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皇族贵妻 > 617
    迎亲的队伍顺利将花轿接了回来,在一片喜乐声中,新郎官将新娘子牵出了花轿,牵进了喜堂。

    而就在拜堂之前,皇帝居然来了,让原本喜气洋洋的现场气氛有了一丝的紧张,虽说皇帝一脸笑盈盈说是来参加婚礼的,让大家不要太过拘谨,可谁让他是皇帝?即便再不拘谨也不可能跟先前一般随意。

    这也是萧顾最不乐意见到的,他们家可是十几年来都没有办过这样的喜事的,可谁让他娘答应了?

    好在他事先有准备,不过这拜堂仪式,瞧皇帝的模样是不打算不看这热闹的,众人只要再紧张拘谨之中观完了礼。

    这皇帝驾临,主婚座位上面坐着的其中一个该是他才对,不过皇帝陛下尚未成亲,哪有便给人主婚的道理?再者,现在坐在上边的是谁?大长公主跟她的驸马,论辈分,两个是皇帝的长辈,论尊卑……好吧,皇帝是为尊,不过谁敢在这时候分辨皇帝与大长公主尊卑一事?

    皇帝一日没有亲政,事情便不能说是尘埃落定!

    现在的大长公主看似愿意放下一切权势,可谁知道若是惹恼了她会不会反悔?

    所以,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一切都等皇帝亲政之后再说!

    所以虽然气氛变了,但拜堂仪式好歹是顺利完成了,在喜娘的吆喝之下,新郎官跟新娘子被送入洞房了。

    皇帝也被萧顾请到了专门为他设好的宴席去了。

    没皇帝陛下在,其他人也便轻松下来了,气氛也活跃起来,这次大长公主府办喜事虽说来了不少的人,几乎京城有资格踏入大长公主府的人家都有人在,自然,那些元老级人物便是给大长公主面子,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小辈的婚事亲自来的,不过不来也好,派来的年轻人,更容易融入众人之中,整个喜宴的气氛也轻松愉悦。

    长生没去凑这份热闹,喜宴上面需要她亲自出面敬酒致谢的几乎没有,当然,那些大佬级人物没来也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因素,那便是皇帝亲政在即,不宜与大长公主府往来密切。

    “看来我做人真的有些失败。”宴席不用她招呼,自然便乐的清净了,不过喜气还是还沾沾,也的确是高兴,不过一并共事了十几年,虽说有矛盾,但也算是一并经历风雨的,这时候却都选择明哲保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她做人失败,“这般没人缘,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便觉得本宫能颠覆朝纲了。”

    萧惟失笑,“谁让人传话你家办喜事要热热闹闹轻轻松松的?”她这一句话,便是许昭也没到场。

    “我嘲笑一下自己也不成?”长生瞪了最近总是跟她作对的驸马爷一眼,“我是说了要热热闹闹轻轻松松,可怎么他们来了便不热闹不轻松了?”

    “是是是。”

    “敷衍!”

    萧惟失笑不已,“那要不我现在就让人去请?”

    “去把表哥请来,我们好好喝一顿!”

    萧惟脸有些黑,“太医不是说他这些年落下了不少旧患,最好少沾酒气吗?”

    “你这是什么脸色?!”长生哪里瞧不出他的那点小心思,都多大年纪的人了,难道还怕她红杏出墙吗?就算她想出,也得有人敢要才行!

    “表哥暂时没有解甲归田的打算,跟我们往来过密,对他没有好处。”萧惟继续道,总之就是不愿意看到妻子跟许昭往来,便是知道他们之间没什么,可看着自家妻子对另一个男人笑靥如花的,心里仍旧是发酸,更见不得那许昭一脸小人得志的,“阿顾跟许航往来,我们便该疏远。”

    长生自然明白,“你说着过得都是什么日子?”

    “也可以不必这般。”萧惟道,“只要你想。”

    长生笑了,“成了吧!若我真的说想了,你恐怕就更加烦了!”

    “怎么会?”

    “我烦,成了吧?”长生拿他没法子,“罢了,既然趟了这淌浑水,便该知道洗不清了,自找的,能怨的了谁?”

