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6章 屠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王!这是方圆百里最后一个部落了!”看着远方升起的炊烟,一名匈奴士兵向中行说汇报道。

    “攻进去!烧了他们的渡船,问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汉人来过!”中行说的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汉朝使团的行踪!难道他们去了北边不成?招手叫过队伍中负责驯鹰的使者,“须卜谟还没有消息?”

    鹰使轻轻地梳理着肩膀上雄鹰的羽翎,摇摇头答道,“天王,给须卜将军送行的神鹰前日才出发,恐怕要到明天才能收到回信!”

    “若是须卜谟发现了汉朝使团的行踪,早该送信过来了!”中行说估计将汉朝使团堵在河水东岸的希望不大了!尽管他猜不出那些汉人是怎么样渡河的,但是他已经意识到必须开始筹划下一步的计划了!

    “拿笔墨来!”亲随连忙奉上笔墨和羊皮纸,中行说坐在马上笔走龙蛇草草写就两封短信交给鹰使,“一封给休屠王,一封给昆邪王!让他们务必拦住汉人的使团!”

    昆邪王和休屠王虽不如左贤王、右贤王那般地位尊崇,但也是匈奴人中排得上号的势力!他们各自领着数万部众游牧在黄河西岸、汉朝使团前往大月氏的必经之路上。←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其中休屠王的部落控制着后世的武威郡一代,汉朝使团若是渡过黄河,很快就会进入休屠王的势力范围!而昆邪王的部落则控制着张掖郡一代,在中行说看来,即使那些汉朝使团能侥幸逃过休屠王的围追堵截,也会被昆邪王控制住。

    “是,天王!”鹰使双手接过信函,将它们卷成纸卷塞进鹰腿上绑着的竹管里封好;片刻后,两只雄鹰展翅高飞,在他们头顶转了一圈儿一前一后向黄河西岸飞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云层当中。

    这会儿的功夫,匈奴骑兵们已经占据了这个小部落,船只被找出来堆在一起点火焚烧;部落的首领被带到了中行说面前。

    “你们这几日可曾见过或者听过有汉人从这里经过?”中行说冷眼看着那个畏畏缩缩的家伙,答案自然让他失望了!这家小部落最近几天并未遇到任何外人。

    “留些人在这里看守船只!剩下的跟我回去!”中行说厉声喝道,从山谷里出来,西行的道路就这么几条!既然到这里还没有发现他们,那么一定是从自己经过的某地渡河的!

    “天王!”押送部落首领的匈奴士兵小心翼翼的看了中行说一眼,才支支吾吾的答道,“船只已经被烧光了!”您不是命令所到之处搜到的船只都要全部烧毁么?怎么现在又要派人看守了?

    “什么!”中行说这才想起每到一个部落先行焚烧船只已经是惯例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远不远处腾空而起的火焰后悔不已;没了这些渡船他们如何才能渡过黄河?难道要再绕一个大圈子从其他地方过河不成?

    可惜距离他们最近的其他部落都已经在百里之外了,等他们和须卜谟汇合再找到有船的部落过河,那时候汉朝使团还不知道已经跑到那里去了!

    “天王!这是最后一个部落了!我们接下来该去那儿?”那名士兵似乎还没看出中行说的异样,直愣愣的发问道。

    “去那儿?”中行说心中憋着一股气久久不得发散,先是被人以少击多打得大败,然后又是白跑了这么一大圈,一向将大汉朝廷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他何时受过这种挫折!真是好生的让人郁闷!

    眼神四处游荡,好巧不巧的落在了那名部落首领的身上!中行说深吸一口气,拿起马鞭劈头盖脸的向他抽了过去!“杀光他们!然后我们回去!”

    “贵人饶命!贵人饶命啊!”这名部落首领声嘶力竭的哀嚎着,然而他的声音不仅没能唤起中行说的同情,还越发的让他反感了!一个眼神过去,立刻有亲卫拔出弯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这边的哀嚎声停止了,而不远处这个小部落里却爆发出了更大的哭声!一队队匈奴士兵大笑着纵马从帐篷周围穿过,随手挥舞弯刀向那些可怜的羌人砍去!被弯刀劈中一时还不得死的哀嚎声、肝胆欲裂的痛哭声、绝望之后的咒骂声和匈奴人的大笑声混在一起,将这里变成了如同地狱一般的残酷景象。

    鲜血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大地,帐篷被匈奴人扔上火把点燃,几名躲在帐篷之中的羌人浑身是火的从帐篷里跑出来,扑倒在地拼命地打着滚,而那些匈奴士兵此时也收起了弯刀,笑嘻嘻的看着这些倒霉的家伙!他们知道被烧死可比一刀砍死痛苦多了。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这家部落不管男女老少都被匈奴人屠戮一空!血腥气直冲云霄,引来无数秃鹫、乌鸦在上空盘旋,只等这些匈奴人一走它们就会飞扑下来饱餐一顿。

    若是让我抓住那些汉人,我定要让他们比这痛苦百倍、千倍!这些羌人临死前的哀嚎声总算是让中行说的心情好了些,他调转马头吩咐道,“带上他们所有能跑的马!我们回去!”

    他心中抱着万一的侥幸,要是速度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赶在最后时刻追上那些汉人使团,到时候定要让他们领教领教本王的手段!

    片刻之后,上千匹马的奔腾震动了大地,那些在上空盘旋的秃鹫、乌鸦也被吓得猛地向上飞起,直到声音渐渐停歇它们才盘旋着扑向他们早已渴望多时的食物!

    而在另一个羌人部落外面,李悠正迟疑的看着那些羌人俘虏!该怎么处置他们才好呢?如果现在就把他们放了似乎不太妥帖,难道要将他们全都杀了么?

    “使君!该渡河了!”堂邑父从羊皮筏子上跳下来催促道,这一会儿的功夫,大部分辎重都已经运到了河对面,现在六艘羊皮筏子足以将剩下的人马一次运完了!

    “嗯,处置完这些人就渡河!”李悠似乎下了决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