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306章 这个傍晚最灿烂的烟火(铭记918)
    ps:今天是918,风月特意写出本章献给为祖国民族牺牲的先烈们,他们,就是20世纪华夏天空中最璀璨的烟火。

    第一天的古山之战是以中日双方指挥官都未想过的惨烈而结束的。

    那一晚,双方指挥官都痛彻心扉,彻夜未眠。

    刘浪就站在罗文裕关口前,盯着古山足足默然看了近半个时辰,哪怕是春夜的北方如此寒冷,让他的眼眉都挂满了白霜,但没人敢来劝他。

    古山之战,敢死连名如其连,是真的敢死。全连206人,至今没有人下古山一步。

    西义一那晚的具体心情没人能知道,但他听到那个消息后暴怒不已一刀活劈了匆匆跑过来的传令兵却是他日后黯然退出军伍的众多理由中的一个。

    时间回到那个黄昏。

    当日寇在凶猛的炮击过后,又以近300的兵力朝古山上扑来,敢死连在机炮排疯狂的连续打光了一百发炮弹外加最后的六个炸药包之后,已经只剩下枪里的子弹和别在腰里的三棱军刺了。

    而日军在付出了近百人的死伤过后,也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可恶的中国人终于失去了他们所有的重火力,那几挺恐怖的机枪终于也没有再发出怒吼声。

    最后一挺mg42也终于发射时间过长,将最后一根可换的枪管打成废品,空有储存的一堆子弹,却再也不能再射击了。

    实践证明,虽然mg42很牛,但它并不是神,它恐怖射速这个巨大的优点同样也是它无法被修改的致命缺点。

    古山一战让刘浪意识到将提高部队的火力并不能仅仅只依靠几挺机枪,而是要向美国人一样提高单兵火力,能持续发射的单兵枪械的研究已经迫在眉睫。

    失去火力支援的古山阵地在那一刻无疑于像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大姑娘,只待哇哇大叫着的鬼子们冲上去,就可以任意蹂躏。

    中国人的枪法虽然也很准,但稀稀落落的步枪枪响已经不被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日军放在眼里。

    日军缓慢而坚定的朝古山阵地前进,虽然每前进一步,他们总会付出几个人的伤亡,但,和即将获得的胜利相比,那算不了什么。

    再有三十米,就是中国人的阵地了。而且,中国人仿佛已经精疲力竭,放弃了抵抗,已经足足有半分钟,他们没有射击了。

    一个头上缠着白布条的日军少佐眼中充斥着血色,猛地拔出了他的军刀,朝三十米远的山顶阵地方向指去。

    做为第2大队的大队长,中村俊男少佐是主动请缨上前线指挥这场天黑之前的最后一场决死进攻的。在第3大队伤亡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之后,他麾下的第2大队就接替了进攻任务,两场进攻打下来,他算是知道了为何战斗力并不比他第2大队差的第3大队会打的如此之惨。

    阵地上防守的中国人不仅战斗意志极其顽强完全不输帝国皇军,就是在装备火力上竟然也超过了帝国皇军,除了没有重炮。

    更可怕的是,对方枪法之精准和躲避各种威胁的能力也是中村俊男平生之仅见,那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而不是像军部认为的支那军队是放下锄头抗着就上战场的农民军。

    难道,这就是支那中央军的实力?如果支那中央军都有这样的实力的话,帝国还能占据这个富饶美丽的国度吗?这样的疑问那一瞬间几乎是不可遏制的浮上中村俊男的心头。

    两战下来,中村俊男的第2大队战死150人,负伤120人,一个半中队就这样被打光了,现在,又有至少100多号人躺在进攻的路上。你说中村俊男如何不恨?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冲上阵地,将所有活着,不,就算是死了的中国人,把他们的头颅砍下来,高高的挂在罗文裕中国守军面前。

    日军指挥官已经被愤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周石屿却和几名伤兵坐在一个明显是由240mm榴弹炮留下的大坑里,背靠着坑壁,周石屿将香烟随手在一旁还在燃烧的木头上点着,猛地吸了一口悠悠然说道:“弟兄们,对不住了,周石头上路前没给你们送点儿好东西,只能给你们一人发根烟了。”

    “哈哈,连长,上路前能有根烟就不错了,总比咱们都成灰了,团座在咱们的墓碑前点一根烟要来得强吧!好歹有得抽。”一个伤兵炫耀的扬扬手中的烟,哈哈大笑道。

    “行,只要弟兄们不怨我就成,那啥,还有啥未了的心愿没?没有的话,咱们就上路了。”周石屿环顾了一圈,目光在身边八个伤兵脸上滑过。

    “连长,老子干死了八个小鬼子,我们连的功劳簿上记录了吧!这样我老娘可以多八十块大洋养老呢!”一个士兵猛地抽了口香烟,眼里带着希冀问道。

    “放心,我已经让通信兵刘大新把功劳簿给藏好了,团座他们会看到的,钱绝对不会少你老娘的。”周石屿点点头,很确定地回答道。

    “连长,小鬼子冲上来了。”一个士兵探探头道。

    “冲上来好啊!弟兄们,来,一起上路了。”周石屿扔下手里的烟,翻身而起,一枪就撂倒了一个冲在最前面距离他们不过二十米远的鬼子。

    “哈哈,来吧,小鬼子,爷爷死前有你们这么多垫背的,够本了。”伤兵们纷纷依托着这个巨大弹坑,射出了属于自己的最后的几发子弹。

    “哟西,还有活的。”眼瞅着几个士兵打着旋儿倒在自己眼前的中村俊男不怒反喜,大声命令道:“不准向他们丢手榴弹,我要活着的中国人。”

    与此同时,坑道里的机炮排排长听到山顶上再度枪声大作,不由泪如雨下,一拳砸在石头坑道壁上,狂吼:“命令,炮兵连开炮,开炮,开炮。”

    吼完之后,近一米八的汉子,敢死连目前仅存的军衔最高的少尉军官,就这样捂着脸蹲在坑道里哇哇大哭起来,豆大的泪珠顺着粗糙的手指溅落在地上,声音犹如狼嚎。

    “开炮,开炮,给老子开炮。”赵二狗接完电话,用前所未有狰狞的面孔瞪着远方的天空,疯狂的大吼。

    敢死连,竟然真的发来了玉石俱焚的信号。头一遭要将自己的炮口对准自己的战友,这对于赵二狗来说,无疑也是艰难的。

    “开炮,所有的炮,都给老子打,两个基数,都给我打完。”负责博福斯山炮拉栓的炮兵稍一迟疑,就被疯狂的赵二狗一脚踹翻,亲自拉动了炮闩。

    “轰,轰,轰。”独立团两门博福斯山炮外加缴获的十门山炮次第发出怒吼,用他们特有的疯狂向日寇展现着独立团并不是弱鸡,他们也有炮,也能将古山从山顶到山脚犁上几个来回。

    面对着缓缓逼上来的日军,听着由远及近的尖啸声,周石屿脸上露出微笑,这个山顶上的所有日军,完蛋了。

    他和八名伤兵在这里,就是等着看这傍晚最灿烂的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