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才县令 > 第五百零八章 CD城的暗流
    白肖还在雍州的时候,葛洪就想着说服刘景。

    可刘景却变得聪明了,一直在那里虚以逶迤。

    葛洪知道他是舍不得,这也是人之常情。

    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妄想,益州最后的结果不管怎么变,都不会再是他的。

    葛洪不想让燕人占了便宜,所以才迟迟不动手。

    也许在慕容赐看来,杜昂的动作很快。

    可在葛洪的眼里,却是慢得不能再慢了。

    杜昂已经比预先商量好的时间晚出手很多了,要不然慕容赐还想在那里发疯,做梦去吧!

    成都城要守不住了,葛洪决定铤而走险。

    也是刘景的人靠不住,否则好好的成都城怎么会这样。

    葛洪出入刺史府,那就跟自己家一样。

    在这方面,葛洪可是下足了工夫。

    刘景坐在大位之上,瞪着两个眼神真是吓人啊!

    “这么黑,不点灯吗?”

    “吾看得清楚。”

    可葛洪还是点燃了蜡烛,有些事还是在光亮的地方说比较好,“刘大人,你还没有想好吗?”

    “你比想的要来得晚。”

    “所以你应该考虑好了。”

    刘景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我已经考虑好了,再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却突然动摇了。”

    “权力这个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啊!”

    葛洪的神色更加的阴冷,刘景说的跟以前说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没有时间了。”

    “吾知道。”

    葛洪不得不大点声说话了,“你难道想投靠大燕吗?刘景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朝廷高官,而大燕不过是一群蛮夷之邦,你想身败名裂吗?”

    “这段时间我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管他什么名声那都是狗屁。”

    “来人啊!”这话可不是刘景说的,而是葛洪说的,他这就是反客为主,而且还真让反成了。

    如今还留在刘景身边的人,那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聪明的人早就跑了,谁会在刘景这棵歪脖树上吊死啊!

    葛洪只不过是对留下来到这些人,进行了一一拜访。

    这些人也就相继倒戈了,非常的容易。

    刘景却无动于衷,“我早知道会是这样,这个位置你来做吧!”

    “你知道我要什么?”

    “那个对你来说真的重要吗?”

    刘景也是一个当了一辈子官的人,他当然知道葛洪要得是什么?无谓就是名正言顺这四个大字。

    可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根本就不用他亲自出面。

    刘景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葛洪把刘景从位置上拉了下来,“我告诉你很重要,益州这个地方太封闭,如果没有刘大人穿针引线,想要重新治理,是非常艰难的。”

    “有什么难的?花点时间罢了。”

    “我们没有时间了。”

    “大将军,最擅长的就是韬光养晦,怎么会没有时间呢?”

    如果说到别人,葛洪还真的懒得再解释。

    可要是说到杜昂,葛洪就不得不解释了,谁让他是杜昂的臣子呢?

    “大将军一旦出手,就没有再收手的道理了,现在你明白了吗?”

    益州再加上荆州之地,那绝对算的上是固若金汤。

    荆州有水路,益州有天险,进可攻退可守。

    如果是其他势力,最多也就是跟其他势力鼎立。

    可要换做是杜昂就不一样了,他事先的准备太充分了,有可能横扫天下。

    试问其他诸侯,又怎么会置之不理呢?

    所以日后杜昂这边别想消停了,那么益州必须尽快平静下来。

    刘景的作用,也就越发的凸显。

    “这么说我还有点用?”刘景发出了一声惨笑。

    “你就不为你的家人想想吗?”

    “他们早就离开益州了,现在留在城中的那些根本就是无关紧要。”

    葛洪竟然敢说就不会无的放矢,葛洪在成都这个地方待了这么久,又怎么会用吓唬人这样的烂招吗?

    “他们在均州对吗?”

    “你...”

    刘景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点变化,他的心绪变了,也就是害怕了。

    葛洪坐在了大位之上,别说这个地方是真不错。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现在今非昔比了,你的那些心腹总会有那么几个动摇的。”

    “结果就不言而喻,你的家人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

    “你应该庆幸是我先找到了他们,要不然被其他势力找了去,你的下场会更加糟糕。”

    葛洪这边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还能留刘景一条活路。

    可要换做是其他势力,就会想办法将益州这滩浑水搅得更浑,就跟现在白肖差不多。

    刘景终究不是一个能成事的人,就是因为他不够心狠。

    “你不要伤害他们。”

    “我没打算伤害他们,而是想照顾他们,你选的那个地方太偏僻了,对于你那些养尊处优的家人来说会受不了的,他们眼下都在荆州享福呢?荆州多好,四季如春。”

    刘景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成都是你的了。”

    “那么你就要听话了。”

    次日刘景就出现在了成都城头,以前他踏上这里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可如今却显得格外萧瑟,这里已经不在属于他了。

    “让燕王出来见我。”

    葛洪这边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还能留刘景一条活路。

    可要换做是其他势力,就会想办法将益州这滩浑水搅得更浑,就跟现在白肖差不多。

    刘景终究不是一个能成事的人,就是因为他不够心狠。

    “你不要伤害他们。”

    “我没打算伤害他们,而是想照顾他们,你选的那个地方太偏僻了,对于你那些养尊处优的家人来说会受不了的,他们眼下都在荆州享福呢?荆州多好,四季如春。”

    刘景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成都是你的了。”

    “那么你就要听话了。”

    次日刘景就出现在了成都城头,以前他踏上这里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可如今却显得格外萧瑟,这里已经不在属于他了。

    “让燕王出来见我。”

    慕容赐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当然不会吝啬这点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