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87章 回归长安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承恩翻身下马,疼爱的拍了拍这批汗血宝马的头,这才慢悠悠的走向中行说的首级,他知道如果自己能够平安返回长安,这将给他带来泼天的富贵!大汉对中行说可谓是恨入骨髓,自己为陛下清除了心腹大患,陛下一定会对自己厚加赏赐的!

    “使君!中行说首级已被在下拿下!”王承恩快马奔到李悠身前,手中高高地举着中行说的头颅,徐延年等人在他身后喜笑颜开,丝毫没有嫉妒之情。

    “好!回长安之后,吾定会向陛下为诸位请求封赏!”眼见着这名遗臭万年的大汉奸死在自己部下的手里,李悠心中激荡不已,他比历史中早死了这么多年,能为大汉减少多少损失啊?最要紧的是没了他,冠军侯霍去病就不会喝下被病死牛羊污染的水,而后病倒,在岁的大好时光就英年早逝。

    如果霍去病能活到四十岁、五十岁!这对匈奴来说将会是何等的打击?有这样一位深受汉武帝信任的天才将领领军,大汉军队必能早些将匈奴逐出漠北、西域!

    “使君,匈奴兵马已经四散而逃!自此前路再无阻碍!咱们可以平平安安的渡河回到长安了!”堂邑父的脸上也满是笑意!尽管前面还有黄河,但是这些对于已经艰苦跋涉一年、克服了种种恶劣环境的他们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去匈奴人的大营!看看能不能找到渡船,咱们过河!回长安!”李悠高声喝道,身后的二百余名士卒发出了阵阵欢呼,对于那些汉人士卒来说,经过了一年多的漫长时间,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而对于楼兰和大月氏的使者来说,他们终于可以见到传说中那无比辉煌的长安城了!

    拷问了几名匈奴俘虏,很快就弄清楚了匈奴人的大营所在!赶到那里一看,里面果然有不少渡船;这些是中行说早些时候为了避免大汉使团躲过他们的拦截渡过黄河而准备的,没想到现在却便宜了里李悠他们!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李悠小声的吟了两句诗,中行说机关算尽,却成了为他人做嫁衣,现在李悠连重新制作羊皮筏子的时间都省了,“将大营中有用的东西都带上,俘虏都看好了!咱们渡河!回长安!”

    陈庆之指挥着使团中熟悉舟船的士兵在黄河之上数次往返,就将所有二百余名使团成员以及数十名匈奴俘虏运到了黄河东岸;把船只焚烧一空,他们再次踏上了返回长安的路途。

    清除了回归长安的最后一道阻碍,归心似箭的大汉士卒们策马前行的步伐明显勤快了许多,他们一个个引吭高歌,吟唱着汉人的歌谣奔向久违的家乡。

    大汉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国度啊?长安又是什么样的城市?能让他们的脸上绽放出如此愉悦的笑容?楼兰二王子伏密驼和大月氏贵霜部的名将胡维什卡同时想到。

    依靠从匈奴大营中弄到的补给,众人轻松的穿过陇西、天水,来到了大汉的边郡之外,进入边关沿着渭水东行,几天的功夫他们就可以回到长安了!

    “来者何人!”一阵马蹄声响,一群铠明甲亮的大汉士卒在一名裨将的率领下堵在了李悠等人的面前。

    李悠伸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停步,自己则策马缓缓前行,他高高举起手中的汉节,大声说道,“大汉使者张骞奉陛下之命出使西域!历时一载有余,如今大功告成,返还长安!敢问前面的是哪位将军?”

    “啊!是张使君啊!末将赵广国拜见使君!”一听到张骞两个字,再仔细打量一番他的面容,那名裨将连忙翻身下马,快走两步来到李悠身前拱手行礼,一脸激动的说道,“末将去年送使君出关,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使君了!没想到这才一年多,使君就回来了!这是天佑我大汉啊!”

    “中行说已经被本使麾下士卒斩杀!本使还带来了西域楼兰国、大月氏国的使者!”理由也认出了眼前这位就是去年自己出关时向自己通报前方有匈奴拦截的裨将,说到这里他抬高了语气,“西域道路已经被本使打探清楚!我大汉反击匈奴的日子不远了!”

    “天佑吾皇!天佑大汉!”这些饱受匈奴威胁的边关士卒们发出一阵阵的欢呼,他们仿佛已经看到汉朝大军远出河西、扫灭匈奴的那一天!

    “使君一路辛苦!且随我入关去,让末将设宴为使君和众将士解乏!”赵广国喜不自胜的说道。

    “多谢将军了!只是本使急着回长安去向陛下禀报,故而只能辜负将军的好意了!不过本使还有一事要麻烦将军!”李悠婉拒后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这一路行来马匹消耗过甚,还望将军能帮咱们更换些马匹,好让我们早日回到长安!”

    赵广国二话不说拍着胸脯答应下来,进入关内草草用过饭食,众人换上赵广国送来的战马向长安奔去。

    数日后,长安城外,一队骑兵狂奔而来,守护城门的将军立刻带领手下人马迎了上去,三五句话之后他面色大变,恭恭敬敬的带着李悠等人进入长安城,来到未央宫北阙的门外,值守于此的司马连忙迎了上来,“来者何人!”

    “使者张骞不辱使命,自西域归来!还请司马奏明陛下,吾要马上见到陛下!”张骞郑重的亮出了手中的汉节,如今汉节上的鲜红旌毛已经褪色,节杖上邪满是斑驳,不过这些丝毫没有让人觉得寒酸,反而给它增添了无数威仪。

    “在下这就进攻奏报!”值守司马不敢怠慢,一路小跑的向未央宫跑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一阵急促的步子从宫门内传来,一名太监隔得老远就尖着嗓子喊道,“可是张使君回来了?陛下召见!张使君快快进宫!”

    “你们在此等着!”安排好手下,李悠跟着他们进入未央宫内,跟在太监身旁的那名将军引起了李悠的注意,他拱手问道,“敢问将军高姓大名?”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