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阿斯兰战纪之举步维艰 >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阿斯兰海军之殇(二)
    永远不要在敌人犯错误的时候打断他们。

    ——拿破仑·波拿巴

    阿斯兰历的六五五年,注定是一个令这个古老的帝国不得安生的一年。在深秋的时节里,老迈的帝国先是结束了外来娜迦群盗的入侵,之后又平定了本地土著的叛乱。本以为和平的曙光即将降临的人们,却不曾想,陷入了一场规模和惨烈程度更胜“娜迦和野猪人之乱”几筹的泥潭之中。

    此刻,在身处帝国腹地的伊万大平原上,当世第一海上强国和当世第一路上强国间的战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各队军官整队!一刻钟后再次进攻。”在充满焦胡之味的战场上,一个出身帝国军纪处的军官,双手抱着一个去掉了桶底的木桶,面色不善的高喊道。

    约茨奇,一个土生土长的伊万大平原人,一个服役于第一禁卫军团的普通士兵,坐在地上抬头向着军官的方向看上了一眼后,复又底下了头,冷漠的收拾起了自己的兵器。一个矛尖上已经布满了裂口的长矛。

    “嗨,约茨奇!”同他来自同一个村子的尤戈维奇提着一根同样的长矛,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

    “嗯!怎么了!”

    “当官的又让我们去送死了。在海上那些大船的掩护下,我们根本打不下赫拉姆奇欣。再冲上多少次都是没用的。都已经填进去那么多的兄弟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还让我们去白白的送死?”尤戈维奇将长矛靠在了自己的肩头,愤然的说道。

    “也许是上面的老爷们脑袋进水了吧!”约茨奇淡然的回答道。

    “拜托,老兄!你就不能有点儿表情吗?现在可是事关你自己生死的时候,你怎么就一点儿都不上心呢!”尤戈维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上心又如何?上心了,我就有办法了?”收拾好兵器后的约茨奇抬起了头,依然冷漠的反问道。

    “至少也不应该像说一件别人的事情一样吧!”尤戈维奇低声的嘀咕道。

    “尤戈维奇!”拍了拍发小肩膀的约茨奇,认真的说道:“假设我坐在军部的小酒馆里,我是说假如。有一个陌生的人坐在我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的时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

    “怎么做?”尤戈维奇好奇的问道。

    “我会立即去阻止他这种反阿斯兰的宣传。懂吗?”说到这里,约茨奇站起了自己的身子,伸手拉起了同样坐在地上的尤戈维奇。因为,此时代表着百旗大人整队的哨子声已经响起。填进去了无数的兄弟部队后,这次的进攻,该轮到他们的百旗了。

    “不懂!为什么?”

    约茨奇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同村伙伴。

    “因为战场上靠的就是一股子不要命的劲儿,越怕死的人,死的越快。我还想回家,娜塔莎还在家里等我,所以我不想泄了劲儿后,被永远的留在战场上。”说完,在一阵冬日的寒风吹拂下,一个坚强的战士不在理他的伙伴。一个人,站在了队列中那个属于他的位置。就在他在双手上重重地哈了一口气,在最后一次紧了紧自己手中的长枪的时候,一个同样坚强的身影站在了他的身旁.......

    “阿斯兰,前进!”

    “乌拉!”......

    ******

    一阵寒风刮过,身处于赫拉姆奇欣城外不远处一座小山上的阿斯兰军主帅托洛茨基,紧了紧自己的衣领,继续的注视着远处肢体纷飞,火光闪烁的战场。他已经这样面无表情,目不转睛的注视了七天。三个阿斯兰军死伤惨重,寸步未进的七天。

    “将军,又退下来了!还是没能冲上城头。”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沃玛,低声的说道。

    “嗯!我看到了。让预备第三百旗上吧!他们之后,今天也该是到了回营的时间了。”

    “大....大人!还要打?”沃玛军官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打!”一个坚定异常的声音回答了他的疑惑。

    “可....可是大人,请恕我直言。萨尔塔人守城有着来自海面军舰上的重弩、投石器的掩护,我们一个完整的百旗拉上去,连一个时辰都到不了,就全报销了。我军今天的损失已经这么大了,如果还要继续战斗的话,我怕士兵们会哗变。”在一开始的断断续续后,年轻的沃玛军官一狠心,竹筒倒豆子般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让督战队过去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托洛茨基冷冷的吩咐道。

    “可是大人,士兵们已经很疲劳了,我认为........”

    就在沃玛军官还要进言的时候,托洛茨基一挥手,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我亲爱的柯里昂,你还是太年轻。虽然你有你叔叔涅波哈斯季奇般聪明的头脑,不过你却没有他的耐性和狠辣。战争拼的就是坚持,在我们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敌人也是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只要我们再咬咬牙,坚持坚持,也许在下一刻我们就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所以,战斗还要打下去。

    再者,萨尔塔舰船上的火油弹、石弹和重弩箭也不是无限的。我相信经过了我们这么多天的消耗,他们一定也是所剩无几了。一旦萨尔塔人没有了这些来自海上的支援,我相信我们的战士是有能力撕碎一切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的。所以,我们不能停止,要咬着牙,一直挺到萨尔塔人崩溃的时候。哎!该死的赫拉姆奇欣,当初我们建造它的时候,怎么就那么靠海边儿呢!真是麻烦!”

    “不愧是皇帝陛下的表亲,就这份自以为看破迷雾般的装逼,是如此的相似。用自己战士的生命消耗对方箭矢和弹药的傻事,也只有眼前的这个二货能够想得出来。哎!原来装逼也是会遗传的,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当最后,托洛茨基司令官大人这句神来之句脱口而出的时候,一股不是滋味儿的感觉在柯里昂的心中泛起,久久的不能散去。

    不过,虽然他的心中有万千的不忿,可是他知道,为了此刻仍在战场上奋战着的数千将士们,他还不能和眼前的这个“装逼犯”翻脸。于是,强压下心中怒火的他,继续进着一个参谋官的本分。

    “大人,现在我们自己后方的补充也已经出现了困难。近卫第一军团,已经征招了第三个预备役的联队。如果再继续征招的话,行政院势必要消耗更过的时间。如果不巧,萨尔塔人正在我们这个老兵已殇、新兵未至的时候打上一个反击的话,那帝都可就危险了。”在一想到了身后,前往帝都的方向上那无险可守、一马平川的大平地的时候,柯里昂的心中第一次憎恨起了伊万,这个在阿斯兰语中代表着天府之国这个含义的大平原。

    “不可能!我们的攻势是如此的猛烈,我不相信萨尔塔人还能有多余的力量打反击。好了,柯里昂,去传命令吧!时间也不早了,再打一场之后,我们也该回营休息了。希望,明天就是萨尔塔人奔溃的一天吧!”说完,托洛茨基一甩自己华丽的披风,走下了小山。

    “哎!装了七天的逼,也是够难为他的了。”看着这个今晚连战士们最后一次进攻都懒得看的三军主帅,是否让身在帝都的家人先去叔叔那里避一避的念头,在了柯里昂的心头再也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