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九章 收服弱种
    看着指间晶莹剔透的鲲皇之精,姜菘的眼中平静一片,逼近的昆蝗她却视而不见,只是喃喃自语道:“人总是喜欢怀旧,相较于其他种族来说,人族的寿命实在过于短暂,自降生之日起便开始滑向死亡的深渊,即便强大的巫师也不过徒增数百年光阴。可那又如何呢?当千百次的生离死别让你的心变得麻木,当忘了感动和所爱之人,人又如何能再称之为人呢?”

    “你想反悔,这很正常。”蝗潮涌动,昆蝗逼近姜菘,平静的说道:“但约定就是约定,我已经履行了约定,现在是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谁也无法阻拦。”

    随着它的话语,一股磅礴的意念力从四面八方侵入了姜菘的身体。

    身躯变得僵硬,思维也在被挤压,双膝一斜,姜菘跪倒在了地上,但她却浑然不觉,还在继续说道:“死亡多可怕嗬!即便最睿智的人族王者也惧怕它的寂灭和黑暗,想方设法追求永生。但殊不知永生是一种诅咒,它为那些因为胆怯和自卑人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它让惧怕死亡的人有了一个自欺欺人的目标,让懦弱无能的平凡人幻想用无限的生命为自己赢取一丝成功的可能。然而,一旦被永生所迷惑,人就将成为生命本身的奴隶,一个不敢面对死亡的人永远称不上是一个强者。”

    “咦?”蝗潮推进的速度一滞,昆蝗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它感觉到原本被它的意念挤压成一团的姜菘的意识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

    眼角、鼻孔都在渗出鲜血,暴露在空气中的心脏疯狂的跳动,姜菘正在一点一点的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你是一个强大的巫,我从未在任何一个种族身上见过如此坚韧的意念力。”昆蝗说道:“这种程度的意念力,你本可以轻松活下去,寻找一个尚未降生的躯体,抹去意识,附身转世,这是你们人族大巫拥有的秘术不是么?这个约定很公平,你为什么要选择毁约呢?”

    “黎族繁衍至今,经历大灾小难无数,之所以能够建部立国,就是靠无数族人舍身赴死,为族人博取生机。”姜菘僵硬的双臂颤抖着,肌肉束在翻滚,她在紊乱的力量中艰难寻找着平衡:“我黎族人不会做无谓的牺牲,但不代表我们会忍气吞声。你杀我族人无数,毁我族人生路,我怎会将鲲皇之精双手奉上?”

    口中溢出鲜血,但姜菘眼中的光芒却越来越亮,她被压弯的肩膀正在一点一点直起来。她哑着嗓子呵呵笑道:“你不该任由我族人离开,自今日起,黎族正式向昆族直翅王脉昆蝗宣战!凡我黎族者,遇昆则诛!不死不休!匿!”

    昆蝗的意念力如同大海般磅礴,厚重的压力仿佛有亿万只蝗虫将她压在身下,但姜菘却颤抖着站起身来。她的双臂颤抖,两股意念在其中纠缠,她想捏碎鲲皇之精,但昆蝗的意念却阻挠着她,让她无法用力。

    “我欣赏你的勇气,但不喜欢你的愚蠢,既然你选择死亡,那我就成全你。”昆蝗的意念力猛然加大,姜菘探出的手猛的回转,一把捏住了自己的心脏。

    “嗬!”姜菘眼眶崩裂,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昏厥过去,但她却在回过神的一刹那,猛的咬掉了半边嘴唇,含着鲜血吐向了鲲皇之精。

    血肉在空中飞舞的轨迹被昆蝗看得一清二楚,在强大的意念力之下,他看到的血肉移动速度比蜗牛还要缓慢。

    然而,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昆蝗猛的看向一个方向,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际:“是谁!你敢!”

    ……

    城东一片被啃噬得光秃秃只剩下枝丫和树干的树林中,同样密布着一片蝗虫,但那都是被乐琦催动的寒气赶过来的。

    寒冷是所有虫族的天敌,一旦气温降至冰点之下,大部分昆虫体内的液体冷冻结晶会破坏它们的生理结构,从而杀死它们。

    乐琦掌中的寒气并不足以致命,但会引起蝗虫们本能的反感,它就像一个指南针一路指引乐琦来到了这里。

    这是另一片蝗虫的聚集地,也有可能是灾潮魔种的藏身之所。

    她还是没有遏制住自己的贪心,在亲眼见到灾潮魔种后,而且是弱种,她做不到转身离开。

    那可是她所处的世界中星系级别的魔器,就连她父亲都没有如此强大的仙器,如果能被她炼化,她的实力恐怕能直逼星级,她必须要冒险一试。

    在来到这片树林中后,乐琦便一眼看到了那只被蝗虫们隐隐围在中央的特殊蝗虫。

    通体翠绿得有些透明的身躯漂亮无比,虽然比一般蝗虫还要小些。但完美的线条让它显得力量感十足,甚至因为略带透明的身躯让它看起来有些不像真的,但翘起在空中微微震颤的那对长长的触须暴露了它。

