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101章 朝政纷乱(12000收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子骐兄,这何为大礼仪?小弟久在嘉州,两耳不闻窗外事,且还是头一次听说此事,还望子骐兄为我解惑!”李悠好奇地问道。←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这”钱骅左右张望,李悠见状连忙挥退左右,直到甲板上只剩下了他们俩和许光三人时钱骅才开口说道,“此事事关陛下,故而须得慎重才是。”

    于是乎钱骅开始说起了大魏朝朝廷上这两年争吵的最凶的话题,“先皇去年驾崩时并未留下子嗣!好在先皇此前已经有了准备,从赵王爷家将陛下接进宫来悉心教导,驾崩前更是立下了遗诏命陛下继承皇位!”

    “本来此事虽然少见,但也在情理之中,陛下在从赵王府搬到宫中后跟随先皇处理朝政,颇得群臣赞誉继位后太后支持,群臣信服,本来眼看着本朝就要中兴了,没想到却闹出了一件大事!”钱骅苦笑着摇摇头继续解释道,“陛下即位次年,诏议崇奉生父赵王典礼,宰相杨介夫、御史大夫贾澄等力主称先皇为皇考,赵王为皇叔而太尉英国公丘元德等则主张称赵王为皇考,朝廷重臣分作两派吵得不可开交!”

    “宰相杨介夫、御史大夫贾澄等认为陛下既然是由小宗入继大宗,就应该尊奉正统,要以先皇为皇考,赵王改称皇叔考赵大王,母妃蒋氏为皇叔母兴国大妃,祭祀时对其亲生父母自称侄皇帝,另以赵王次子为赵王之嗣,主奉赵王之祀。”

    “而太尉英国公丘元德等则认为赵王既为陛下生父,亦是应称其为皇考,此乃人伦常情,陛下此举实乃至孝!”

    “而宫中对此却颇有不满,尤其是太后听闻陛下打算册封自己生母后更是担心自己地位不保,故而亲自起草了诏,严厉指责丘元德等人,认为不当称赵王为皇考。”

    “额,朝廷上真是为此事而争论么?”李悠有些不相信,这让他想起了大宋英宗继位时的濮议之争,和大明嘉靖皇帝继位时的大礼仪一案!这两件事情和此事如出一辙,都是皇帝无嗣,继任者对亲生父亲的称谓而引起的朝政动荡。

    只是大宋英宗时的濮议并非单纯的礼法之争,而是朝廷新旧势力借此一争高下大明嘉靖皇帝继位时亦是如此,嘉靖皇帝借助于大礼议驱逐了杨廷和等老臣,组建以张璁为首的自己能够掌控的朝政格局,将皇权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果然钱骅的回答和李悠所想如出一辙,“此前先皇体弱多病,朝政多落在以杨介夫为首的群臣手中,他们希望的是陛下也能像先皇一样垂拱而治,将朝政交由他们处理!因此万万不想看到陛下奉赵王为皇考的举动!”

    李悠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这样的举动让杨介夫等人以孝道为借口要求皇帝遵从先皇之道的打算有落空的危险!试想下如果皇帝真的肯按照先皇的想法行事,又怎么会固执于要求给自己的生父上皇考的尊号呢?这意味着他对先皇的某些做法并不十分认同。

    “而前些年先皇将朝政都交道丘元德等人手中,这丘元德出身世家,对我们这些勋贵多有打压!如今新皇即位,且有将朝政收回之势,英国公又怎么会不支持呢?”钱骅直到此时才揭晓了谜底,原来明面上是皇帝的家事,实际上却是掌握了朝政的世家和握有军权的勋贵两派之争。

    “原来如此!”李悠长叹一口气,没想到自己不想找麻烦,麻烦却主动找到自己了,想必自己进京后就要被逼着战队吧?如果战队错了,他的处境就会异常艰难!

    嗯,朝廷上不是分作三派么?世家派和勋贵派已经出场,那寒门一系又在做什么?而且如果论出身,自己那位岳父好像就是寒门派的啊?

    “寒门一系多为科举出身,他们这些读人又怎么会看得起我们这些武勋世家?”钱骅不屑的摇摇头,想必他也不怎么看得起其他两派吧?说罢他同情的看着李悠,“周学士虽然出身汝南周氏,但却是旁门远支,且幼年之时和长支多有不合!全靠自己才有了如今的成就,所以他在朝堂上反而和寒门派靠的更近一些,贤弟你进京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啊!”

    李悠顿时生出一阵儿荒谬感,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百姓屡遭天灾、流移失所、生死只在旦夕之间,而朝廷上这些大佬们却不管不顾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连自己这个置身事外之人都少不了要被逼着站队,自己的婚事也会因此陷入动荡!

    “哎!父母人伦岂可违背?陛下尊赵王为皇考乃是正理!”心中感慨,但这队还是得站的,既然武勋贵族站到了陛下这边,那么自己肯定也要跟随大队行事!李悠也不傻,知道武勋贵族是他最大的靠山,想要顺利继承爵位离不开他们的支持!而若是自己傻不愣登的跑去支持世家派,武勋派必定会因为自己的叛变而大怒,而世家派也不会真心接纳自己。

    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也无需隐瞒,还不如早些说出来的好!钱骅听闻此言对他愈加亲热了几分,一路上指着运河两岸的流民大骂世家、寒门两派颛顼无能,只会在朝堂上争权夺利却没办事治理地方!

    李悠也连连出声附和,从他沿途所见,还真没有几个地方的百姓日子过得比嘉州好,这固然有老爵爷体恤百姓的功劳,但这些地方官吏们贪腐无能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边喝酒一边痛骂,不多时就到了傍晚时分,船队又该停泊歇息了!船夫将船靠在码头上,李悠和钱骅从甲板上下来,而为他们准备的马车等早已在码头上等候多时了。

    “老爷,可怜可怜给点吃的吧!”俩人没走多远,那些聚集在码头上的流民看到他们衣着光鲜,立刻围了上来。

    这看着被护卫们拦住的流民,李悠心中涌起一丝不忍。

    ...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