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81章 犯我中华者,必诛
    第4旅团已经全军覆没,身为旅团长的铃木美通自然没跑。

    这是刘浪第一次见铃木美通也是最后一次。

    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日军关东军少将没有像他麾下的士兵一样被炸成冒着香气的烤肉。

    虽然麾下只有2000余残兵败将,但关东军少将依旧有资格呆在工兵费了数小时之功挖掘好的地下旅团指挥部里,覆盖着木料和厚厚土层的旅团指挥部顶部足以抵挡75mm山炮炮弹的侵袭。

    不过,日军少将依然死去了。

    跪伏在一条白布上,有些扭曲的老脸显示着他死前曾经遭遇的巨大痛苦。将腹部以十字形切开,内脏爆裂流出,最终的死因是流血过多的切腹自杀的痛苦,真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恐怕也只有这种受过向天皇效忠变态教育的日本人们才会选择这种极不人道的死法。

    当然了,铃木美通选择哪种死法刘浪不会去关心。日本少将他杀的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刘浪现在关心的是能不能人品爆发一下,“捡”面日军军旗是完全可以有的,虽然那很难。

    日军军旗并不是最常见的太阳旗,而是旭日旗,就是在太阳旗的基础上再加上16道红色的光芒线。除了日本人,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是16道光芒线?这是取自日本皇室16瓣菊花徽记的十六之数。1870年以“太政官布告”的法令形式确定下来,正式名称是“陆军御国旗”。旗帜的三边都饰有紫色流苏,木制旗杆的顶部则有一个三面体的镀金大旗冠,旗冠的三面都有日本皇室的16瓣菊花徽记。

    而在日军中,旭日旗只不过是陆军和海军的标志,真正具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就要算陆军的联队旗了。联队相当于团级规模,是日军单一兵种中最大的作战单位。联队旗就是联队的军旗。

    联队旗是天皇亲授,旗冠上的皇室菊花徽记表示天皇御驾亲征。每个联队就只有一面联队旗,因为地位极为崇高。平时联队旗保管在联队长室,由联队长亲自保管。如果联队长不在,就由值班的大队长保管。只要拿出室外,就必须要有卫兵保护。联队旗的旗手通常是联队里最优秀的少尉军官担任,并且在联队的编制中还有一个专门的军旗护卫中队,负责保卫军旗。联队旗的地位超然,任何人即便是大将,看到联队旗都必须立正敬礼。联队旗除了是天皇御赐的圣物,关系部队的荣誉外,如果丢失或在战斗中被敌人夺取,都会被视为整个联队的奇耻大辱。更严重的是如果联队旗丢失,联队建制都会被撤销。

    要知道,在曾经的时空中,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被消灭了数以百万计的的军队,但联队旗盟国却从未缴获过一面。知道自己即将全军覆没之前,日军指挥官会将自己联队的联队旗进行“奉烧”,宁愿被烧毁也不愿意被缴获。

    所谓的“奉烧”也不是点火就烧,而是而是有严格的仪式程序,先由旗手持旗在护旗手的护卫下登上高处,全体官兵对联队旗行军礼;然后旗手收卷起联队旗交给部队主官,再由部队主官把联队旗放入奉烧台,全体官兵再向联队旗致敬;最后由部队主官亲自点火,全体官兵向联队旗致敬直到联队旗完全焚毁为止。

    在曾经时空中的中国战场上,总共就有三支联队在最后全体玉碎之前对联队旗进行了“奉烧”。没能缴获军旗,令全歼了对手的中国军队一直引以为憾。

    第4旅团这种日军中以步炮兵大队组成的特殊编制部队,虽然未必会有联队旗,但军旗绝对有,能缴获一面旅团级军旗,也绝对是件能振奋全国人心的事儿。

    显然,刘浪还是失望了。

    在向师团发出“第四旅团全员玉碎”的电文后,铃木美通下令烧毁了第四旅团军旗,在漫天的炮火中,所谓的“奉烧”自然是不可能实施的,第4旅团的军旗是直接丢到被炮火点燃的工事木料中,和简陋的木头一起化为了灰烬。

    被炮火犁了好几遍的日军阵地基本上没有什么缴获,所有能被摧毁的基本都被摧毁了,也只有倒在冲锋路上的700余具日军尸体身边还有几百杆三八大盖还值得一用,那些自然都成了唐永明麾下的战利品。

    第4旅团参谋长谷仪一大佐的尸体也被找到,失去了半个脑袋的死尸被抬了过来,尸体肩膀上三道红杠三颗银星证明了日军大佐的身份。

    他没有铃木美通切腹自杀的勇气,或者是说没在旅团指挥部的谷仪一很幸运,被一片弹片削掉了半个脑袋的日军大佐不用遭受切腹自杀的巨大痛楚。

    等到能被找到的所有日军佐官以上的尸体都被找到摆放在中国北方这块因为战争被蹂躏成焦黑色的土地上。

    刘浪高声向通信排负责人纪雁雪命令:“向北平军事委员会、国民第二师师部、第29军军部电报,我国民革命军第二师独立团、我第29军整编第二师288团289团,于民国22年3月16日晨8时,全歼日寇关东军第8师团第4旅团全部,合第8炮兵联队第1炮兵大队第3炮兵大队,总计9300余人。”

    站在阵地上的诸人,在听到刘浪下令的那一刻,都欢呼起来。

    包括唐永明,迟大奎,俞献诚,不管他是中校还是少校还是普通一兵,在听到刘浪宣布全歼日第4旅团的那一刻,都欢呼起来。

    欢呼声从日军主阵地蔓延到800米外,3000多条汉子纵声欢呼的声音响彻云霄,传到了六里地外的古山上,一直按兵不动备受煎熬的200人被突入其来巨大的欢呼声震的稍微愣了一下,也明白了原因,200多人站在山头阵地上也加入到欢呼的队列。

    巨大的声浪也传到了罗文裕关口,提心吊胆了一晚上整条防线上不过数百人的士兵们也跳出了阵地纵声高呼。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胜利,一场大胜,一场不仅属于在场所有官兵的大胜,更是属于中华民族的大胜。

    一战歼灭敌9000人的战绩,会让参与此战每个人的名字都镌刻在中华民族子孙后代心中的那块丰碑上。不求青史留名,只求为子孙后代挣得生存土地的士兵们做到了自己梦想的第一步,他们用侵略者的鲜血染红了祖先修筑用于抵御外敌的古长城,用此来告诉侵略者,犯我中华者,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