    一般人看到它或许只会认为它是个长得漂亮些的蝗虫,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家伙就是灾潮魔种的弱种本体。

    居然是已经孵化的弱种,这让乐琦有些失望,因为在魔种未孵化的时候才是最好炼化的时候。不过她恰好知道如何炼化已经孵化的魔种,这样也好,正好省去了孵化要用到的各种天材地宝。只不过炼化过程会比较凶险,并且考验技巧。

    灰六儿在乐琦的指示下凝聚妖力,用一片六棱镜面将周围围了起来,就在包围圈形成的一刹那,就像是捅了马蜂窝,周围的蝗虫一下子炸了锅,“嗡”的一声腾空而起,向着灰六儿扑了过来。

    “妈呀!琦琦姐!它们要来吃我了呀!咱们快跑吧!”灰六儿被吓了一跳,大声叫道。

    乐琦看着在镜面区域中疯狂飞舞的蝗虫群,高声喊道:“坚持住!很快就好了!”

    丝丝寒雾凝聚,在周围铺开,飞舞的蝗群在镜面区域里搅起了一股寒流风暴,将弱种本体包围在其中疯狂涌动,想要冲破镜面空间的包围圈。

    承受着来自镜面两端的冲击,灰六儿苦苦支持着,妖力在飞速流逝。

    乐琦小心的控制着寒雾扩散的速度,她要将周围的气温降到刚刚到达冰点的程度。在那样的温度下,灾潮魔种的意念力会被削弱到极限,但却不会影响到它的生命,是进行收服炼化的必要环境。

    她家传的天霜寒气是灾潮魔种的克星,就连完全体的灾潮魔种都被父亲封印了。但她的功力尚浅,虽然只是个弱种,但她依旧不敢放松警惕。

    随着气温的降低,蝗虫翅膀表白开始凝结起水蒸气,越来越重的翅膀和越来越冷的气温让它们飞得也越来越低,最终落回了地面上。

    那只弱种本体的翅膀和触角上也凝结了一层湿润,落在了蝗虫群中央。

    就在此时,一声怒喝从外界的蝗虫群中传出。

    “是谁!找死!”

    灰六儿闷哼一声,嘴角已经溢出一丝鲜血。

    乐琦也被这一声怒喝冲击得有些心神不定,那声怒喝里饱含着昆蝗愤怒暴戾的意念力,差点将她拉入幻境之中,但她拼命守住心神,重新将注意力放回了弱种本体之上。

    她们已经被发现,如果没有收服弱种,那她们一个也走不了,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拼死一搏了。

    她死死盯着弱种头顶那两根长长的触须,收服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那两根触须去掉,并且是完整的去掉。

    她不确定这只弱种的身上有没有毒素,如臂指使的心剑并不在身边,风云粗糙炼制的铜刀锋利度不够,她只能选择动手。

    就像是无法用双手一下将纸张撕成三片,想要同时拔除那两根触须,要求两只手的力量要保持绝对一致,但凡留下一点根,都会伤损弱种本体的意识,无法进行炼化。

    所以,她只有一次机会。

    “琦琦姐!快点啊!我坚持不住了!”灰六儿艰难喊道,镜面两端已经被蝗虫绿色的血液沾满了,镜面也有些摇摇欲坠,她坚持不了多久了。

    气温已经降至冰点,乐琦深吸了一口气,瞧准弱种本体,猛的双手探出,向着那两根触须捏去。

    察觉到乐琦的动作,弱种本体在低温下反应稍有迟钝,但仍旧一下跃起,想要躲避乐琦的双手。

    但乐琦仿佛料到了它的动作,双手后发先至,凌空一下捏住了它的两条触须。

    触手的冰凉如同捏到了两条冰线,弱种的体重比看起来要重得多,跃起的惯性让它没有停留,向着镜面冲去,但撞到镜面摔下后,它的动作却变得有些迟钝了,光滑的头顶上,原本生着两根触须的地方已经齐根断裂,原本疯狂涌动的蝗群一滞,纷飞的轨迹变得杂乱。

    昆蝗愤怒的声音借着对蝗群的最后一丝控制传出,但却有些变形:“我记住你的样子,我会找到你,杀……”

    纷杂的声音只说到一半便停止了,乐琦松了口气,上前抓住了弱种本体。

    已经变得迟钝的弱种本体并没有躲闪,乖乖的被乐琦捏了起来。比普通蝗虫还要小一圈的弱种入手却足有近两斤种,但对于见过矿精无数的乐琦来说却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这只是收服的第一步,接下来要做的才是最重要的,不过眼下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蝗潮估计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