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30章 团练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河东四府的八百里加急文你们都看过了吧?赶紧议一议此事究竟该如何处置为好。”河东一带是世家大族聚集之地,而且距离他的根据地弘农也不远,故而杨介夫对妖道蛊惑流民作乱之事非常警惕。

    “必须将这些贱民统统斩杀以儆效尤。”兵部尚袁汝夔当即喝道,他的老家可就是在河东四府之中,若再有迟疑这些乱民就杀到他们家了,从河东四府送上来的文看,他们家的田地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今年的收成算是完了,袁汝夔心疼的直滴血。

    “兵从那里来?我大魏历来讲究守内虚外,重兵全都集中到京城,而这两年京营禁军随时多达四十万,就算现在还剩下些,恐怕也不能离开京城。”吏部尚卢承庆家在范阳,倒是不如袁汝夔这般着急。

    那些距离河东四府尚远的世家、寒门的官员们纷纷点头称是,如今京中才是最紧要的地方,若是己方大军离开京城去河东讨伐乱民,京城的脆弱平衡就会被瞬间打破,他们这些文官怕是要被李圭下狱处死了。

    因此大厅之中的文官们立刻分成了两波,一波以袁汝夔为首,要么是家在河东,要么和河东的大户人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坚持认为从京城调集少量兵马不会出事,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将这些流民剿灭,好尽量让他们的家族避免损失。←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另一派则以卢承庆为首,大多是和河东一带没什么利益瓜葛的官员,他们显然更关心自己的安全问题,绝不肯放走京中的一兵一卒,双方吵得不可开交。

    “不如让嘉州伯李悠带兵前往河东剿灭流民?”参知政事胡松年出来打圆场,“如此一来可以将他从京中调走,二来这李悠在领兵打仗上倒是有一手,由他出面必可很快平定河东,恢复当地安宁。”

    “不妥,且不说陛下会不会放李悠出京,须知兵乃凶事,若是让他到了河东,谁敢保证他不会借机报复,屠戮我族中子弟?”当即有出身河东的官员反驳,开什么玩笑,他们这些人刚把李悠摆了一道,御驾亲征害死勋贵无数,又怎么敢让李悠这个勋贵子弟去他们的根据地?李悠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只要带领麾下人马将流民逼到他们家所在的方向借刀杀人即可,事后还没处说理去。

    河东一系的人马很快想明白其中的道理,顿时将胡松年一顿好骂,大厅中越发的热闹起来,吵得杨介夫不胜其烦。

    “近些年来北方大旱,南方水涝,这次河东之事只是开始罢了,若是应对不妥,就会立刻波及到整个大魏。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争吵不休。”杨介夫掌管朝政多年,终究比他们看得远一些,“这些乱民必须尽快扑灭,京中的禁军虽然不能动,但城外的勤王军还没有走呢。”

    “南阳知府张果熟悉兵事,勤王军中以他麾下的一万兵马最为精锐,就再从勤王军中选出两万人来让他统帅,前往河东剿灭流民。”熟悉百官的杨介夫很快做出了裁决,这位张果乃是寒门出身的文官,昔日曾在边郡就任时屡次击退蛮夷部落的进攻,颇有知兵的名声,正是此时最合适的人选。

    不用派出禁军,自己的安全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卢承庆等人不再说话;而张果的名字袁汝夔也曾多次听过,前些日子也在京城城墙之上见识过张果大营的军容,对杨介夫推出来的这个人选也颇为满意;当即打定主意回去就给张果调拨人马、粮草、军械,好让他尽快平定河东,保住自己家的安全。

    “相国此举实属老成谋国之道。”众人皆大为佩服,渐渐停止争吵商量起调集勤王军前往河东的细节来,明日还要去朝堂上走程序呢,不过想必李圭也会乐意看到并不忠于他的勤王军离开京城吧?

    “诸位,在下觉得此事到未尝不是一个机会。”方才一直没有说话的兵部侍郎王季和突然说话了,他出身于太原王氏,向来以智谋多端闻名,方才没有说话本就让众人有些奇怪,现在事情已经决定了他却忽然开口,众人立刻静了下来。

    “勉夫请说。”杨介夫亲切的称呼着他的字,他也想听听王季和能说出什么话来。

    “多谢相国。”王季和拱手为礼,环视一圈厅内众人,信心满满的说道,“诸位,如今勋贵宿将十不余一,这正是吾等掌控兵权的好时机;但若是重建禁军,不仅有可能让勋贵死灰复燃,还没办法照顾各处的乱局。”

    “正是如此。”众人纷纷点头,勋贵家族在禁军之中经营多年,老一辈虽然已经死了,可他们的后辈却依旧在禁军中担任中级军官,若是禁军重建,凭借他们的人脉、能力,即使有这些文官的排挤,也难保会有人重新走上高位,比如这次保住了皇帝的李悠、钱骅、丘尚俭等人,这是他们万万不能容忍的。

    还有正如杨介夫方才所说,大魏连续多年发生重大自然灾害,这些文官顺手将失德的帽子扣到了皇帝头上,还借此机会从百姓手中夺走了不少土地,但他们也知道大灾之后多有大乱,若是全都依靠禁军从京城出发赶往各地平乱,恐怕禁军到了他们的家也被烧杀一空了。

    “王侍郎说得有理,不知究竟有何良策可以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事关自己家族的安全,众人立刻竖起耳朵倾听起来。

    “此事说来倒也容易。”王季和施施然的说出了三个字,“办团练。”

    “办团练?”有些知道团练为何物的人很快品出了其中的味道,细细琢磨起来,有些尚不清楚的赶紧抓住王季和连声询问。

    唯独杨介夫看着王季和沉吟不语,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敏感的问题,这王季和心中所想恐怕不简单啊,不过办团练一事的确大有可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