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38章 此一时彼一时(一千月票加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尚大人,南方八百里急报,云州一带流民作乱,乱民之中多有妖道蛊惑人心,或许和河东四府的是一伙人。”兵部大堂内,一名属官神情慌张的送过来一份文。

    “云州?”袁汝夔脑海里浮现出云州的位置,云州处于江水沿岸,往东可以威胁到运河,往西则是大魏的钱粮之地,至于东北边则是......“云州和嘉州相隔不远吧?”

    “是,嘉水乃是江水的支流,从云州朔江而上转入嘉水,用不了几日就能到嘉州了。”属官恭恭敬敬的答道,心中难免疑惑,云州有变更应该关心的难道不是东边的运河以及西边有天下粮仓之称的云梦泽么?每年运往京中的漕粮有半数以上都是来自云梦泽一带,若是被乱民闯入云梦泽烧杀劫掠一番那还得了?

    哎,可惜啊,要是这些流民是在嘉州作乱就好了,袁汝夔遗憾的想道,正要继续询问附近何处有兵可用,却见他的亲随匆匆进来在他耳边耳语一番。

    见袁汝夔神情诡异,同样接到云州乱起准备和他商讨对策的王季和忍不住问道,“袁公,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嘉州伯李悠方才在春和楼上和太平郡主一起宴饮,碰巧大理寺卿的公子戴志德也在隔壁,两边因为言语发生冲突,李悠一怒之下把戴志德打了,还将他拉到承天府衙门,要承天府尹处置戴志德辱骂宗室、辱骂朝廷命官的罪责。”袁汝夔哭笑不得,从二品的朝廷命官亲手打人,大魏多少年没出过这样的笑话了?

    “哈。”王季和闻言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精彩,他挥了挥手屏退属官,待厅中只剩下他和袁汝夔二人后才说道,“当初李悠率军入宫何等的果断,我还以为这又是一个难对付的对手,没想到今日却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想来当日的谋划恐怕不是出自他的手笔啊。”

    “少年骤居高位,难免自得不知所以;依老夫看这李悠或许在领兵作战上有些家传的本事,但也仅此而已了,前次的谋划是昌华伯钱飒这个老狐狸的主意。”袁汝夔将对李悠的评价又调低了一些。

    “昌华伯居中谋划,李悠统兵,他们二人联手的确不好对付啊。”王季和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又在琢磨着什么鬼主意。

    “昌华伯身负管理运河之要务,如今在京城待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了;至于李悠么......”袁汝夔转过身来看着屏风上的天下寰宇全图,“如今正好是将他赶出京城的好机会。”

    “如今守卫皇宫的士兵大多出自他的振威营,陛下怎么肯放他离京?”王季和其实心中早已清清楚楚,眼下如此发问不过是想藏拙、顺便让袁汝夔得意一下罢了。

    “哈哈,道瑜你这就想错了。”袁汝夔果然得意地大笑起来,亲热的称呼着王季和的字说道,“此一时彼一时也,若是前几天断断不容易将他赶出京城;而如今李悠已经失去了陛下的信任,被明升暗降,手上没了兵权,只留下一个都指挥同知的虚名;依我看这李悠方才定是借酒浇愁,刚好遇到戴志德等人在隔壁喧哗,一时火起才出手殴打他们的;我们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将他赶出京城,没了昌华伯和李悠的支持,大局就尽在吾等掌握之中了。”

    就在这俩人密谋的同时,得到消息的大理寺卿戴玄胤也匆匆赶到了承天府衙门之中,看到爱子被打成如此模样不禁心中大怒,“李悠,你安敢如此!”

    “有其子必有其父,戴公子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敢辱骂宗室、辱骂朝廷命官,这些莫不是戴大人在家中教的?看来戴大人也没把宗室和朝廷文武百官放在眼里啊。”李悠那会被他吓到,当即倒打一耙。

    双方即刻在承天府大堂上吵了起来,可怜的承天府尹不敢插手,只好佝偻着身子缩在桌子后面,生恐糟了池鱼之灾。

    李悠一直和戴玄胤耗到日落时分才肯暂时放过戴志德一马,“本爵爷饿了,就不和你们耗下去了,明日早朝本爵爷定要参你教子无方之罪。”

    “老夫也要参你一本。”戴玄胤同样不甘示弱,他可就戴志德这么一个儿子,被打成了这样哪还有好脾气?

    第二日早朝,朝堂上异常热闹,先是嘉州伯李悠弹劾大理寺卿戴志德教子无方,戴志德当街辱骂宗室、辱骂朝廷命官。

    而戴玄胤也不甘示弱,将这两个罪名都推倒狗腿子身上,把戴志德摘了出来,反而开始弹劾李悠当街斗殴、毫无朝廷重臣的体面;双方争吵不休,两边的支持者也各自出马,弄得朝堂上犹如菜市场一般。

    为了太平郡主的事情你连朝廷重臣的体面都不要了,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给她办事竟然比给朕办事还要用心,宝座上的李圭看李悠越发的不舒服了。李悠这一举动不仅打乱了李圭的安排,还让他生出许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来。

    自己刚刚决定考察戴志德,那边戴志德就被李悠打了,看来朕身边有奸细啊;李圭心中愤怒至极,先是杨介夫,现在又有李悠,为什么总有奸臣想害朕?

    不能再让他留在京城了,谁知道京中这些兵马之中还有多少是他的亲信,若是他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朕性命难保。

    “陛下,臣兵部尚袁汝夔有本要奏。”袁汝夔的话打断了李悠和戴玄胤的争吵,在得到许可后他恭恭敬敬的奏道,“陛下,云州八百里快马来报,云州有流民作乱,如今已经威胁到运河和云梦泽,此事非同小可还请陛下早日决断。”

    这个消息一出,朝堂上的顿时陷入寂静,从李圭到群臣都被这个消息震住了,京城的粮食有七成以上要通过运河运输,而这七成里面又有一半以上是出自云梦泽,要是这两个地方出问题了,京城即可就会陷入混乱。

    “诸位爱卿有何对策?”心慌意乱的李圭连忙问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