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95章 日军的等待
    当然,虽然被虐狗,但两位长官执手相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这一美好画面还是感动着每一个在场的士兵。

    无论是独立团还是288团289团的士兵,全部高声欢呼起来。

    “长官威武。”

    “长官万岁。”

    士兵们高声欢呼的声音响彻云霄,当还在阵地上独立团守军也听说了这幅美好的画面之后,也在阵地上和山下的同袍们高声欢呼着呼应起来。

    士兵们用他们独有的方式向他们的长官表达着自己的祝贺。

    响彻云霄的欢呼声几乎不亚于那场大胜之后,把对面日寇的几万大军吓了一跳,中国人这是想干嘛?还在吃中饭的士兵迅速丢下手里的饭盒进入战壕,可是等了半天,也只听见对面的中国军队欢呼声逐渐小了下去,却不见中国人有丝毫动静。

    “八嘎,紧张什么?支那人用的疲兵之计都不懂?”走出指挥部的西义一愤怒的训斥第一时间下达进入阵地命令的第16旅团长长川原侃。

    疲泥煤啊!长川原侃其实很想这么回一句顶头上司,如果他去未来的中国转一圈的话!日本人表达情绪的词汇真是少的可怜。

    整整三天了,另外几个关口打的如火如荼,但罗文裕三万大军却一直按兵不动,和一直老老实实在他们自己的阵地上呆着的中国军队大眼瞪小眼。现在大白天的,人家跟你玩儿疲兵之计?你是脑袋让驴踢了吧!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长川原侃少将面对中将阁下的瞎扯淡,也只能低着头用一声“哈依”来表达自己领会上司的教诲了。

    日本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的欢呼声闹了个鸡飞狗跳,两个刚来的中国记者其实也有点儿蒙圈。

    战地爱情很感人,但也不至于让你们这帮大头兵们如此疯狂吧!搞得跟你们要入洞房一样。

    其实,他们那里明白,这就是军人,尤其是站在生死第一线的军人。没有人不会恐惧死亡,看着对面来势汹汹的日军,说士兵们心里不打鼓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他们已经在向精锐蜕变。

    而刘浪用自己的方式在告诉他们,有什么好害怕的,老子现在都敢谈一场恋爱。

    将是兵的胆,最高长官如此无视日军,士兵们自然也有了勇气,他们用声嘶力竭的欢呼,是在表示对长官找得如此如花美眷表示祝贺,同时也是借此宣泄自己对死亡的恐惧,他们在对内心中曾经的孱弱说再见。

    山呼海啸的欢呼声中刘浪和纪雁雪并没有继续缠绵,当然,不是某摸着伊人软绵绵小手的胖子不想,而是,哪怕是飒爽如纪雁雪,也无法接受在上百双眼睛盯着的情况下被人握着小手不放,能红着脸强撑着在无数双笑脸中和刘浪肩并着肩走回阵地已经是她可以接受的极限。

    从山下走回山上,不过几里路,但绝对是恋爱初哥刘浪走过的最幸福的路。原来,两情相悦是如此美妙。

    可惜,人生就是如此残酷,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走回阵地,两个人只能先远离儿女情长。

    刘浪变回独立团指挥官,纪雁雪变身成为少校通信官,两人对视一眼,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了。

    不用再说什么千言万语,他们现在的目标很一致,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残酷战斗里活下来。无论少了谁,这场刚开始的甜蜜爱情就会夭折。

    他们,必须为此而努力。

    刘浪在坑道指挥部里第一次见到了进驻前线来自北平的两名不要命的记者,确切的说是第一次正式见到。

    女的名叫柳雪原,很清秀的一个女孩子,剪着一头齐耳短发,很明显的爱国青年式打扮。一看就是个可以为国家民族奋不顾身的爱国女青年,刘浪丝毫不怀疑这位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女记者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会端着枪上战场。

    说了那么多,其实一个词就可以完全概况。

    愤青,没错,就是愤青,不是愤青一个弱女子那会主动请缨来这个必死之地?对面按兵不动的日本人根本没隐藏自己兵力的打算,现在就算是北平抗大包的老百姓恐怕也知道这地方有一个师团的日寇。

    男的名叫何益之,同样留着鲜明时代特征的中分,戴着一副眼镜,略显矮胖的身材将脸上文质彬彬的气质彻底破坏完了。

    用刘浪自动脑补的画面,如果给他挂个王八盒子再来上条黑色灯笼裤外加白袜黑布鞋,妥妥一个鬼子翻译官。

    当然,男人从来不是靠脸而是靠才华,虽然不能和刘团座这种明明可以靠脸皮厚却非要靠才华的人相提并论,但何益之还是用思维敏捷而不俗的谈吐让刘浪暂时忘了他有些俗的外貌。

    总的来说,两个记者给刘浪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错,尤其是相貌和才华成反比的何益之,刘浪尤其深刻。刘浪甚至感觉他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兴许,是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吧!

    “刘团长,我们希望现在就能去采访,不知行不行?”对于刘浪一直注意力在同事身上反而忽略了自己的女愤青显然现在就有些愤愤然,打断了刘浪和何益之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话,很直接的问道。

    “行啊!怎么不行?不过你们得答应我,战斗时你们必须在安全地带,不光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同时,我需要你们将前线最真实的情况及时告知国人,你们的存在,对于长城防线的十数万将士,很重要。”刘浪严肃的回答道。

    见两个记者都点头答应,刘浪回过头对临时勤务兵苟得富命令道:“苟得富,柳记者和何记者的安全就交给你负责了,你可以死,但两位记者必须得活着。还有,只要不涉及到军事机密,他们可以采访任何人,同时,写的每份稿子都要交给纪少校过目才能发往北平。”

    目送两个记者在苟得富的陪同下离开,刘浪沉思了半响,命令门口的卫兵通知这两天一直在休整的特种大队两个中队长凌洪和肖风华过来。

    日军整整三天都按兵不动,他们在等什么?这是刘浪一直苦苦思考的问题,仿佛,他已经快找到问题的关键。

    刘浪这边在安排对策,西义一那边也没闲着。

    “中将阁下,我们究竟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服部君在冷口那边遭到了支那人顽强的阻击,并不敢保证在两天之内攻克冷口威逼喜峰口支那守军,武藤司令官阁下也希望我们能在十天之内结束和支那在长城的战斗,大本营那边承受的来自国际上的压力很大。”一个身材矮胖短腿脖子粗具备着倭国人种鲜明特征肩膀上挂着少将军衔的日本人向一直盯着地图出神的西义一问道。

    做为暂时划拨西义一指挥的第6师团11旅团长,松田国三比第16旅团长长川原侃的胆子自然要大的多。要是长川原侃敢这样质问自己的师团长,早就被一个大嘴巴子打得鼻青脸肿了。

    “松田君,稍安勿躁,中国有句俗话,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武藤司令官阁下既然赋予我全权指挥的权利,你等只需等待军令即可。”西义一撇了一眼松田国三,淡淡的说道。

    不等脸色赫然的松田国三开口,西义一把目光投向对面的罗文裕关口,又道:“你可以告诉帝国勇敢的士兵们,我们不用再等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