有体恤官兵的长官更有吸引力。

    “苟得富,去命令医疗队对伤兵全力救治,让向前派一个排把受伤的弟兄运回主阵地坑道。”刘浪冲临时充当警卫员兼勤务兵的苟得富吼了一嗓子。

    苟得富忙不迭的传令去了。这命令要是传晚了导致伤兵出现啥问题,苟得富觉得会被牛魔王生吃了。

    等再说到清点的战果,迟大奎神色飞扬起来。

    “长官,这仗打得爽,现在已经清点出来的小鬼子的尸体就有1300多具,还有很多被炮弹殉爆炸的只剩下几块的没去统计,估计一两百是有的,鬼子两个大队长全部找到了,一个少佐脑袋被打烂,一个中佐是死于自杀,狗日的也够硬气,自己把自己肚子切开弄到刚才才彻底断气,还有就是。。。。。。”迟大奎咧着大嘴汇报完战果,有些迟疑起来。

    “就是啥子?有屁快放,事儿还多着呢!”刘浪对先前的伤亡数字心里还有所郁闷,这会儿自然没啥好脸色。

    “就是,还有四百多缺胳膊断腿还有那么一两口气的小鬼子伤兵,您看咋处理?”迟大奎问道。

    “鬼子伤兵?”刘浪眉头微微一皱。

    这些小鬼子也是的,说好的武士道精神哪儿去了?咋还硬撑着活着呢?

    一想到日后鬼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刘浪眼里闪过一丝戾气。

    周遭的温度仿佛又低了几分。

    几名校级军官抿着嘴都不说话,眼里却都是闪过厉色,显然,他们都等着刘浪发话,无论怎样,他们都会接受命令。

    “这样吧!把鬼子伤兵都集中到一个背风的地方,也不用专门派人看,腿没断的就给他打断,对了,记得跟弟兄们都交待一声,鬼子兵都顽固的很,确定没危险再去弄,凡是觉得有威胁的,就地击毙。”刘浪没有想象中红着双眼下杀俘的命令,却是很轻松写意的就将鬼子伤兵的处理给决定了个基调。

    唐永明和手下的三个营长互相对视一眼,默契的都没说话,显然,对刘浪的处理结果,怎么说呢,都很赞同。大战在即,谁有余力去管鬼子伤兵啊!大规模杀俘也不是好主意,军人不是禽兽,任其“自生自灭”才是最好的处理结果。

    迟大奎笑呵呵地点了点头,就去安排人解决鬼子伤兵的问题了,长官在“背风”两个字上特意下的重音已经很明白的表明了他的观点。

    北方的风嘛!有时候刮西北风,有时候刮东北风,这风向的事儿,谁说得准呢?说不定,冻上一冻,鬼子伤兵没处理的伤口就能止血呢?

    好吧,迟大奎的想法很有道理,低温的确可以让血液减缓流速,血冻成棒棒冰了自然也就不流了。

    反正,独立团没屠杀伤兵,丢在背风处的鬼子伤兵440人,最终在战后活下了一根独苗苗,据说那位侥幸生还的日军二等兵对当时中国军方最高指挥官刘浪上校感恩载德,在几十年后还想来中国见刘浪一面亲自表示感谢。

    刘浪颇有些恼怒的拒绝了。

    麻痹的,狗日的咋命嫩硬呢?那冷的天都没冻死狗日的。这是刘浪的原话。

    俞献诚汇报的则是缴获,什么高达600杆三八大盖和六七挺歪把子机枪以及两挺完好无损的92式机枪刘浪眼皮眨都没眨就划拉给了唐永明手下的三个营,把四个29军军官给乐的嘴巴都快裂到后脑勺了。

    独立团是土豪看不上这些,但29军士兵们装备的大部分都是老汉阳造,这600杆三八大盖对29军来说可是好东西,弹药更不会缺,很多鬼子身上都带着近200发子弹呢!更别提那些机枪了,那对于一个连才有两三挺轻机枪极度缺乏火力支援的29军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的大馅饼,差点儿没把几个校官给砸晕了。

    至于说后来俞献诚汇报说还缴获了十三门完好无损的41式山炮炮弹1200发以及尚未完全清点清楚的驮马和其余辎重,唐永明和三个营长纷纷表示,他们没专门的炮兵,这些他们就不要了,全部留给独立团。

    人得有自知之明,人家对你客气,你还真就不客气了,那可就没下次了,几个国军校官这方面的情商可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