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106章 名士云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阳贤侄果然明理,父母人伦乃是天地至理,赵王既然是陛下的生父,理应尊为皇考!那些读人把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平日里满嘴的忠孝,如今却力阻陛下至孝之举,实在是寡廉鲜耻之极!”英国公丘元德摸着胡须赞道,看来他对李悠的表态十分满意。

    “叔父过誉了!”李悠故作腼腆的说道,这两天他和钱骅一起四处拜访京中的勋贵之家,这些话已经说过无数次了,都快倒背如流了!

    “嗯,贤侄今后若是在京中遇到什么事情,尽可到府上来!”说罢丘元德端起了茶盏,李悠和钱骅连忙起身告辞。

    出得府外,俩人上马并肩而行,钱骅说道,“如今咱们勋贵一系虽然暂时被世家和寒门打压,但大魏开朝以来两百余年的积累亦不是吃素的;文阳贤弟若是在国子监受了那王维桢的刁难,大可以来英国公府上向丘太尉求助。丘太尉自不会坐视不理。”

    今日李悠已经表明了态度,丘元德也需要有年轻的血液补充勋贵一脉的实力,因此绝不希望李悠的袭爵一事受到阻碍,而且袭爵是勋贵们最关心的问题,谁也不希望在这件事上出问题;如果今日他们坐视李悠袭爵不利,日后他们的子嗣袭爵时遇到问题还指望谁来说话?

    “这几日有劳钱兄为小弟引路了!等明日西园雅集之后,我请钱兄去京中的长乐坊游玩一番!”李悠拱手谢过。

    “咱们兄弟何须如此见外?”钱骅不以为意的笑笑,转而正色道,“不过文阳贤弟你初来京城,正需要各路人马帮衬!明日事了,我帮你约上几位勋贵家的公子,咱们好好聚一聚!”

    “多谢钱兄!小弟明白!”李悠离京多年,京中的关系恐怕早就有些淡了,现在乘着还在京中的时间,正好和下一代的勋贵们多联系联系,日后也好有个帮衬!俩人边走边聊,很快将邀请的名单定下,比如什么英国公家的小公子、武定伯家的世子等等,都是祖上和李家、钱家交好之辈。

    翌日清晨,李悠早早的起来,带着许光乘马前往钱骅府上接了他一同前往城西的西园去赴太平郡主的雅集。

    “西园在京城之西十里处的西山之下,此地背山面水、风景旖旎,乃是京中贵人们避暑游玩的首选之所!其中又以西园的风景为胜!”一路上,钱骅摇头晃脑的给李悠解说着西园的来历,“开朝之初西园本为皇家避暑山庄,先皇疼爱蜀国公主,将西园赐给了她;而蜀国公主和太平郡主交好,因此我等才能进得园内一览风光!即使不为扬名天下,不为那些名门千金,但是能入园一览美景,也值得我等走一遭了!”

    “哈哈!钱兄才华过人,想来此次定会有佳作问世!”李悠知道钱骅当年通过国子监的考试可是很轻松的,他是勋贵家为数不多的文武全才,他的诗文当年在京中也深受好评。

    “罢了!我等勋贵家的富贵全靠武勋得来。此次进京后就要去禁军报道,愚兄最近把心思都放到兵法韬略上了。诗词不过是些小道,今后大概不会在这上面耗费太多精力了!”钱骅半是解释半是规劝的说道。

    “嗯,小弟明白!”李悠知道他这是为了自己好,因此诚恳的拱手谢过。

    不多时,二人已经行至西门之外,道路两边做文士打扮的人也越来越多,看他们前行的方向,大抵也都是前往西园而去。

    “前面可是文进兄?”交游广阔的钱骅很快在人群之中发现了熟人,连忙高声呼喊,见前人停步回过头来对李悠介绍道,“这是前国子监祭酒吕希文大人的次子吕景昭字文进,文进兄在诗文经义上颇有建树,贤弟日后可多向他请教!”

    说话间俩人已经到了吕景昭跟前,相互介绍作罢;吕景昭不无遗憾的说道,“文阳贤弟若是早些进京就好了!咱们尚能在国子监多加交流,可惜如今家严已经另改他任了!”

    “既然吕大人尚在京城,那小弟日后亦能上门拜访向吕大人和吕兄请教学问,倒也不算迟!”李悠笑呵呵的说道。

    吕景昭为人谦和儒雅,没几句话李悠就和他混熟了,顺带邀请他参加长乐坊的聚会,吕景昭欣然应约,接着三人又说起今日赴约的名士俊才来。

    “听闻此次王维桢大人的公子王清任也会赴约,王公子的诗文在下一向是佩服的,不知这次会不会有佳作问世!”吕景昭虽然有些不满自己父亲的职位被王维桢取代,但说起王清任来也并没有出言不逊,可谓是真君子。

    “小弟也曾听闻王摩诘学士也来了。摩诘学士诗画乐三绝,今日吾等有福了!”即使是钱骅这样不看重诗词之人说起王摩诘来也是心生向往。

    “今日太平郡主是为了招待京中赶考的青年才俊,王摩诘学士或许会一展自己在画和琵琶上的才华,这作诗恐怕是不太可能了。不然的话有他的珠玉在前,那个青年才俊还敢献丑?”吕景昭不无遗憾的说道。

    “那还真是可惜啊!”李悠也很想看看这位和王维姓名相仿的诗人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诗词,现在听闻他不太可能亲自下场也难免觉得惋惜。

    “李贤弟不用可惜!”吕景昭忽然变得兴奋起来,“王摩诘学士今日虽然不太可能作诗,但今日亦有一位不输于他的青年才俊到场,想必他不会让二位贤弟失望的!”

    “哦?究竟是何样人物?竟让吕兄如此佩服?”钱骅好奇的问道。

    “此人乃是前朝大名士龙溪先生的衣钵弟子!姓袁名章字飞卿!”吕景昭说起龙溪先生时面露崇敬之色,“他方才得了院试的案首,本次入京专为状元而来!入京不到半月,这袁章就接连作出佳作,被众士子拿来和当年的王摩诘学士相比,认为今科状元舍他其谁!今日他必定会有佳作问世。我等不虚此行啊!”

    这世界还真是小啊!李悠想起了姑苏花船上那次不愉快的见面!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