    萧惟搂着她,“我陪着你。”

    长生笑了,目光看向了廊下的大红灯笼,还有门上贴着的大红喜字,有些晃神,“一下子便过了二十年了。”

    “嗯。”萧惟知道她在想什么,上一回这府邸如此张灯结彩的便是他们成亲那一日,想起那一日,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那时候我真的以为失去你了。”

    “这般轻易便放弃啊?”长生揶揄道,“我还以为你会不余遗力地想尽办法勾引本公主红杏出墙了。”

    萧惟低头亲了亲她,“不仅这样,我还打算怂恿你谋杀亲夫。”

    “还真够狠的。”

    “谁让你对我那般狠心?”

    长生哼了哼,“谁狠心了?我当时还等着有人上门抢亲呢!谁知道某人却只是在一旁看热闹,简直气死我了!”

    “说起这事,还得感激衡王。”萧惟笑道。

    长生冷哼,“他也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随即,神色染上了悲伤,“不过我也没想到父皇会那般做……”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都在为她殚尽竭虑。

    萧惟道:“你也没让他失望。”

    是啊,守着这大周江山十几年,总算没让他失望,往后即便不再沾政事,但如果一旦有事的话,她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份责任,岂是说退了便没了的?

    “谢谢你,萧惟。”长生道,“谢谢你一直陪着我,一直纵着我。”

    “你不是早就说了,我是你的吗?既然都是你了,自然是惟命是从了。”萧惟笑道。

    长生笑眯了眼,“那本宫现在便命令你好好陪本宫喝酒,你从不从命?”

    “惟夫人之命是从。”萧惟道。

    收下这个义子,除了为了儿子考虑之外,更是想让大长公主府多些人气,来日若是有孩子的话,更是不一样。

    “一晃便成老太婆了,明年或许还要当祖母了。”

    萧惟笑道:“没事,我喜欢老太婆。”

    “油嘴滑舌!”

    “老头子不都是这般吗?”

    “哼哼!”

    夜幕渐渐降临,喜宴上的气氛更加热闹了,萧顾灌了皇帝几轮酒之后便跟萧武一并回到宴席上面招待客人了,丢下许航一个人在雅阁里面陪着皇帝,让许少爷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陪皇帝陛下喝酒。

    萧顾也不是存心丢下皇帝,可新郎不去宴席上敬酒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萧武如今的身份虽然不一样了,可到底是底气不足,他若是不跟着,怕自家义兄会受别人的气,这可是他大喜日子,谁受气也不该是他受气!

    有萧少爷陪伴,自然便不可能有人给新郎官不痛快了,一桌一桌下来,饶是萧顾已经极力控制,也有边上特意拉来的兄弟团挡酒,可还是喝了不少,新郎官也是喝的够呛的,可谁让办喜事?谁让他们是主人家?

    为了不让新郎官入不了洞房,萧顾更是豁出去了,这主人家热情,客人们也便不拘束了,也是喝高了,便有人嚷嚷的要去闹洞房。

    萧顾有些不乐意,但是钟情难却,萧武更不愿意让他为自己开罪了这些客人,而且,新婚闹洞房也是规矩,哪一个成亲都躲不过,再说了,人家闹洞房也是给你们添喜气,怎么能泼冷水呢?

    新郎官都愿意了,萧顾自然也不说什么了。

    一伙人便往新房去了。

    萧武如今的住处是在前院的一个单独的两进院子,是在他成了大长公主府的萧爷之后,萧顾专门命人收拾出来的,也算是给他们小两口一个单独的空间,还有一个萧顾也说不出口的原因,那便是他爹不乐意让别的男人进入后院,即便这个人是他义子,这份小心眼,他实在是说不出来。

    所以,院子便只能在前院找了。

    好在这个院子虽然在前院,但也算是独立的,只要把院子的门关起来,便不会受到任何的打扰,而萧武出入也是极为方便,倒是新娘子以后去后院正房给婆婆请安有些有些麻烦罢了。

    不过这请安的日子估计也不会太多。

    一帮人闹哄哄地往新房去了,萧武也借着醉意与高兴,放开了许多,一边进院子一边说着不许为难他媳妇。

    众人哈哈大笑,纷纷调侃起来,这群官宦贵族子弟很清楚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便是开起玩笑来也都不会乱说话,却能让气氛更加的愉快兴奋。

    萧顾带着醉意的眼睛带着深思,大家都不是傻子,他不是,这些人更不是,是想闹洞房吗?不,想借着这次机会跟萧家的两个少爷拉拢关系才是真的。

    看热闹的人有,但也都不会放过这个跟萧家未来主子打好关系的机会。

    萧顾似乎明白他爹让他全权负责这次婚礼操办的原因,不是怕辛苦了她娘,更不是不将这个义子放在心上,而是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