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9章 将登乌鞘雪满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王,西去乃是休屠王的部落所在!休屠王背地里老是说三道四......”须卜谟出言劝道,他们现在只剩下七八百骑兵,贸然进入休屠王的领地,要是他对中行说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就不好办了,“不如我带领五百人马追击汉朝使团,您就在这里等候消息吧?”

    须卜谟出身匈奴四大贵族姓氏之一,中行说现在虽然职位比他高,但若是论起在匈奴的根基他就远不如须卜谟了!因此须卜谟清楚休屠王或许会对中行说心存侥幸,但绝不敢杀了自己这个须卜氏的青年才俊。

    “须卜将军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不过谅那休屠王也没这个胆子!这休屠王想得多做得少,背地里说些坏话发牢骚的胆子是有的,可他绝不敢动本王一根毫毛!”中行说不屑的说道,多谋而少断这就是中行说对休屠王的评价,他知道自己进入休屠王的领地看起来有些危险,实则安全之极,因为一旦自己丧命于此,休屠王就将迎接大单于的冲天怒火。

    “是,那我就先给王庭送上信,向大单于告知咱们的去路!”须卜谟见中行说决心已下,于是不再劝说,而是采用这种方法为他们此行上了一份保险。

    “天王,可以开船了!咱们按照那老羌人所说带了一大堆绳子!”一名亲卫过来汇报。伸手指向一旁大石头上绑着的绳子,巧的是这块大石恰恰就是汉朝使团第一次渡河时绑上绳子的那一块。

    “嗯,选些水性好的脱了铁甲,过河去吧!”中行说吩咐道,铁甲太沉一旦落水人很难再浮上来,中行说此举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亲卫领命而去!稍倾六七名擅长水性的匈奴骑兵脱下铁甲站到了羊皮筏子上,可是匈奴人少有会操船撑篙的,他们只能从羌人里找出几个以前在部落里撑船的汉子来代替他们干这活儿。

    须卜谟挥挥手,立刻有人从人堆里将这些撑篙的家人从人堆里揪出来围在一起,须卜谟冷声说道,“要想活命,就好好地把筏子撑过河去!要是有什么意外,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就直接到河里喂鱼去吧!”

    那些羌人哆哆嗦嗦的撑动长篙,可是羊皮筏子和他们平日里所使用的舟船大有不同,他们在渡口盘旋了半天才晃晃悠悠的向河中央飘去。

    “真的能渡河?”中行说惊讶的看着羊皮筏子平稳的浮在水面上,对这支汉朝使团的首领愈加好奇起来!他在大汉生活多年,见过无数木排舟船,还从没有见过这种渡河的工具!他到底是从那学会这一手的?

    “贵人,咱们已经走了一半了!用不了多久就能到河对面了!”一直到河中央,羊皮筏子还算平稳,因此撑篙的羌人稍微松了口气,挤出一丝笑容对筏子上的匈奴骑兵恭维的说道。

    “若是能过河,就饶你们一条狗命!”领队的匈奴骑兵也是轻松不少,这样的天气下河游泳可不好受!

    “看着这木头挺细的,没想到还挺结实!”另一名匈奴骑兵嬉笑着在筏子上跺了两脚!

    “别!”“停下!”撑篙的羌人和匈奴首领几乎同时出声,然而已经迟了;如何捆扎筏子可是一个技术活,这些羌人和匈奴又那有汉人那般巧手?这只羊皮筏子行到河中央本来就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捆绑木头和皮囊的绳子渐渐松散开来!

    再被他这么一跺,顿时有几根木头带着一只羊皮气囊从筏子上脱落下来,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眼见着这只羊皮筏子就要支离破碎了。

    “啊!快逃命啊!筏子要散了!”一见如此,筏子上的人愈发的慌张起来,胡乱奔走更是加快了筏子散架的过程!

    “你们这些该死的羌人!”气恼之下匈奴首领直接拔出弯刀向这些撑篙的羌人胡劈乱砍起来,没了这些人掌控筏子,木筏直接开始在河中央打转!一名名被转的晕头转向的匈奴人像饺子一样落入水中......

    最后还是依靠那根绳子,才有三名匈奴人侥幸逃回岸边!剩下的羌人和匈奴都喂了河中间的鱼虾。

    “杀了他们!”须卜谟冷漠的一挥手,当即一群匈奴士兵凶神恶煞一般向那些撑船羌人的家属奔去,刀光四起哀声不断,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些人就被斩杀殆尽。

    “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若是这次筏子再散掉就全杀了!”中行说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耽误的越久,汉朝使团就跑的越远,他抬眼望向远方的群山,那些汉人现在究竟到了哪里?

    “阿嚏!”李悠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心中暗暗嘀咕,到底是谁在想我啊?

    “使君,您不要紧吧?”随行的医者闻声连忙过来问道。

    “没事儿!大伙儿都累了吧?先停下歇息片刻!烧点热水暖暖身子!”李悠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回身望向来路。

    居高临下的望过去,只见远方的黄河成了一条细线,另有一条清澈湍急的河流从他们脚下的山根飘然而出于,滚滚而去汇入黄河。

    抬眼望去,前头两山并肩而立,各展雄姿,古浪峡壁立千仞,关隘天成,悬危石,天开一线;加之飞雪弥漫,寒气砭骨,让人寸步难行。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乌鞘雪满山!”李悠小声的吟诵起后世李太白的《行路难》来!此等险峰即使是后世的专业户外人士恐怕都熬头疼不已,更何况他们这些几乎什么装备都没有的人!

    不过经历了战火洗礼之后的使团成员们尽管冻得不断哆嗦,但脸上依旧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在他们看来使君既然已经带领他们击败匈奴、渡过黄河,那么也一定能征服这座大山。

    休息了一刻钟,喝了几口热水稍微暖和了下!队伍继续前行,众人行走在羊肠小道之间,旁边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稍有不慎就会摔得粉身碎骨。

    “啊!”只听一声惨呼,李悠回头一看,正看到陈庆之脚下一滑向山崖下倒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