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8章 鹰眼显威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部落比刚才那个要大上不少,无论是帐篷、干草垛还是马羊的数量都要比他们多,最关键的是现在部落中间,百余名青壮和三四百老弱妇孺都围在一起,这给他们的进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主公,他们这是在干啥?”潘凤指着人群中间那名穿着稀奇古怪衣服、又蹦又跳、嘴里还发出奇怪声音的老者说道。

    “或许是他们部落的巫师吧?”匈奴人信奉萨满(萨满一词来源于通古斯语和印第安语,在此时或许这些萨满法师有另外的称谓,但意思是一样的),他们相信萨满可以通过舞蹈、击鼓、歌唱来与祖先之灵或者天神进行沟通,看部落中央那名萨满法师敲着鼓、跳着神秘舞蹈、而周围的匈奴人伏在地上一脸肃穆的样子,李悠向潘凤说着自己的猜测,“或许他们正在向他们的天神祈祷什么吧?”

    李悠的猜测很快得到证实,那名萨满法师在舞蹈结束后转过身来看着薪犁部的部众,下巴哆嗦,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双目紧闭,周身摇晃,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天神下凡啦!”当即有人捧出火盆放在萨满脚前,为天神引路;这是萨满法师突然停止了敲鼓,浑身剧烈的颤抖,这正是天神已经附到他的身体上的表现,萨满法师突然睁开眼睛,眼中流光闪过,用一种不似人间的腔调说道,“薪犁部的子孙们,你们请我来有什么事?”

    “因今年冬天已经好久没有下雪啦!再这样下去明年母羊就诞生不出小羊,母马生不出小马,而薪犁部的孩子们也没办法平安长大!因此我等才惊动祖先为我们降雪!”部落之中的长者伏在地上,用崇敬的语气向附身于萨满法师的祖先之神祈求道,“薪犁部愿为祖先供奉牺牲祭品!”

    “使君,萨满法师作法时间极长,我等正好乘着这个机会杀进去!”堂邑父在大汉日久,对萨满的敬畏早已被对东皇太一等神袛的崇拜所替代,因此并不觉得打扰萨满法师的作法仪式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只是那些人刚好拦在我们冲刺的中间!须得好好看看冲杀的路线才是!”薪犁部的部众正好处于帐篷中间,无论从那个方向杀过去,到中央都会撞上他们,这对李悠等人的计划来说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障碍。

    最好是选择一条防守最为薄弱的线路,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烧掉那些干草垛和帐篷,可是到底该从那个方向杀进去呢?现在又没有风,不然上风向就是最好的选择!

    咦,似乎可以用这个啊!李悠忽然想起自己还拥有从陈庆之那里学到的天赋技能——鹰眼来!这项技能用到这里似乎再合适不过了啊!但愿这次能够触发那%的几率!

    李悠深吸一口气,调出虎符面板,使出了鹰眼技能!以往数次都没有任何反应的鹰眼标识此时突然亮了起来,他的眼中突然出现一个红色的箭头,从薪犁部左侧肋部的位置划过,一直到右侧肋部!

    啊!这就是鹰眼所标出的敌军最大破绽所在么?李悠凝神一看,箭头所指的线路正是薪犁部老弱妇孺最多的所在,而且这条线路四周分布着最多的干草垛和帐篷!从这里冲杀一回起码能焚毁薪犁部一半的干草!

    这项技能真是太强大了!可惜触发几率实在是太低了一点!如果能像陈庆之那样百分百的触发该会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啊!

    “一会儿我们从那里杀过去!”李悠伸手指向鹰眼技能所指向的那个位置,“潘将军你带领二十名精锐,不带火把,用你的大斧为我们劈开一条出路!堂邑父,你和我带人负责放火!看清楚了没有?”

    “嗯!潘某晓得了!”潘凤也是在韩馥手下领兵多年的宿将,这点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的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对他来说挥舞大斧厮杀可是比放火痛快多了!

    “我们走!”三人悄无声息地离去,回到大队人马之中,很快分配好任务!潘凤所率领的二十人刀剑在手,其余的汉军士卒纷纷燃起火把!牵着包住了马蹄的战马,众人小声地跟着李悠来到方才箭头所指的方位,这才翻身上马!

    李悠回眼一望,只见所有汉军士卒都做好了准备!他对着潘凤一挥手,只听潘凤大喝一声,举起大斧就朝一里之外的薪犁部杀去!

    “什么声音?”震天的马蹄声打断了薪犁部的祭祀,萨满法师瞪大眼睛看着潘凤袭来的方向!口中发出惊恐的呼声。

    一里的距离在骏马的全速冲刺下转瞬即至,还没等这些匈奴人从地上爬起来,潘凤的大斧就向他们的脑袋招呼过来!

    潘凤和他率领的二十名精锐就像利刃切过豆腐一样轻而易举地将聚集的匈奴人分成两部分,为后军打开了通路!

    李悠和堂邑父带着剩下五十多名士卒向狂风一样卷了过来,将浸满油脂的火把丢到了薪犁部辛辛苦苦才收集起的干草垛上,一时间火焰升腾、浓烟四起......

    五十多支火把像雨点一样飞向周围的各处干草垛,这些匈奴人还来不及反应,大汉的士卒们就从他们之中来了个对穿!

    “儿郎们!再和我杀进去!”李悠从身后抽出火把点燃,指向另一个方向喝道,七十余名汉军士卒再次冲杀过去,薪犁部又有许多干草垛和帐篷被点燃。

    将火把丢在一个尚未点燃的干草垛上,李悠再次将手伸向身后,那里有的是火把!正在这时他眼睛的余光瞟见刚才那位享受薪犁部全体跪拜和敬仰的萨满法师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身首两断!从他受伤的痕迹来看,应该是被潘凤在第一次冲杀之中一斧劈死的!

    哎,这还真是的!李悠同情地望了他一眼,封建迷信果然是会害死人的啊!要不是你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目标这么明显,说不定还不会这么早就死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