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修成佛 > 第四百章 玉裂
    “临沐观”三个字,从她的口中念出来,带着一抹异常的悲凉和索瑟。

    莫名的,傍晚的余霞倒映之下,破败的牌坊前,吹起一道阴冷的风。

    阴风吹动,带着牌坊边角的蜘蛛网跟着抖动着,地上凋零枯败的落叶打旋,倒映出来一抹诡异的不祥之感。

    听到她的声音,慧觉微微一怔。

    随后一下子,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慧觉从自己的僧衣里面掏了一下,却是摸索出来一枚玉珏。

    玉珏方片不规则,右上边,缺了一角。

    玉珏正体,琢刻着一尊观音像。

    只是此时,不知何时,一道裂纹从观音像的眉心开始,一直裂到观音像的边缘。

    “嘶!”

    看到此景,慧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玉珏,是他从小佩戴的。

    师傅广法说过,他在路边捡到还是襁褓之中的慧觉的时候,这一块玉珏,便已经戴着他的脖子上了。

    玉珏的背后,还刻着慧觉的俗家名字。

    “照秋。”

    玉珏翻开,后面照秋二字依旧。

    只是原本白皙莹润的玉珏之中,隐隐约约,似乎暗藏着一缕猩红的血芒!

    看着这一幕,慧觉的心中,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但他不动声色,只是依旧将玉珏收起来,贴身藏好。

    此玉是他的本命。

    此玉如人。

    若玉有损,便代表他这一次,大难临头,而且劫数难逃!

    不过,慧觉心中,并不慌张。

    反而前所未有的镇定。

    劫数来了,跑也跑不掉,惊慌失措,死得更快。

    有很多玄门术数的内门高人,有的时候,都是因为,提前预知了自身的劫数,惊慌之下,反而乱了自己的阵脚。

    结果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在慧觉看来,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越是危机来临,便越发需要从容镇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应付。

    即便真的难渡此劫,大不了一死而已。

    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旋即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的念头,

    “阿弥陀佛。”

    这一声佛号,似乎是慧觉,念给他自己听的。

    念罢之后,慧觉重新睁开眼睛,只是他的双眸之中,此时此刻,倒映着凌厉的光芒。

    继而他看向站在牌坊前的王禄元妻女,开口说道,

    “夫人、小姐,还请快快进来。”

    “夜幕临近,小僧要趁着这天黑之前,在这道观周围,布下守夜、驱邪的阵势。”

    慧觉的话语落下,王禄元的夫人和他的女儿,母女两人对视一眼,最终皆是点点头。

    “如此却是劳烦慧觉师父了。”

    少女朝着慧觉,盈盈一礼。

    在王禄元的夫人和女儿走进来之后,慧觉又赶紧招呼着随行的护卫,将马匹同样牵进道观里面来。

    而他自己,则是走到牌坊外面,多看了一眼临沐观三字之后,便开始布置了。

    他单掌合十,口中喃喃念咒,另外一只手,却是两只并拢,不断的凌空书画。

    一道道金色的佛光游走,伴随着慧觉的动作,在牌坊上两边柱子上,顿时出现了大量的金色的梵文。

    这些梵文熠熠,继而又很快收敛,没入柱子之中,消失不见了。

    在两边的柱子上,下了梵咒之后,慧觉沉吟了一下,咬破自己的指尖,逼出一点精血,却是朝着牌坊屈指一弹。

    精血洒出,没入牌坊上面的临沐观三字之中。

    随后让人难以置信的,从临沐观三字之中,却是朦胧的虚影缭绕,继而似乎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尊道士的虚影。

    这道士现身之后,朝着慧觉打了一个稽首。

    而慧觉同样朝着他合十一礼,

    “有劳前辈了。”

    慧觉朝着这一道虚影说道。

    “无妨。”

    “我本是临沐观地灵,此观破敝,我陷入沉睡之中,如今小师父以自身精血唤醒于我,我自当恪守本职,尽力庇守住山门。”

    虚影话语落下,他的身影没入临沐观的牌坊里面,消失不见了。

    万物有灵。

    尤其是时间长久的东西,其中大多都有灵性。

    更加遑论,这临沐观,从前的时候,是道门观所,常常有道音和香火熏陶,自然具有灵性。

    只是临沐观废弃,观中道士四散走光,此地废弃了。

    原本属于临沐观的地灵,自然也就陷入沉睡之中了。

    如今,慧觉也是以自身的精血和法力,将他唤醒,借助他的力量,庇护山门,抵挡劫难。

    对山门牌坊下了梵咒之后,慧觉又是一只手合十,同时一边喃喃念咒,一边围绕着临沐观的院墙,不断的书写、划刻梵咒。

    慧觉所到之处,四周的院墙墙壁上,便被佛光,印上了一道道佛门梵咒。

    这些梵咒神圣而庄严,似乎充斥着无边的佛力。

    在院墙四周下完梵咒之后,慧觉回到正门,又从正门,重新小心翼翼的倒退,走入院内。

    破败的道观里面,站在门口,水先生看着慧觉郑重其事的动作,他的眉头微憷,却是开口说道,

    “小和尚!你是不是感觉到什么了?”

    他武功不俗。

    内家武道罡气,虽然偏向阴柔。

    却阴狠凶厉,霸道非常,足以算得上是一流高手。

    他虽然不懂玄门术法,但是看着慧觉这样郑重其事的样子,也是让他心中有些发毛。

    不仅仅是他,看着慧觉这么认真的样子,那七八个随行的护卫,也是有些神情古怪。

    慧觉的样子,太郑重其事了。

    他根本不像是在布置守夜驱邪的阵法,而完全是一副在布置阵势,准备和魔头决一死战的模样!

    好像慧觉已经能够确信,晚上将有恐怖的东西来袭!

    面对水先生的话语,慧觉只是回答道,

    “确实有点不好的预感。”

    “所以我多多准备一下。”

    这么说着,慧觉又多补充了一卷,

    “总之,今天夜里,你们还是不要睡得太死。”

    “待会儿,我替你们的刀剑上,也附上驱魔破煞的梵咒。”

    “这样一来,若是真的有什么妖孽来袭,大家也好多一些对付的手段。”

    听到慧觉这么说,他们面面相觑着,却也只有点点头。

    在院墙周围,布置阵势之后,慧觉进来,又在院子里面,布置了一圈阵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