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93章 虏在吾目中矣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厚布掀开,下方是一个丈许长宽的木台,木台四周被木板围住,而中间是由泥土、砂石、木屑等物堆成的山峰平原!上面还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制作精巧的城池、帐篷等物,更为让人惊讶的是山谷之中还有水流经过!

    “这是长安!这是渭水!”刘彻身边的卫青脱口而出,指着木台边缘的城池与河流说道,接着他的手指移向西方,“这么说这些就是河西到西域了?”

    “是的!这是吾等根据沿途所见及堂邑父、伏密驼、胡维什卡等人口述所制成的河西至西域一带的沙盘!”李悠点头应道,这就是他问刘彻要来将作大匠属下的工匠所打造的东西,一个对于现在这个时代来说无比震撼的沙盘模型。

    沙盘最早出现在秦代,秦在部署灭六国时,秦始皇亲自堆制研究各国地理形势,在李斯的辅佐下,派大将王翦进行统一战争。后来,秦始皇在修建陵墓时,在自己的陵墓中堆建了一个大型的地形模型。模型中不仅砌有高山、丘陵、城池等,而且还用水银模拟江河、大海,用机械装置使水银流动循环;可惜的是这座史上最豪华的沙盘直到李悠所在的后世也没有呈现在众人面前!

    而那之后沙盘就没有再运用到军事上,直到光武帝刘秀征伐天水、武都一带地方豪强隗嚣时,大将马援“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使光武帝顿有“虏在吾目中矣”的感觉,这可以说是沙盘在人类军事史上的第一次应用!

    而在这个世界,李悠将这一时间提前了两百年!让刘秀的祖先汉武帝刘彻也有机会一睹这件军事利器的风采。

    “陛下请看!”李悠指着沙盘上的山水沟壑,“这里是长安城,臣去年就是从这里出发到达边关,出关口沿着祁连山西行,渡河水到达休屠王境内,再穿越昆邪王领地到达西域楼兰国!就是伏密驼王子所在的国度,然后继续向西,过焉耆国、龟兹国、姑墨国、疏勒国到达大月氏境内,再向南过莎车国、于阗国、精绝国、且末国回到楼兰!沿西行原路向东返回大汉境内,到达长安!”

    刘彻的目光跟着李悠手指的移动一次扫过他所经过的群山大河、沙漠草原,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直到看到这座沙盘,他才对自己统领的大汉国土和匈奴的领地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长久之后他才吐出一口气真诚地赞道,“张爱卿一路实在是太辛苦了!”

    当初听里有口述时,他对此行的艰难只有模糊的认识,但直到看到这座沙盘,他的认识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在沙盘上长安城才只占了这么大一点位置,那么大汉使团所穿过的路途究竟是多么的漫长而又艰难啊!

    “张爱卿,这座山顶为何是白色的?竟是和冬天下雪了一般?”刘彻很快发现了沙盘上的异样,他也曾到过长安附近的终南山等地,但除非是冬天,这些大山通体都为绿色,看沙盘上长安附近的那几座大山就是如此模样,为何这座山山腰以下是绿色,到了山顶却变成了白色?到底是何原因?

    额,这个时候和他讲述海拔和气温的关系似乎有些早吧?难道要我从初中物理开始讲起?纠结片刻李悠还是决定将真实原因忽略过去,“陛下,此山乃是吾等渡过河水进入休屠王领地之前所翻越的一座大山,这座大山山顶积雪终年不化!故而臣将其山顶涂上了白色!我大军若是要从这里西进,必须备好棉衣等御寒之物!”

    “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听闻还有盛夏不化之雪,刘彻感慨地说道,接着他的手指又指向天山和昆仑山之间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此地为何都是沙子?张爱卿当初从西域返回时为何不直接从这中间穿过?而是南下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陛下!此处为绵延千里的沙海,沙海之中没有水、没有草木,唯有漫漫黄沙!人一旦闯入其中,必会干渴饥饿而死,是断断走不了人的!”李悠如实回答。

    “原来如此!”生长在关中平原的刘彻无法想象沙漠是什么样的,他将此事藏在心里继续发问,“这里就是休屠王和昆邪王的领地?”

    “是!匈奴大单于统领诸部,其下有二十四长分领各地兵马,这休屠王和昆邪王都是二十四长之一!麾下各有人口数万,兵马万余!只是眼下他们被军臣单于派往西域援助乌孙国的大昆弥猎骄靡,一时之间难以返回!如今河西一带空虚,正是我大军西进之时!”说到这里李悠提高了嗓音,“此次西征必能大破匈奴,一扫昔日白登之耻,扬我大汉军威!”

    “有了此物,虏在吾目中矣!”刘彻激动地双手紧握沙盘边缘的木板,用力之大让他的指关节都开始发白,“立刻召集窦婴、田蚡到此!朕要让他们看看张爱卿的这件宝物!”

    相对于因为窦太后而上位的丞相许昌、太尉庄青翟等人,刘彻更信任窦婴、田蚡这样的老臣子,当他想清楚沙盘的用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们。

    “匈奴王庭在那个位置?”传旨的宦官匆匆离去,刘彻又在沙盘上打量起来。

    李悠的手指沿着长安向北,一直到后世蒙古首都乌兰巴托附近,“陛下,匈奴王庭在此处!距长安有三四千里之遥!”西安到乌兰巴托的直线距离为公里,李悠指着长安到匈奴王庭之间的大片空白遗憾的说道,“可惜堂邑父离开匈奴已有十余年,记忆难免模糊,因此这部分标注的并不是很清楚!今后只有让使者、商人多加打探再慢慢细化填充了!”

    “如今沙盘之上仅有河西到西域及大汉境内的山川河流尚算精确!其他区域都需要不断补充!”李悠提醒道,他可不想刘彻根据这幅沙盘就开始谋划漠北之战。

    “沙盘?可是聚沙成盘之意?这倒是个好名字!”刘彻点头赞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