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82章 大餐后的甜点
    微笑着看着官兵们将自己的钢枪高高举起,将自己的钢盔高高抛起,看着他们用纵声高呼来欢庆属于自己的胜利,刘浪继续宣布自己的命令:“

    “同时,告之各长官,第8师团合日寇第6师团主力即将向罗文裕关口袭来,我独立团,288团,289团三团7000将士必将守我国土,扬我国威,死战不退。”

    这一刻,刘浪就站在中国北方的土地上,站在被击毙的日军官佐的尸体前,长眉入鬓,声音振聋发聩。

    当他掷地有声的说出“死战不退”的那一刻,他身上仿佛有种光,竟然让初升的朝阳,都黯然失色。

    这才是顶天立地的男人,纪雁雪看着那个长相并不英武,却没有男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男子,无比迷醉。

    “死战不退。”距离刘浪最近的校官们纷纷举起自己的手臂,纵声高呼。

    这一刻,他们胸中的热血已经沸腾到顶点。

    “死战不退,死战不退。。。。。。”士兵们高声的呼喊声由阵地中央发散出去,直到全场。

    高高举起的钢枪和涨红的年轻的面庞,向正在疾驰而来的2万5千日军发出了战斗宣言。

    事实上,他们也做到了,在未来的一月中。

    巨大的声浪甚至传到了高空中,从沈阳基地狂奔了两个半小时飞过来的日军轰炸机飞行员在十几里地外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竟仿佛盖过了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

    “敌机来袭”的警报声传来,欢呼着的中国士兵们在第一时间躲入了工事。

    这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已经在向精锐转变的中国士兵们反应都很快。

    躲起来的士兵们咬牙切齿的看向从远方飞来越来越清晰的敌机,却无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藏的更好一点儿。

    “狗日的,要是给老子一个高射炮连,看小鬼子还敢那么嚣张。”一直表现文雅的唐永明看着由远及近毫无顾忌开始俯冲观察的涂着膏药旗标志的两架敌机,愤怒的一拳砸在战壕的土墙上。

    缺乏高射炮的国军最恨的就是日军的飞机,只能挨打无法反击的滋味可不好受。而且他们的火力也足够强,一连串的航空炸弹丢下来,在阵地上的国军往往死伤惨重,重达几百公斤的航空炸弹的威力可不是榴弹炮之类的大炮所能比。

    “嘿嘿,唐团副不用太过忧心,咱们吃了顿大餐没错,但没想到小鬼子担心咱们没吃饱还特意送来了饭后甜点,那我们也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不是?”刘浪微微一笑道。

    在唐永明还没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之前,刘浪侧过脸对俞献诚道:“参谋长,命令五连六连的机炮排向古山开始机动,注意安全,同时命令周石屿敢死连的重机枪手待命,按照先前的计划开始行动。”

    “刘团长,别冲动,重机枪的射界不高,同时仰射射程太近,对飞机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胁。。。。。。”唐永明被刘浪的命令吓了一跳。

    顾不得落了刘浪的面子,在第一时间就连忙劝道。

    不管是轻机枪还是重机枪,被日军飞机轰炸炸红了眼的国军士兵们都试着对空射击过,但往往不仅是没击中敌机不说,还遭到敌机的疯狂报复,损失了为数不多的重火力点还连带着没了优秀而勇敢的机枪射手。

    的确,在这个以螺旋桨飞机占主导的时代,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也达到了数百公里每小时。以日军目前陆军主力装备的甲式四型战斗机为例,最大平飞速度达到了232公里每小时,飞的快又飞的足够高,没受过训练的陆军机枪手想打下飞机的概率的确很小。

    其实,国军步兵操典上也有关于在野战时防空的条例,需要集中两挺重机枪和6挺轻机枪以上对空进行防御。只是,国军火力本身就不足,每个连也不过才两挺轻机枪,等集中起来,日机早就肆虐完毕飞跑了。

    所以,只靠着一腔热血拿着机枪就和装备着两挺机枪的日机对射的射手们自然是死伤惨重。

    反正现在战斗已经结束,以稳妥期间,唐永明想着还是先躲躲算了,为了两架姗姗来迟的日机损失士兵那就太划不来了。

    却不料不仅刘浪笑着摆摆手让他别太激动,一直比较稳重的俞献诚竟然也笑着冲唐永明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去通知通信排给周石屿发电报了。

    作为曾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中轰炸中国东北军成绩斐然,并全机身中二十二弹依旧带伤飞回获得东京“朝日新闻”采访过的明星飞行员,浦中友男对于大清早就被支援关东军作战的军令从温暖的被窝中叫醒非常不满。

    关东军那帮自视甚高的家伙蠢笨如猪,一个旅团数千人竟然被拿着落后步枪的支那军队给包围了,这简直丢尽了帝国陆军的脸面。还属于陆军航空兵序列的浦中中尉对自己的陆军友军们极度不满。

    一路狂奔近500公里的枯燥航程更是将浦中中尉的怒气涨到最高值。

    根据航标显示,他已经到达第八师团第4旅团的战斗地点,他已经从空中看到因为燃烧冒出的黑烟。

    必须得给支那人一次深刻的教训,积攒着对愚蠢友军怒气的浦中友男准备把气撒在武器落后的中国军队身上。

    只是当他接近战场以后,他的怒气一点点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入骨髓的冰冷。

    想象中正在激战的战场并不存在,从空中俯瞰,是一片死寂,若不是还有木头在燃烧冒出的黑烟,他一定会认为这里就是一片空旷的土地,哪里来的战斗?

    难道?第4旅团已经胜利突围了?压下心中的冰冷,在高空中盘旋两圈看不出结果之后,浦中中尉在无线电中命令自己的僚机在空中警戒,自己小心翼翼地操作着飞机飞下了高空,将高度维持在500米高速从山谷中掠过。

    唐永明说日机肆无忌惮,其实还真是高看了浦中友男,曾经在1931年那场作战中被东北军两个连机枪步枪一起仰射被射中了二十二发子弹的浦中中尉可不想再来一遭,那一战他的僚机就是这样被中国人悍不畏死的用简陋的武器打中了发动机,最后机毁人亡的,他能活着也纯粹是天照大神保佑运气足够好。

    战场上依旧是一片平静。只是,四处散布着横七竖八的熟悉的土黄色军装刺痛了浦中中尉的双眼。

    两处相隔七八里的战场,铺满地面的,全部都是土黄色军装。

    其中一处战场的战斗应该早已结束,中国军队甚至还有时间将陆军友军的尸体摆放的整整齐齐,仿佛在向他示威。

    “八嘎。”浦中友男愤怒的砸了一下仪表盘。

    第4旅团竟然全军覆没?涌上来得巨大的愤怒甚至让浦中友男忘记了曾经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