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117章 犯讳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这首词应该是非常得体的,一片祥和升平的景象,以玉宇、仙露、碧天将天意与人事结合,安和而祥瑞。为了科考,我已经是放下心中执拗,写出这等歌功颂德的词来,为何陛下还是如此不满?难道有那些词用得不对么?

    哦,是了,“太液波翻”这一句中的“翻”字用得似乎有些不妥,若是改成“玉宇澄清”的“澄”字要更好一些,可是即使如此也不至于要黜落吧?袁章细细的将这首词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也仅仅是发现了一点小问题而已。

    “陛下,臣以为袁章这阙词堪称精妙绝篇,为何要因此将其黜落?”观文殿大学士王乐道出列问道,这阙词他方才也曾看过,除了“太液波翻”略有瑕疵之外,其他的都堪称绝妙好辞,陛下为何生出这般怒气来?

    呵呵,你们这些人整日只知道研读圣人经义,却对陛下的近况一无所知,还真是让老夫觉得有些胜之不武啊!杨介夫心中冷笑道,你们难道就没有读过陛下前些日子给赵王写的祭文么?最后几句是“俨时巡之仙仗,执川逝之宸仪。呜呼哀哉!攀鼎龙兮莫皇,瞻幄凤兮何有?”如今再看袁章“此际宸游,凤辇何处”句,不正是与“彼时”五句的意思暗合了么?

    而且此词第一句就是“渐亭皋叶下”,“渐”字用得极为不妥,因为皇帝病危叫“大渐”;这些年赵王、先皇先后归天,加之陛下身子并非康健,他看到“渐”字又怎么会开心?

    这些倒还罢了,最多会让陛下心生不满,而不至于将其黜落,可是你好死不死的又在词中写了“正值升平”,这就是自己找死了!莫非你不知道赵王的姓名乃是李升?你在测论之中但凡遇到有先皇名讳的地方都用了它字避讳,怎么到了这里就依旧用原字了?

    陛下如今正为尊赵王为皇考之事和朝廷诸臣闹得不可开交,你却在殿试的试卷上直接犯了赵王的名讳,这岂不是触了陛下的逆鳞?将你的卷子黜落,永不录用还是轻的了!

    杨介夫脑子之中如电般闪过诸多思绪,略带怜悯的看着端明殿大学士王乐道,此时出列只会让陛下对你们的观感更为厌恶。←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果然,李圭当即就怒不可遏的指出了袁章这首词中犯讳的地方;王乐道顿时面如死灰,往年科考众人都记得要避大魏历代皇帝的名讳,而今上即位后众人都记得要加上他的名讳,却很少有人意识到也要避开赵王的名讳,连他们判卷时都没有想起;但袁章终究是犯了赵王的名讳,已然铸下大错不可更改。

    大魏以忠孝治国,李圭指出此处乃是对赵王的纯孝之举,王乐道等寒门大臣连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宫中侍卫将袁章插起,丢到宫门之外。

    “袁兄!这是怎么了?”当袁章被宫中侍卫丢到宫门之外,在宫门外等着他高中状元的王清任不禁大为变色,连忙冲上去将他扶起来问道。

    “哈哈!二十年苦读,满腹经纶,经义诗文、兵法韬略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如今仅仅是一字之错,就惨被黜落、永不录用!”袁章现在几近癫狂,不能通过科举立于朝堂之上,他还怎么找杨介夫报仇?没想到自己的老师载在杨介夫身上,自己又重蹈覆辙,一念至此,袁章挣开王清任仰天长啸,“老天呐,你何其不公啊!”

    “宫门之前不得喧哗!再有下次,休怪本官将你投入大牢。”一名拱卫皇宫的皇城司官吏出来冷森森的说道,方才他已经知道袁章被黜落、永不录用的结果,对于这样没什么根基、又断了为官之路的学子,他是一点都不会害怕。

    “在下这就带他离开!”王清任连忙拖着行尸走肉一般的袁章上了马车,向自己家中行去,一切还得等他的父亲从朝堂上回来再细细打听。

    而宣政殿中,殿试继续进行,杨介夫一言之间赶绝了寒门重臣们看好的希望之星,那些寒门重臣又岂肯就此罢休?于是乎,荥阳郑氏的子弟郑清之等世家考生的试卷被他们翻出来一字一句的仔细核对,但凡发现问题就猛烈抨击。

    世家一系自然不肯示弱,他们也找出了蜀中苏少游等寒门考生的卷子大肆批驳,一时之间宣政殿上群臣分作两边战得不可开交,将国家好好地抡才大典搞得是乌烟瘴气。

    大殿之中,唯有英国公丘元德为首的勋贵一脉巍然不动,静静地站在那里忍着笑意看着自己的对手们产生分裂,他们知道自此以后世家和寒门再也不可能如此亲密无间的合作了,或许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些勋贵出头的时候了。

    闹腾了许久,群臣才在杨介夫和贾澄等人的劝导之下安静下来;李圭御笔点了一甲的状元、榜眼和探花,而其他名次就以诸考官所报上来的为准,今科殿试,除了袁章之外并未黜落任何一名士子,众多新进士叩谢皇恩的声音从宣政殿传出,一直传到宫门之外。

    当皇榜贴出来之后,震动了整个京城,大才子袁章因为一字之失而被黜落的消息迅速传了开来,一时间群情各异,破口大骂杨介夫者有之,幸灾乐祸者亦有之......

    而袁章在回到他暂时居住的王维桢府上之后,一连三日水米未进,将自己独自锁在房中,不知道想些什么。

    至于杨介夫这边却不肯就此放过他,“明儿,你去找两个可靠的人手,找到那袁章;读人大喜大悲之余饮酒过度,而导致失足落水不幸溺死者多矣,你们可要把这位袁大才子照看好了。”

    “是,父亲,我这就下去安排!”说罢杨德明出了屋子,片刻之后两道影从后面溜出了宰相府,往国子监祭酒王维桢的府上行去.....

    第四日凌晨,当王清任推开袁章的房门时,发现那里早已是空无一人,只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封墨迹未干的信。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