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35章 打人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悠并没有等候多久,这个机会就来了;魏士良将大魏如今尚未婚配的各家才俊资料送到了李圭手边,而李圭看着这些名单陷入思索中;勋贵家族的世子断断不能娶宗室女,手掌军权再和皇室扯上关系,这危险就太大了,根据祖制这些人当不了郡马,同理即使没有继承权的次子、三子也不适合当郡马,而庶出的孩子想要娶郡主,别说李令月会不会同意,李圭都觉得脸上无光,资料里的名字瞬间少了许多。

    再看看那些世家子弟吧,出于同样的原因,李圭也不想让这些树大根深的家族和皇室扯上关系...况且即使他想将郡主嫁过去,人家也不一定会同意,那些有资格迎娶郡主的都是家中的重要子弟,这些人肩负着与其他家族联姻的重任;而迎娶郡主并不能为他们赢得多少好处,反而会招致忌讳,到时候若是被世家大族找借口驳回旨意,李圭的脸就丢大了,所以这些出身世家的年轻人同样被排除。

    那么就只剩下这些寒门子弟了,当然李圭口中的寒门子弟并不是那些穷的叮当响的人家,而是寒门出身的高官之后;他们虽然眼下身居高位,但因为缺乏世家的根基和勋贵的底蕴,他们的家族很难再朝堂上保持持续的影响力。

    或许一位才华横溢的俊才能够延续他们家三代的风光,可三代之后若是没有杰出的后辈出现,他们家也就该没落了,所以将郡主嫁过去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想必以他们的底气也不敢拒绝这样的恩宠吧?

    嗯,眼下寒门和世家捆的死死地,但他们之间并非没有矛盾,借着将太平嫁过去的机会还能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此乃一石二鸟之计也;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圭很快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大理寺卿戴玄胤出身寒门,父母早丧,少时靠为人撰写信为生,孤高清介,素来看不起杨介夫这等贪腐之辈,但由于要对付勋贵和大礼仪一事的关系暂时和杨介夫结为一党,他家中的长子年纪和太平郡主差相仿佛,且略有文名,似乎是个合适的选择。

    “魏士良,你下去查查这个戴志德是个什么样的人,画一幅画像带回来,注意,不可让人知道了。”李圭说完似乎觉得不保险,又点了两个名字作为备选交给魏士良先去打探消息,然后他才好从中选择最合适的人选。

    这并非是疼爱太平郡主,只是想把这件事做得滴水不漏,以免遇到个痨病鬼、花花公子之类引得太平郡主借机发作,不好收拾。

    “奴婢遵旨。”魏士良知道这三人大概就是李圭为太平郡主准备的郡马备选了吧,既然上一次暗地里告诉他们了,那么这一次魏士良也没有隐瞒的理由,于是乎在还没开始调查之前,这个消息就送到了太平郡主手边。

    “大理寺卿之子戴志德?”太平郡主没想到自己皇兄的动作会这么快,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把郡马的人选给她定下了。

    “是,属下已经打听过了,这位戴志德虽说有几分文才,但为人却有些迂腐。”薛绍曾经多次帮助李令月筹办雅集,对京中的青年俊才知之甚祥,而这位戴志德不仅没来过一次,还曾经说过些指责太平郡主身为女儿家却抛头露面之类的话语,若是郡主嫁过去,非得天天闹不行。

    “郡主不用担心,咱们只要赶在旨意下来之前和这位戴公子闹上一场便是了,想必那个时候陛下也就不会再提起这件事了。”不用直接管理军队,再加上已经打算返回嘉州,因此李悠这几天算是闲了下来,今日碰巧来郡主府内做客;因为之前的合作,太平郡主让薛绍拆密信的时候并未回避他,没想到却遇上了这么一件尴尬的事情。

    “闹上一场?”李令月饶有兴致的看着李悠,她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李悠的主意似乎正中她的下怀。

    “是啊,我曾经听闻这位戴公子屡次对郡主出言不逊,既然如此我们去打他一顿,廷尉大人想必也无话可说。”廷尉乃是大理寺卿的别称,“若是陛下听到了这个消息,恐怕也不好意思再让您嫁入戴家了吧?”至于戴志德胡说八道的事情倒是周南和他约会的时候说的。

    “不会有什么问题?”李令月似有异动。

    这样的事情您当初干得还少了?李悠心中暗暗吐槽一句,方才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灵光一闪,决定借着这个机会为退出京城做好准备,因此一力鼓动太平郡主出马,“京中各家子弟平日里打架的还少了?我在国子监的时候就没少和郑亮他们一起揍卢家、胡家那几个小子,只要不打出大问题,最多不过挨上几句责骂罢了;说起来回京后好长时间没动手打人了,郡主若是要动手,千万算我一个。”

    “戴志德这样的货色也敢来打本郡主的主意。”李令月完全无视了这只是她皇兄的一厢情愿,将责任丢到了戴志德身上,当即吩咐道,“薛绍,去查查戴志德这几天都在什么地方,查清楚了速速回报。”

    “不过这戴志德终究是挺伟大人的爱子,郡主能打得,我能打得,但绝不能让那些下人动手;若是我等动手,传出去也只会被人当做纨绔之间的玩闹,要是牵扯上其他人可就不好了。”李悠提醒一句,当初在国子监里打架,可全都是他们亲自动手的,那个仆人敢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不被打死才怪。

    “本郡主明白,那戴志德不过是个文弱生,又怎么会是镇国将军的对手。”李令月说出镇国将军四个字的时候还偷偷留意着李悠脸上的变化,想看看他对此究竟有没有不满,可惜的是她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打听清楚了,戴公子明日将在春和楼上与他的几位诗友饮酒论诗。”不一会儿,薛绍就打听到了戴志德的行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