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135章 任务:击败尹子奇(900均定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南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河南节度使贺兰进明不发援兵,这让跟随南霁云出城求救的士兵们陷入到绝望之中。

    “我们去真源,然后去宁陵,我就不信大唐全是贺兰进明这般胆小怕事的小人。”南霁云咬紧牙关说道,但愿真源的李贲和宁陵的廉坦不会像贺兰进明一般。

    “是,将军。”说罢众军再度出发,这时队伍中却接连响起咕咕的肚鸣之声,这样南霁云有些内疚,“方才是南某冲动了,诸位跟随南某突围至今尚粒米未进,方才应该好生吃他娘一顿再说的。”

    “看将军说的,贺兰进明那种小人的饭菜吃了,小的还怕中毒呢。”纵使饿了一整天,这些士卒对南霁云方才的举动也没有丝毫怨言,他们故作开朗的开玩笑道,不想让自己尊敬的上司心中有任何内疚。

    “待会儿到了真源,让李将军给咱们准备些酒肉,想必李将军那里的吃食要比贺兰进明小儿的美味得多,我们走快些,某家都有些等不及了。”说着众人加快了马速,飞快的前往真源行去。

    南霁云带着二十余名士卒饿着肚子快马加鞭,终于到了真源境内,真源的守将李贲比贺兰进明热情不少,当即命人生火做饭,南霁云和这些士卒总算是有了吃食,可是一想到城中的张巡、许远以及满城官兵百姓都在饿着肚子,他们也难以下咽,勉强填了些肚子南霁云就向李贲请求派出援兵。

    李贲面露难色,起身带着南霁云到了帐外,看着稀稀拉拉的士兵说道,“李某也异常敬仰中丞大人和许太守的忠烈之举,奈何南将军也看到了,我真源守军也只有这么多,守城尚且捉襟见肘,又如何能派出援兵呢?”

    李贲所说亦是事实,他不像贺兰进明那般胆小怕事,只是真源的确没有派出援兵的余力,对此南霁云也无话可说,只得拱手谢过,“多谢李将军款待,如此南某还是马上动身赶往宁陵吧,但愿廉坦将军那里仍有余力支援睢阳。”

    “南将军既然来了,李某总不能让你们白跑一趟。”李贲咬咬牙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东西,“李某手中还有良马百余匹,如今守城用不上骑兵,南将军就顺路带走吧,纵使不能出城杀敌,把它们都宰了给中丞大人和众将士稍微填些肚子总是好的。”

    大唐的武人无不爱马如命,如今李贲竟然愿意舍弃自己的爱马,让南霁云颇为感动,此时不是谦让之际,他对着李贲深深一礼算是谢过,立刻领了马匹继续带着自己的属下赶往宁陵去向廉坦求救,若果他那里再没有援兵,那么睢阳的陷落就只在旦夕之间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到了宁陵,那廉坦和李贲一般热情,只是宁陵的兵力同样不足,廉坦费尽心思也只抽出了三千名老弱病残交给南霁云,“南将军勿怪,如今廉某手上也只能拿出这么多士卒了。”

    “若是此战之后南某能活下来,定当上门拜谢。”廉坦的处境南霁云也看在心里,如今周边诸城除了贺兰进明所在的临淮,那里都是捉襟见肘,廉坦能拿出这么多兵力来已经是耗尽了心机,但是只凭这些人还是不够啊,南霁云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敢问廉将军营中可还有多余的粮草?如今睢阳城中已经断粮一月有余,再下去恐怕就只能吃人肉了。”

    “廉某营亦无粮草。”廉坦缓缓摇头,最后咬牙道,“罢了,如今某家帐中还有粮食百余石,就分给南将军一半吧,宁陵如今的处境终究比睢阳好多了。”

    “多谢廉将军。”南霁云感激之下立刻向廉坦拜倒,有了这些粮食,大军省着点用就又能坚持几天了,只是这些还不够啊,南霁云红着脸继续问道,“廉将军,可还有箭矢兵器?能否也给南某一些?”

    廉坦即使搜刮干净了宁陵城,依旧凑不出多少东西来,最后南霁云只能带着三千老弱病残,百余匹战马、几十石粮食和数千支羽箭踏上了返回睢阳的征程,看着那些衣不遮体、瘦骨嶙峋的士兵,他心中暗叹,像这样的士卒,即使能赶到睢阳,等突破重围入城之时又能剩下多少呢?恐怕能剩下一千人就是好的了,这对守住睢阳来说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罢了罢了,南某出身微寒,能有今日全靠中丞大人的提拔,今次就带着这些人返回睢阳,和中丞大人、许太守、雷将军他们一同战死吧;想到此去定无生路,南霁云反倒是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只是如此以来恐怕就没机会找贺兰进明报仇了,真是让人遗憾啊。

    大军从宁陵出发,到了日落时分来到睢阳城外,南霁云下令暂且扎营休息一晚,待明日凌晨敌军最为疏忽的时候再冲破重围,杀入睢阳城中;和士兵们一起扎营完毕,又四处巡查一番,南霁云这才进入帐篷里合衣睡下。

    月上中天,除了值夜的哨探之外,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没有人注意到南霁云的帐篷之中突然冒出点点白光。

    “本次宿主将附身南霁云,时间为南霁云带领援军返回睢阳城之时!宿主本次的任务为帮助张巡、许远守住睢阳城,并消灭尹子奇所率领的叛军,任务时间为三个月。”虎符的声音将李悠从梦中唤醒。

    嘶~李悠醒来后先是握住了左手,被斩断的尾指如今还散发着阵阵疼痛,接着肚子又咕咕的叫了起来,可是这一切和他这次的任务比起来却又算不了什么了。

    这可是睢阳之战啊!大唐开国以来最为惨烈的战事,纵观华夏上下五千年,困守孤城的战例不知凡几,可无论是独守襄阳的吕文焕,还是坚守钓鱼城、击毙蒙古大汗蒙哥的王坚与张珏,他们所面临的局面恐怕都没有张巡这般残酷,若是非要找出一个来,恐怕也只有后世阎应元守江阴方能与之相比。

    这次的任务还真是艰难啊,李悠陷入沉思之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