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161章 闾丘晓之死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传我的军令,让闾丘晓即刻来见。”张镐发布完命令对张巡等人抱歉的说道,“那贺兰进明已经被陛下贬为北海太守,近日就要离职赴任,不再归属本官管辖,因而不能将其定罪;不过本官定会向陛下上请求把贺兰进明斩首以解睢阳百姓之冤屈。”

    亲兵领命马上出帐带着一群骑兵快马赶往濠州而去,而帐中的张巡等人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这也怪不得张镐,于是谢道,“多谢南阳郡公为吾等主持公道,吾等也会向陛下上弹劾贺兰进明顿兵不前,几乎使江淮之地为之糜烂。”

    接着众人按照大唐的习俗在酒席上吟起诗来,张巡和许远乃是进士出身,张巡的《守睢阳作》和《闻笛》等诗篇在后世评价极高,而张镐也是文武双全之辈,双方你一首我一首好不热闹,张巡和许远的诗词多为睢阳而作,言辞之间慷慨悲壮,让人闻之感慨不已。

    “岧峣试一临,虏骑附城阴。

    不辨风尘色,安知天地心?

    门开边月近,战苦阵云深。

    旦夕更楼上,遥闻横笛声。”

    张镐重复了一遍张巡方才吟诵出的《闻笛》,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诗句中所描绘的场景:试登高山了望,眼见敌骑已兵临城北。风尘漠漠不辨颜色,哪知道兴亡天意。营门外星月低垂,鏖战正搅得天昏地。早晚更楼上,听远处横笛声声悲鸣呜咽。

    久在战乱之中,张巡还能听到笛声并体味出曲中深意,欣赏到音乐的美;由此可见张巡应该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而他拼死守卫的不正是大唐百姓无忧无虑的耕种织布,闲暇时吹笛为乐的生活么?李悠在此时似乎有些明白张巡为何能在睢阳坚持这么久了,这绝非单纯对大唐的忠诚,更多的则是对江淮百姓太平生活的守护。

    这一夜,营中的诸将无不酩酊大醉,今晚他们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再也不用担心明天会有无数的叛军士兵前来攻城;可是依旧有无数睢阳军民在睡梦中喊杀不断,让为他们看守门户的张镐军咂舌不已。

    第二日醒来,张巡并未继续休息,而是和张镐一起商量着睢阳百姓战后安置的事情,如今睢阳城中的百姓不仅没有多少粮食了,连遮风避雨的房子都没有,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冬天了,不解决这些他们即使逃过了叛军的屠杀,也躲不过寒风的侵袭。

    “这些百姓好不容易才保全性命,本官定不能让他们无所着落。”对于张巡的要求,张镐一一答应下来,不仅将军中所带的粮草分给睢阳百姓大半,还将尹子奇大营之中的物资几乎全都给了他们。

    张巡也带着百姓将尹子奇的大营搬之一空,大营中的粮食、布匹可以让他们不虞饥寒,而建造营地的木头等物也可以让他们重建家园;当然从营中找到的金银钱财等物,还是得分给张镐的部下,若是他们奔袭多日却一无所获,恐怕连张镐也无法遏制他们的怨气。

    眼见这一幕,李悠对大唐军力的评价又下调了一级,即使连张镐这样英明的统帅也需要用钱财来激励士兵作战,难怪乎安史之乱后就是各个藩镇割据为祸。不过想到能够救下张巡、许远、南霁云、雷万春、贾贲、姚誾等睢阳六忠烈的性命,李悠心中总算是好过了些。

    就在城中恢复建设工作进行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濠州刺史闾丘晓也被张镐派出的亲兵带到了睢阳城中。

    闾丘晓此时似乎意识到自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一到睢阳城中连忙不顾羞耻的跪倒在张镐的面前,“卑职濠州刺史闾丘晓拜见南阳郡公。”此时他可不敢再提张镐不过是陡然幸起的事情了,现在在河南、河东一代,全都是张镐说了算。

    “闾丘晓,本官问你,本官当初派人命你派出援兵救援睢阳,你为何不从?”张镐对他自然不会有好脸色,厉声喝道。

    “下官...下官...”闾丘晓眼睛急转,似乎在想借口,支吾了半天才回应道,“下官接到大人军令后就立刻在城中组织援军,奈何濠州多年未逢战事,兵甲不修,所以时间才拖得久了些,下官正要领兵出战,就听闻大人神勇,一举击败贼军、杀死尹子奇,解了睢阳的围;下官正要为大人输送钱粮,帮助大人犒劳三军,没想到大人这就命人将下官叫过来了。”

    听到闾丘晓将钱粮两个字咬得极重,张镐就知道他这是要贿赂自己,可张镐又岂会将这些放在眼中,他忍不住摇头道,“事已至此,汝还要狡辩?来人呐,那濠州城中可有整军出征的迹象?”

    押送闾丘晓回来的亲兵立刻回应道,“濠州城中一片歌舞升平,小的到达刺史府时,闾丘大人正在宴饮,全无出兵的迹象。”

    “哼!”张镐冷哼一声,大声喝道,“濠州刺史闾丘晓藐视军法,畏敌如虎,无视朝廷军令,拒不派出援军,几使睢阳陷落,此乃贻误军机之大罪,左右,与我拖下去杖毙!”

    “大人!”闾丘晓一听此话顿时吓得邯郸欲裂,连忙膝行几步来到张镐身前,连连磕头哀求道,“大人,小的尚有年迈的双亲需要供养,还望大人饶小的一条狗命,将小的罢职还乡吧?”

    张镐面露讥讽,“鼠辈昔日做下的事情这么快就忘了么?如今那王昌龄的双亲又该由谁来供养?”

    闾丘晓听闻此言顿时面如死灰,无力的瘫倒在地,当日他杀死王昌龄的时候却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帐中立刻有人将闾丘晓拖到帐外,只听棍棒劈啪作响,初开始时还能听到闾丘晓的惨叫,但没多久就没了声音,不多时行刑的士卒来报,闾丘晓已经死于杖下。

    张巡等人纷纷露出欣慰的神色,唯有李悠依旧面色不改,这闾丘晓是已经死了,可那贺兰进明还活着呢,断不能就此让他平安离开。(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